hj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ojutao

博文

编织未来的梦_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

已有 3107 次阅读 2011-7-10 18:2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国科学院,孩子的教育| 中国科学院, 孩子的教育

我儿子八岁了。小时候抓周,他视花哨的糖果而不见,径直过去一把抓住一本不起眼的小书。会爬的时候,在活动场上见到圆圆的轮子就不撒手。时至今日,他早已成了车迷、飞机迷。在军博的无人驾驶飞机展上,他对活塞式发动机冲程的了解和满嘴“为什么”的样子,让在场的北航大哥哥惊奇,“好好学习,长大了上北航吧。”我儿子现在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一名飞机设计师!
我也成了儿子迷。孩子旺盛的求知欲、理解能力和超强的动手能力,加之我平生未能实现的夙愿,促动着我慢慢将他引向未来的科学之路。给他报了连同数学和科学一同讲授的课外英语班、绘画班和航模班,买了各种儿童实验仪器和工具,我还给他常读一些科普故事。“爸爸,我干脆不上学了,你当我的老师就行了!”没错,每天最令孩子沮丧的,就是学校布置的一大堆课后作业。
为了在孩子身上圆我的科学之梦,现在我每天都在留意我们国家科学教育环境的变化。我希望孩子的教育是全面、轻松和愉快的,我期盼着南方科大们的教育改革和社会职业教育的进步,能够为不同的孩子提供比现在多得多的发展机会,使得目前的应试教育土崩瓦解。我也想让孩子出国念书,但我更盼望着我们国家能够成为科学的乐土,能够为那些有志于科学事业的中国学子提供宽松的、以探索未知世界为最高追求的科学环境。的确,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科学事业现状还很不如人意。
如果说在中国近代史上,毛泽东们的奋斗使中国结束了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的历史循环,邓小平们的努力使中国在经济上得以腾飞,那么现在可以说中国又一次站在了民主和科学发展的关口,只是与近百年之前的那次相比所不同的是,中国目前国力空前强大,已经有能力去应对这个问题了。我心中盘算着,二十年后的中国科学院应该已经是现代中国的“柏拉图学园”,已树立了辨析论难的学风,在这里“发现新知”和“商量旧学”同样重要,这里是科学精神或“重智”精神的体现场所,任何“尚官”、“尚权”、“尚钱”、甚至“尚神”等等价值俗念在这里的人们心中已没有任何位置,-
1.这里有充足的国家经费支持,院里根据国家的实际需要和科学发展的需求,拥有独立分配国家经费的权力。在这里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不需要为科研经费和个人收入伤神,他们的生活是体面的,不需要整天忙着申报来自各个方面的攻关项目、基金项目、科技项目,更不需要为此打点方方面面的人际关系,这里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国家科研经费划拨体系;
2.在这里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不需要去申报职称、申报奖励,更不需要为职称和报奖去答辩,跑关系。这里的“答辩”仅仅是科研项目验收中必要的程序。职称评定和奖励都是有组织、公正、公平地进行着,根本不需要当事人参与;
3.这里与世界是相通的,在这里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可以随时了解到当今世界的科学进展,可以自由地参与国际学术交流,这里已经与国际各大学术机构建立了良好的信息互动和人脉关系;
4.在这里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有着“重智”的价值取向,科学新知及其哲学意义探索是唯一的追求,人们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自己的科学声誉,投机取巧者、滥竽充数者在这里根本无法立足;
5.在这里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彼此间没有工作方面竞争的关系,他们毫无顾虑的彼此交流、沟通,院里也为他们提供了这类休闲、宽松、激发灵感的沙龙场所。
这就是我为我的儿子勾画的、未来的中国科学院。有了这样的地方,应该有可能慢慢催生中国现代的科学文化,中国的科学事业也没有理由不发达,就算是从名誉功利的角度,中国学者也没有理由不得诺贝尔奖。不过我想到那时,中国的科学家们还会以追求诺贝尔奖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吗?

科网博主建言中科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2226-463540.html

上一篇:北京一所小学的教学体验
下一篇:北京的PM2.5

4 郭向云 刘洋 许培扬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5 0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