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痴与傻——我们为什么踢不好足球拿不到炸药奖

已有 3633 次阅读 2014-7-3 15:17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足球, 诺贝尔奖, 功利, 世界杯

痴与傻——我们为什么踢不好足球拿不到炸药奖

足球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我们中国人虽然没有资格进圈比赛,却在边上看了那么多天的好戏。

说到看戏,过去人们有一句话叫做:“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这话,各位千万不要误会,它不是说所有唱戏的都是疯子,而是说,只有疯子才能够唱好戏。演员一心一意专心致志深入了脚色,把自己搞得疯疯癫癫的,跟戏里的脚色差不多一样,才能够演戏演得真,搞得看戏的人看傻了,看得跟傻子一样。

不过,在吴方言里,这第一句说成是“做戏的是痴子”。痴子就是疯子,但是,我有时候更欣赏这个痴字。“疯”字让人想起来“狂”,疯狂;而“痴”字让人想起来“迷”,“痴迷”演员只有像痴子、疯子一样,钻研艺术,才能够成为艺术家。

还是回到足球世界杯这场大戏中来,看看那些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他们在场上真也是像疯子一样疯狂。他们驰骋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或玩命地冲锋陷阵、或铁桶般防守,他们想到的只是把球弄到对方的球门中,或者不让对方把球弄到自己的球门里。为此,他们用尽了自己平时练就的一切本领,有时候真是不惜一切。他们大概真的是疯了,真的是痴了。也大概也正因为平时像痴子一样痴迷,场上像疯子一样疯狂,才能够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建功立业。而那些足球运动员也只有像疯子、痴子一样,才能够成为真正伟大的运动员。

我们现在的中国人大概是过于现实了,干什么事情都要一个明确的目的。家长把孩子送去踢球,大抵是替孩子的将来找一个好的出路。看那些大牌足球运动员大抵是很能够挣钱的,既然孩子读书不行,那就去踢球吧。于是,挣钱这个现实而崇高的目的便早早地建立在他们的心中。出成绩,就是就有名有利。名利、功利,关键是利

他们年轻的时候,有人让他们少报年龄。十四岁去打十二岁的比赛,总是容易出成绩。出成绩,就有名有利。成为职业球员或职业裁判之后,有人肯出大钱,而且告诉他绝对可靠,没有任何风险,那他经过权衡后,就可以放水,可以踢假球,可以吹黑哨,可以做手脚,可以赌球。习惯成自然,什么都很现实,“理智”得很,既不痴,也不疯。既然有了职业,听话就有钱,为什么还要拼命的练习?为什么还要痴迷、疯狂?

这样的“演员”,怎么也入不了戏。到了该疯狂的时候,他们疯狂不起来。这样,世界杯与他们就无分了。他们太现实了,太功利了。古人所说“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大概就是指的他们

他们不痴不疯,中国人就只好做疯狂的观众了。

有人会问,同样的功利,同样的现实,为什么跳水、体操、乒乓球、羽毛球可以上得去?答曰:需要应付的对象不同耳!跳水、体操面对的是固定的规则,在某种意义上说,那样的比赛如同考试,考试可是我们中国人的强项。乒乓球、羽毛球这样的比赛,变化的路数决不能与足球相比。设一个人变化路数为N,两个人变化的路数便是N211个人就是N11。足球之所以好看,所谓观赏性大,就像看大戏一般,原因之一就在于变化路数大。这就与考试大不相同了。我们的学生习惯于有一个“考试大纲”,要复习一年才敢于走上高考的考场。所谓“学霸”一碰到“超纲”便“吃瘪”了。何况这里的变化路数实在太大,没有了“考试大纲”,考生还不傻了?演戏的时候,“演员”演疯了还是傻了,关系极大。上面所说到的路数N,疯了,N即很大很大,傻了,N就很小很小。而能否演疯,一方面自然与平时是否“痴迷”,是否有本事有关。另一方面,疯是一种习惯。一上场,便考虑输了怎么办,奖金没了,还要挨骂,这是平日习惯了的,临时要他疯,用鞭子抽他也是疯不起来的。装疯的结果只能是卖傻。人家疯了,我们傻了,结果就一清二楚了

有人问了,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踢好足球?那就是等到我们的运动员也能够痴迷于足球的时候。首先是爱,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什么时候学校教育能够让孩子全面发展,孩子才能够爱上足球。乐之才能够痴之。什么时候我们的运动员踢球不是过于功利,心里只是痴想着那个球门,我们的足球就有希望了。他们痴了,在球场上疯了,我们也就不像现在这样傻呆了。

写到这里,又想起来另一场每年年末的一场大戏。那就是诺贝尔奖的颁发,当然这里指的是科学奖,那才是真正的诺贝尔奖。我们中国人也只有做傻乎乎的观众。

中国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员不少,也就是“演员”不算少。近年来演出的戏也越来越多,国外的刊物上到处可见那熟悉的汉语拼音姓氏,可是,这些戏卖座的不多,多是随大流的。演员们都很讲功利,能有演出就不错,能有演出就有饭吃。随大流的文章容易发表,影响因子高了,银行存折上的0就多。可是,要想得炸药奖,就不能随大流,就要开新路,就要唱出一出新戏、好戏。要唱出新戏好戏,唱戏的一定还是要痴要疯。不痴不疯走不出新路。可是,我们可是年年要考核的,三年还要大考,一年考不好存折上立竿见影,三年考不好饭碗就危险了。演员们敢痴敢疯吗?没有饭吃还痴得进去、疯得起来吗?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讲现实、讲功利的好。随大流,随好了还能够做大牛的哟。所以,对于炸药奖,我们还是继续傻乎乎地做看客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808708.html

上一篇:强烈反对继续制造新的化学汉字
下一篇:碧碧绿与绿汪汪

18 曾新林 黄荣彬 马德义 赵美娣 武夷山 李宇斌 田青 张士宏 张骥 尤明庆 冯珞 李斐 张华容 侯沉 hjwjohnny hkcpvli jlx1969 Vetaren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2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