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潜心-参观孟德尔博物馆后的体会 精选

已有 5476 次阅读 2019-8-26 09:0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离开了美丽的布拉格,我们乘火车来到了布尔诺(Brno),这个城市二战之前归奥地利,当时的名字叫(Brünn)。虽然布尔诺是捷克第二大城市,但是,对中国人来说,可能仅仅在遗传学的教材上能够看到这个名字。

我教了一辈子的遗传学,对这个城市的名字早就耳熟能详了,但是来这里朝圣,却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这次的中欧之旅,专门安排了火车路过的内容。就是为了一睹先贤的芳容和他工作过的地方。

我们从火车站过来,换了一部公交,电车就在孟德尔博物馆门口停了下来。不大的门脸,墙头上树立着孟德尔的画像和他的名字:Gregor Johann Mendel,门口的墙上有一个不大的招牌,上面用捷克语写着孟德尔博物馆。


图1、孟德尔博物馆的招牌。博物馆隶属于Brno和当地的大学,所以有红绿两块牌子


因为是周六,街上的人寥寥无几,进了小小的院门,孟德尔曾经进行过实验的花园非常寂静,花园里有一颗巨大的树给绿茵茵的草地增加了荫凉,咖啡屋里飘出的蛋糕和咖啡混合香味,给安静的花园添加了一丝生气。


图2、教堂后花园全貌,可以看见博物馆入口处,咖啡屋的遮阳棚,有游客在喝咖啡。远处的孟德尔在注视着整个花园。没有豌豆了,他在观察什么呢?


图3、孟德尔塑像


孟德尔博物馆不大,很快就参观完了。展出的内容除了孟德尔的工作以外,还有现代遗传学,以及遗传学的应用的一些内容。在观看展览的过程中,我还见到7、8个中年男女,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讨论遗传学问题。参观完后,我还在咖啡馆买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价格与其他咖啡屋的相同,一点儿也不贵。


图4、咖啡和蛋糕。我没有想到,他们也在咖啡上拉花。


我仔细阅读了花园里和纪念馆中的文字,对孟德尔的生平,以及他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认识,感慨很多,总结下来,有这么几点:

第一、孟德尔能在那个环境中,默默地进行他的研究,完全是兴趣使然。教堂的花园不大,孟德尔用于研究的面积为30英尺长,6英尺宽的一个狭小空间。有关豌豆的研究历时8年,最后的研究报告,也仅仅是在Brünn当地的学术会议上进行了汇报,并发表在当地的学术刊物上。这么原创性的工作,发表在这么小的一个杂志上,我们今天是无法理解的。更为有意思的是,孟德尔将他的文章寄给一些专家教授后,当时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一直到了孟德尔死后的16年,也就是1900年,他的工作才被大家认可,遗传学才建立了。遗传学(Genetics)这个名词是1905年才出现的。所以,不为名利,不畏寂寞、潜心学术才是孟德尔成功的最大因素。我在朋友圈中,发了我的感慨,有朋友说,不要说8年发一篇文章,一年发一篇文章,你也不能在大学混下去。还有朋友说,孟德尔是神父,他的工作是永久位置,研究豌豆不是他的考核指标,所以他才能成功。尽管这些调侃不无道理,但是不值得我们大家深思吗?


图5、我原来以为,瘪的豌豆数量比较少,但是展品中饱满的豌豆却很少。


第二、孟德尔并不是一开始就使用的豌豆进行他的研究的。介绍中提到了孟德尔还曾经使用过山柳菊(Hawkweed)作为研究材料,但是由于杂交得到的结果不是很稳定,他就果断放弃了。从山柳菊的研究中,他还是获得了一些灵感和经验。还有一些植物因为根系特别发达,从根系上长出的新的植物,也就是说无性繁殖的植株非常多,影响了他的研究结果,他也果断放弃了。孟德尔开始采用豌豆做实验的时候,一共选择了34个品种,从中挑选出22个品种用于实验。最后由于很多的实验结果没有办法分析,他最终仅分析了7对性状。并从中得出了结论。因此,研究有所取舍,也是他能够成功的关键所在。

第三、杂交的方法,孟德尔是从一个德国园艺学家的书中学到的。他为了掌握杂交技术,也吃了很多苦,费了很多心思。他还是第一个采用数学的方法,也就是统计学的方法对生物学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因为引入了数学这个工具,就使得研究结果更具说服力。孟德尔的研究还有一个伟大的创举,那就是用符号代表生物学性状,这样就使研究过程一目了然了。因此,借鉴别人的研究方法,拿今天的话说就是学科交叉是孟德尔成功的又一关键因素。


图6、博物馆中孟德尔的漫画。亲爱的朋友:他身上那块招牌上的文字你能翻译一下吗?


第四、孟德尔得出自己的研究结果以后,并没有止步不前。他还在紫罗兰等植物上进行了类似的研究,并获得了相同的研究结果。因此,孟德尔在科学上永不止步,勇往直前,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总之,孟德尔对科学的献身精神,不为名利,不计个人得失,刻苦钻研、努力进取这才是我们一个科学工作者应该具备的品质。


图7、参观完博物馆,我们就在旁边的饭店吃了一顿大餐,喝了捷克的啤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6948-1195223.html

上一篇:拜谒马克思-恩格斯
下一篇:意外并不总伴随着惊喜

28 郑永军 史晓雷 刘胜 武夷山 冯大诚 王龙祥 黄洪林 杨正瓴 江克柱 晏成和 刘利 夏炎 王莲芸 王从彦 栗茂腾 俞立 彭振华 张权 文端智 王德华 鲍海飞 郁志勇 杨顺楷 刘钢 张晓良 孙颉 段含明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2 0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