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可怜的泉水 精选

已有 5115 次阅读 2016-4-19 07:59 |个人分类:闲说山东|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济南, 地铁, 地下水, 特大城市, 黑虎泉

可怜的泉水

身在泉城,最关心的事情之一,是济南的泉水。每天晚上七点钟以前,习惯性地总是要看看济南电视台的济南新闻最后播出的“今日地下水位”。开春以来,看着它几乎天天下降,也只有一声叹息。前天,看到黑虎泉的地下水位降到了27.34米,快要到不能够出水的地步了,就坐车到黑虎泉,看一看那里的泉水,好像去送别一位朋友。

黑虎泉仍然在流淌着,但是,水很小了,三个虎头之中,最西面那个已经没有水流出来了,还是湿的,有可能刚刚断流不久,那两个虎头则还在流水。换到另一个城市,有那样的泉水恐怕仍然是奇观,但是,在济南这就是非常可怜的了,而且明知道雨季还很遥远,这点水也恐怕难以持久。我们把如今拍摄的照片与前年春天的照片做一个比较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照片中三个虎头里的水都是从后面的同一个泉眼里流出来的,从上面的那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写着“黑虎泉”字样的石头边上,有一个被铁网拦起来的洞穴,那泉眼就在洞穴之中。承接虎头的水池底下也有很多小的泉眼,由于位置更低,所以也还有点水冒出来,这样,水池的出水口的水量显然比三个虎头流出的水多。

但是,同样与前年春天相比,就又差得太多了。

济南是泉城,在城里就有这么大量的泉水涌出的地方,恐怕可以算天下无双了。自从有正式历史记录的鲁桓公18年(西元前694年)到现在,2700年过去了。济南的泉水终年喷涌不息,给处在北方干旱地区的济南增添了灵气。

可是,近几十年来,人们的“开发”已经使济南的泉水遭到了严重的损害。济南的泉水,以趵突泉为最大,黑虎泉为第二。一般情况下,黑虎泉的地下水位比趵突泉低5-10厘米,因此更容易停涌。从史前时代就喷涌不息的趵突泉水(两千七百年里,偶然停喷的次数屈指可数),终于在1976年停涌,当然水位较低的黑虎泉先停。自此,济南的泉水就开始了停停喷喷的局面。到了80年代中期,差不多每年春天就都要停涌,直到秋天雨季来临之后再开始喷涌。有时候,到了秋天也不喷涌,甚至连续几年无水。1999年3月14日到2001年9月17日,趵突泉曾经停喷926天之久。

停喷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无疑是城市建设。泉水是地下水在地面较低处的涌出。城市要盖起高层建筑,就要深挖地基。施工时数十米深处在猛猛的抽水,局部的地下水位能够高起来吗?现代化的机械设备完全打断了自然的进程。即使楼房建好了,地下的“地貌”恐怕也已经被搅乱,原先的“水路”也可能被混凝土阻断,或改道、或流失。

泉水是济南的灵魂,没有了泉水的济南就像贾宝玉失去了头颈上挂着的那块通灵宝玉,完全没有了灵气,有的只是几滩臭水。

经过了大量的努力,封掉了泉水区内的几乎所有水井,加强了地下水的回灌。终于在近十来年的大多数时间内,维持了主要泉眼的全年喷涌。有了泉水,整个老城区就成了一个漂亮的大花园。如今的花草树木毫无疑问是历史上任何年代都无法比拟的,但是,泉水却不可能恢复到历史的盛况了。就像一个人脑梗的病人,动了手术,好不容易维持了生命,加上康复训练,终于能够行走了,但也只是能够行走而已。

但是,人们往往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略微好过一点就想折腾。其结果是在连续维持了8年喷涌之后,去年6月开始,黑虎泉又停涌了两个多月。今年,我看形势比去年更糟,很有可能停喷的时间会更早。当然,利用现代技术,加强在水源地的回灌,强行补充地下水,或许能够苟延残喘几日。

有些人总是念念不忘建设“现代化大都市”,念念不忘济南没有“地铁”,这是他们的一块心病。他们总是想证明,在离开泉水区很近的地方也是可以建设地铁的。如今,他们好像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我看,不把济南的泉水折腾干净,他们似乎决不肯罢休。中国的“特大城市”已经不少了,泉城却独此一家,济南没有了泉水,要做“特大城市”干什么!

 当然,济南市最近两年的降水量都少于常年的平均水平,这是造成断流的原因之一。但是,我们更应当想到,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上,降水量明显低于平均水平的年份一定不会少,但是,那时候的泉水比如今要丰沛得多,断流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如今却是略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经受不起了,就要断流。那一定是地下水的动向出现了大问题。问题在哪里?最大的原因,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的“路人皆知”,这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赖”给天气的。

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已经闯了祸,但是,祸闯到这般地步,要救回来也不容易,确实不容易,比治理污染要困难得多。为什么过去能够常年喷涌,遇到不很大的干旱也还能够抗得过去,现在却靠着拼命回灌,遇到小的干旱却就要断涌?这里面有很多具体问题并没有解决,我们并不真正掌握地下的动态。了解地下比了解天上困难得多。只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不能再闯祸了。可是,有的人却“不信邪”(这句话应当说成是“只信邪”),非得把祸继续闯下去。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我常常说,与泉水相比,地铁和摩天大厦实在是短命的。如果哪一天,为了建设那短命的地铁和摩天大厦,我们真正地永远地失去了比我们人类还先来到这个世界的美丽无比的泉水,我们将如何向我们的子孙交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71074.html

上一篇:广度性质、强度性质和高校的排名
下一篇:对学生劳动的尊重——一件关于山农大的珍贵历史纪念物

32 蔡小宁 范运年 赵美娣 李学宽 陆俊茜 徐耀 武夷山 郭向云 许方杰 刘光银 侯沉 尤明庆 史晓雷 董全 葛兆斌 强涛 庄世宇 张江敏 黄永义 石磊 张家峰 张婷婷 苏德辰 谢平 王春艳 xiyouxiyou zjzhaokeqin shenlu aliala xchen chenhuansheng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5 0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