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住院日记(7~9)要有一个好的心态

已有 2176 次阅读 2020-6-17 08:07 |个人分类:科学与生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积极向上, 疼痛, 疫苗, 带状疱症

住院日记(7~9)要有一个好的心态

住院日记(7)6月8日

今日早餐吃了一个菜合(半圆形扁平的馅饼,皮极薄),粮食的量少了,中间的菜不少,好像有很多豆腐,很油,味道不错。接着又吃了家里带来的一个鸡蛋以及打碎在一包酸奶里的半个苹果。

身上的疱疹好了很多,白天也不怎么疼,夜里还有些疼痛,不过这可能是在药物作用下的结果。如果不用药物可能还是要更疼一点。大夫查看后说,还要打两天抗病毒针,说像我这样年纪的人,一般最好打针七到十天。我也相信这样的抗病毒会对减除后遗症有大的好处。

打静脉注射,总是会对静脉血管产生大的伤害。护士们对我这样一天注射三次的人采取了留封的办法。不过留在身上的针毕竟时时刻刻在刺激着血管,不知道是不是血液中的血小板之类的东西会产生淤堵,两三天之后,药液便滴不进去了。又要换一处血管再打。这样下去,真是对血管一次次的重大伤害。我今天又换了一个地方注射,这是一个星期来的第三处伤害了。

54床的病友老Z因为带状疱疹后遗症,胸部疼痛不已。来时又担心别的毛病,精神萎靡,总是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摸着胸口说疼。我问他过去是否种地,惹起了他的话题。

这是一个种地好手,而且脑筋灵活。据他说,草莓、樱桃、各种新品种蔬菜几乎都是他在当地第一个种植的,说起这些水果和蔬菜的品种,如何种植,都头头是道。看来,他在种植方面也收入颇丰。他说如果年轻几十岁,还想大干一场。我问他当年是不是被“割资本主义尾巴”,更引起了他的谈兴。他说当年想各种办法弄一点钱,去买了棕,打成棕绳,穿床用棕棚,被说成走资本主义道路。又如经朋友介绍,到济南的单位打工,干了两天,单位要生产队的介绍信,不敢回去开,晚上睡在防空洞里,因为家里正“农业学大寨”,出去打工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要被批斗的,就今日推明日地拖延,直到干完活拿到钱。他越说越高兴,有些眉飞色舞。

我突然打断他,问你现在还疼不疼,他笑着说,现在不觉得了。我告诉他不要闷在床上,下地走一走,多说说话,白天就能够不显得太疼。

疼痛的问题就是这样,越是在意它,就越是疼痛,注意力到别的地方,就可能会不怎么注意疼痛。我白天注意与别人多聊聊,在走廊上多散散步,都可以减轻可能的疼痛。

进一步说,实际上对于疾病,都需要一个好的心态,心情开朗一些,疾病才能够早日痊愈。

后来,医院让疼痛科的大夫来给老Z会诊,让他去疼痛科治疗。老Z回来说,到那里他们给他在骨头缝里打针,打完就不疼了。

自此,他常常精神焕发地与老J交谈着种植各种作物的事情。很遗憾的是,我的耳朵不好,只要几个人一起交谈,你一嘴他一嘴的,我就什么都听不清楚了。另外,我虽然到济南生活已经四十年了,但是一直在学校里生活,与济南当地人说话极少,对济南土话还是听不大懂。随着年龄的增加,听话的能力越来越差,因而不能加入他们的交谈。

住院日记(8)6月9日
   
今日疱疹继续好转,似乎都已经干缩的样子。查房时,医生问疼痛情况,我回答说,白天一二级,夜晚三四级。跟着医生查房的学生(我猜想是学生)都笑了,大概我说得像气象预报,又因为这是专业的说法,估计很少会有病人这样回答的。我也是看了贴在病房墙上的疼痛分级说明才知道的。疼痛分十级,1~3级为不影响睡眠,4~6级就影响睡眠了 ,再上去就是极为疼痛了。

医生看了我的情况说,明天即可出院。

知道可以回家了,我当然很高兴。这次住院,主要还是注射了抗病毒药阿昔洛韦,从上星期二下午开始,每8小时一次。打到明天上午,应当算共计注射了8天。希望能够把病毒对抗得差不多。回家再口服抗病毒药盐酸伐昔洛韦,但愿能够有点用处。

至于疼痛,恐怕难免还要延续较长的时间。因为据说带状疱症这个病,患者的年龄越大,可能的疼痛会越厉害,延续的时间往往也越长。

住院日记(9)6月10日
   
早晨与昨天相似,早饭前在医院南北向的大道上,走了两个来回,大概总共八百米。

输完了最后一次液,医生就把出院记录拿来了。医生详细而耐心地告诉出院后所需每一种药的服法、时间以及主要事项。重要的地方还在药盒和出院单上划出来,很是仔细。

医生嘱咐,出院后一个星期去门诊复查。

这里还有一件事,医生拿来住院记录的时候,正好护士在取下留在手上的输液针,要按住针头所在之处,防止出血。由于医生要对我说话,太太过来想替我按住出血点。我说,不行,这个必须要我自己用力按,不然就出血。医生说,不要过于用力,力量太大,把血管都凝固了,会影响以后的功能。我活了七十多岁,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所听到的都是护士的“用力按住”,还第一次听到“不要过于用力”,以及过于用力的不良后果。我相信这位医生是对的,很遗憾,这种很基础的常识,我们却往往不知道。

这个医院虽然硬件不是特别好,有些设备如病房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我感觉到医生护士们都很负责,对待病人的态度都很好。

虽然医院不错,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那个窝。中午就赶紧打车回家了。

在医院度过了八天没有网络的日子,不看微信上传来传去的谣言或妖言,感觉还是很好的。但是,回到家里还是要看看有没有人找我,毕竟耽误了事情总是不好。

打开手机,一条新闻映入眼帘:

据《北京晚报》今日(6月10日)报道,在北京和上海地区,市民自2020年7月初即可开始接种重组带状疱疹疫苗。该疫苗需接种2剂,接种间隔为2个月,接种后可以达到90%以上的保护效率。

多么好的消息,虽然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了。

我反问自己,如果一年前就有这样的疫苗,我会不会去打?

很可能是不会去打,因为我会想,我不会得这样的病的。但是现在我会劝告别人去打,不要无原则的自信。当自己摊上了痛苦之后,才希望谁也不要这样痛苦。
(住院日记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38187.html

上一篇:住院日记(5,6)尊重科学才是正道
下一篇:疫情之下(之后)我们怎么吃(5)革除传统陋习

16 张晓良 郑永军 孙冰 聂广 武夷山 周忠浩 王安良 王启云 康建 文端智 刘钢 尤明庆 贾玉玺 宁利中 吕泰省 张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14: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