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首个世界厕所日——说苏州的公共厕所 精选

已有 7796 次阅读 2013-11-21 08:11 |个人分类:闲说苏州|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文明, 管理, 苏州, 公共厕所, 世界厕所日



从电视上看到,今年的1119日,是第一个世界厕所日。67届联合国大会2013724日通过决议,将每年的1119日设立为世界厕所日,以推动安全饮用水和基本卫生设施的建设,倡导人人享有清洁、舒适及卫生的环境。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世界厕所日致辞中说:我们必须打破禁忌,让卫生设施建设成为全世界发展的优先目标。潘基文认为,各国要坦率并认真地讨论厕所的重要性,共同协作,以改善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的健康状况,加强他们的幸福感。这就是世界厕所日的目标。

巧得很,前两天,想写一篇博文《苏州的公共厕所》,说一说在苏州看到的公共厕所的情况。刚刚起了一个头:

去年,太太的一位前学生来家里玩。这位前学生的夫人曾经在苏州大学读研究生,于是,他也多次去苏州。提起对苏州最深刻的印象,这位法学博士竟然毫无迟疑地脱口而出:“在苏州找厕所很方便,在哪里都可以找到”。而这次我回苏州住了两个月,对那里的公共厕所感触颇深……

后来因为要先写两篇有关文字的文章,就停了下来,现在看到了“世界厕所日”的消息,觉得必须抓紧写了,就接着往下写吧。

我小时候,苏州人家都没有自来水,因此,也没有抽水马桶这样的卫生设备。家家都用木制马桶,马桶是成一个家的必备用品。清晨街上第一个惹人注意的声音,往往就是一声男低音的吆喝:“马桶拎出来”。这是收大粪工人的声音,他们推着一辆辆粪车。于是,家家户户的家庭妇女便将马桶拎出去或掇(吴音de,端也)出来,更多的家庭早早地把马桶放在了门口的街上。于是,工人把马桶里的粪水倒进他的车里,把车推到粪行(不懂此词的朋友请参考另一个常用词——银行)里去。街上响起一片哗哗的声音,女人们开始“捎马桶”。在这里,“捎”字音“消”(《广韵》:“摇捎,动也”),“捎马桶”就是用竹条扎制的“马桶豁筅”在马桶中摇转,洗刷马桶。有人为了洗刷得更加干净,洗刷时还加入了带瓦棱形的蚬壳,这样,哗哗声格外响亮。刷干净的马桶一般都放在家门口晾干,于是,清晨起来,大街小巷,朱红色的马桶排列成行。

马桶放在卧室里,男人以及大男孩子不方便用,他们就到街头使用公共厕所。我略大一点以后,家里往西约50米雍熙寺弄口的公共厕所是我每天必到之处。早先,那个厕所是木制的。每天早晨,那里是人丁兴旺,咳嗽声、擤鼻涕声、打招呼声不绝于耳。

后来,早晨推粪车的没有了,那个厕所改成水泥的,粪池也大了许多。妇女们要亲自把马桶拎到厕所,倒进粪池中。

那样的厕所,不用说,就是臭气熏天,夏天里,粪池里蝇蛆涌动。我想,那时候各地的厕所条件都差不多,这里的厕所还算是干净的,每天上下午有人来打扫,至少地面上看不到那些污物。

时间很快,离开家乡半个世纪了。几十年来,除了文化大革命那几年在家里待过较长的时间之外,一般就回家三五天的时间。那三五天就在家里陪着老太太,很少出门。特别是90年代搬离市中心之后,每次回家,最多到观前街去买一次东西,别的地方是基本不去了。这次回家,是几十年来在苏州待得时间最长的一次。

待的时间长,便不免在街上去厕所。苏州街上的公共厕所,真是令人吃惊的干净,至少比我所在城市的那些公共厕所和饭店里的厕所干净得多。鄙人眼睛不很好,鼻子却灵敏得很,这很吃亏。往往到一个地方,别人认为没有味道,我却在难受的气味当中煎熬。如今年龄大了,各方面的感觉都在退化,嗅觉也退化了一些,不过,还算较为敏感。苏州的公共厕所,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臭味。这大概与打扫厕所的工人以及他们的上级较为负责有关。扫厕所的工人都统一着装,休息时就坐在厕所门口。我想,如果臭气熏天,那工人也受不了。

男子小便池最讨厌的是香烟头,很多地方的便池里都有烟头,影响下水,也影响工人清洗。谁都不愿意从尿液里面去捞东西。如果都放上烟灰缸,难保哪一个家伙不会贪小便宜。苏州公共厕所的每一个白色小便池上,都放着一只深红色的空易拉罐,这是一种既不难看又经济实惠的东西,对于处于“初级阶段”的人们,应当是一种聪明的土办法。

男小便池都是一人一池,可是在人特别多的而厕所面积不大的地方,大家共用一个大池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观前街承德里口,就属于那种情况。这是一个二层的厕所,在男小便池的前方,是一块大玻璃,玻璃后面模模糊糊的像一幅抽象派的山水画,而冲厕所的水就在玻璃上流下,像水帘洞前面的瀑布。这样带有诗意的设计在别地真的没有见过。

我特意去了景德路雍熙寺弄口,我小时候每天必到的地方,原来那个厕所的地方仍然有一个公共厕所,不用说,它已经成了一个干净、整洁的、设施较好的厕所。那里再也没有可以倒马桶的地方了。据说,苏州正在把市区个别尚无较好的下水系统从而没有抽水马桶的边远地方进行下水道改造,使得每个家庭都有带上下水的卫生间,这更是一件好事。

建设这么多较为卫生的公共厕所是需要花费不少钱财的,造厕所需要钱,维护、运行需要钱,钱少了肯定不行。有了厕所能不能管理好又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虽然我们总是呼吁人们注意公德,提高文明水平,但是,关键还在于管理,特别是像苏州这样的八方人士辐辏的城市,这样一个公共所在。管理得好,周围环境好,大多数人会自觉地文明起来,管理很差,周围环境又脏又差,大多数人也就稀里糊涂。总之,一个地方厕所的情况真是反映了该地方的经济、社会管理和文明发展水平。

老百姓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吃喝拉撒。厕所是涉及人们生活的大事,但愿各地都能够把这件大事做得更好一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743463.html

上一篇:古今字义变——从抢菜刀的抢字说起
下一篇:应该对“类王天旭”当头棒喝

14 张学文 李健 李汝资 曹聪 陆俊茜 李土荣 徐晓 褚昭明 刘光银 李伟钢 avery biofans decipherer zaimingy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4 0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