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听雨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梧桐听雨

博文

新识《葬花词》

已有 485 次阅读 2017-12-6 16:37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十五年前首读《红楼梦》,我还是一个中学生,读到黛玉葬花,只觉咿咿呀呀不喜,太过小女人之气。那时只是为了完整的读一遍本书,强压着性子读完。


五年前,再读《红楼梦》,读黛玉葬花,仍觉小女儿之姿,无非觉得伤春感秋,哀怜自身。开始有了一点同感。


今日意外听到老版《红楼梦》电视剧中的葬花吟,与前日读到的颠覆我的认知的红楼梦(癸酉本),顿觉毛骨悚然。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夹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 年能再发,明 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 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黛玉死了,没有人知道,只有悬挂的哪根枝条)


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血痕空枝,竟是侬归处!)


明 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园子里人散了,巢空了巢倾了,而宝玉尚不自知)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何处有香丘?花尚有黛玉葬,黛玉呢?死后确是连丘都无,空置林间,竟成累累白骨)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艳骨竟是真的艳骨,娇艳的水做的女子,竟也只剩下累累白骨!!)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黛玉之死竟是谁也不知?!黛玉之死,竟是谁也不葬。花死犹有黛玉葬,黛玉死后却无人搭理!想起电视剧王熙凤死后,尚有一卷残席、漫天白雪掩身,黛玉呢?直至成了白骨才有人发现,真真是可悲可怜!)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不知犹自罢,人亡不知,何其可怜!)


癸酉本这是一个颠覆世界观的版本,很多人相信是红楼梦原版。然而读罢却有一种赤裸裸掀开遮羞布的感觉,不敢评价,只觉得竟是如此讽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363-1088513.html

上一篇:我们在走着一条什么样的路?
收藏 分享 举报

5 武夷山 王继华 钟炳 康建 李颖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13: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