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凤凰于飞 精选

已有 7193 次阅读 2018-4-20 15:0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厦门大学, 凤凰木, 唐崇惕院士, 厦门大学校花, 凤凰

 

机缘巧合之际,从1995年开始,我就与厦门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时不时的总有机会来厦门大学学习交流。每次来到美丽的厦大,我最喜欢徜徉在高大的凤凰木之下,心里想着刘欢的歌词:“凤凰于飞挥挥绮羽远去无痕迹”,远眺若隐若现的海岛。


凤凰木,厦门大学的校花。取名于“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因其鲜红或橙色的花朵配合鲜绿色的羽状复叶,是世上最色彩鲜艳的树木之一(图片由厦门大学谢莉萍老师提供)


今年3月底,应唐崇惕院士之约,来厦门大学参加她最后一个博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答辩。唐院士很早就和我约了时间,并且一再要我告诉她来厦门的航班号,并一如既往地要去机场接站。考虑到唐院士已89岁高龄,我一再说,我是晚辈,自己打车过去就可以了,或最多派一个学生来接站。但是唐院士说,当初她父亲唐仲璋院士的学生来厦门出差的时候,唐老院士总会带着她到机场接客人。这个传统不能坏了。唐老师的这句话,让我感到诚惶诚恐,我一个晚辈,一个学生,何德何能,享受这么高的礼遇。幸亏在机场见到健步如飞的唐院士,才让我心里稍安。每次回到旅店,唐院士一定要目送我先进了旅店的门,她才肯回家。我离开厦门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早,旅店没有早餐,老人家就给我准备了牛奶和饼干……。

虽然唐崇惕院士坚持到机场接送我们。但是她出差的时候却怕给其他人带来不便。1980年代后期,有一次唐老师去华西医科大学讲学。当时的通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下了火车以后,唐老师也没有告诉胡孝素教授她的车次,自己一个人坐公交到了教研室,让胡教授措手不及。但是黑板上写着的“欢迎厦门大学唐崇惕教授指导”的大字,却实实在在地表示着事先胡老师的精心准备。

大概是1998年,我去郑州参加全国动物学会的会议,报到的时候遇到了唐院士。打招呼的时候,我看见她捂着腮部,有些痛苦的表情。她告诉我牙疼,我看了一下牙龈肿了。问她有什么药。她说西瓜霜。我说我帮你去药店配点儿药吧。唐院士非要和我一起去了药店,买了一点儿阿莫西林和甲硝唑。第二天,她在会场上专门找我,告诉我她的牙不疼了。这以后,只要见面,她都会告诉周围的其他朋友,我曾经给她治过牙疼。这么一件小事,20多年过去了,唐老师仍然念念不忘。

我认识唐院士的很多同学,他们或多或少地帮助指导过我,这些老师也是我和唐院士一起经常谈论的话题。我经常会在相册中找到一些我不认识的老师,问唐院士,他是谁,现在哪里?唐院士总是一一道来,特别是她的两个同学,或因宗教信仰,或因人际关系,在事业上发展不是非常顺利。唐院士每每为她的这些同学道不平。但是唐院士和她的父亲,在文革初期,遭遇过的不公,她却从不谈及。告诉我的,只有为什么她会去研究哪种寄生虫的生活史,又怎么去防控。

中山大学的伦照荣教授曾写了两句话:“父女双院士,三代皆习虫” ,让我接后面的句子。我一直没有想好怎么接。唐院士从形态描述开始,研究寄生虫的生活史,再根据生活史去研究如何防制寄生虫病。在70多岁高龄以后,又开始学习应用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现代生物技术研究寄生虫与宿主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后睾吸虫感染钉螺以后,对日本血吸虫的生物控制等。一生都在努力,一生都在学习,一生都在为人类健康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在唐仲璋、唐崇惕等院士的带领下,我国寄生虫学界的专家们共同努力,使得我国的各种寄生虫病得到了有效地控制,很多寄生虫病被消灭。我经常想,正是对寄生虫病防控事业的热爱,才有了唐家三代科学家的事业传承。曾经群星璀璨辉煌的寄生虫学界,就是因为这个学界的专家们太努力了,消灭了寄生虫及其疾病,也让寄生虫病的研究队伍在逐渐缩小。而唐家的第四代科学家们,秉承了家学渊源,虽然不再研究寄生虫了,但是却选择了和人类健康密切相关的生物医学工程作业。唐崇惕院士的孙子、孙女,选择了太爷爷曾经就读过的Johns-Hopkins University 作为自己读书的地方,现在这两个孩子均已获得了博士学位,从事着他们喜欢的工作。

我又想起了《凤凰于飞》的歌声,想起了诗经中的句子: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莑莑萋萋,雍雍喈喈。

唐崇惕院士,就像一只金色的凤凰。胸怀事业,从不抱怨,为他人着想,别人的点滴帮助时刻不忘。美丽的凤凰在天空中翱翔,翅膀震动发出璀璨的声响,汇集着巧夺天工的能量。美丽的金凤凰在婉转地鸣唱,展翅飞向那高高的山岗。高大的梧桐树就是她栖息的地方,美丽的凤凰,迎着朝阳在悠悠地鸣唱!


厦门大学美丽的校园一瞥(图片由厦门大学朋友提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6948-1109974.html

上一篇:石楠花开
下一篇: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8 黄仁勇 戎可 武夷山 李由 徐民 黄永义 杨正瓴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03: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