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粗黑字体的告示与“干下去” 精选

已有 5225 次阅读 2019-12-20 08:46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饮酒, 健康, 评比, 社交, 中青年知识分子

粗黑字体的告示与“干下去”

院子门口有一块张贴通知的板子,也时常有讣告贴出来,看到那些只有五六十岁的中年知识分子不幸去世的消息,所有的人都会感到惋惜。

现在,大家都在关心我国科学技术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中年知识分子应当是科教事业发展的主力,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够更好地胜任发展科学和教育事业的重任,可是如今许多知识分子的健康却是令人担心的。

他们的健康问题,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许多种,其中很重要的一种就是过量饮酒。

知道的好些中青年俊杰,能够发表很多论文,不少论文发表在影响因子很高的刊物之上。他们也都有很多科研项目,分别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能够支配很多的科研费用。他们平时也确实非常用功,每天都在业务上花费很大的精力。除此之外,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饮酒的海量。

大家都会注意到,每次开各种业务会议,晚上吃饭,总有一些中青年俊杰 ,在一起聚餐,虽然没有多少山珍海味,但是,酒实在不会少。在觥筹交错的喧哗声中,或者互表对于对方研究课题的爱慕和支持,或者表示对于某些现象的共同愤怒谴责。虽然喝得都脸红耳赤,但是一般还不会说错话。大多数情况下,都还是相互和和气气的。

有时候,一桌人散了之后,还有两三位、三五位好友,到外面排挡继续欢饮,直到尽欢。当然,第二天相互吐苦经,说头疼的、说昨晚事情都忘了的也不会少。

教授们做学问,相互交流、讲学也是必不可少的。博士研究生的毕业论文答辩,研究项目的结题等等,都是相互交流的好时机。你邀请我去访问,我聘请你来指导。正事之余,放怀畅饮也是免不了的。

我也知道有些朋友,过一些天,便要相约聚一下,在酒桌上放松一下。特别是现在多有异地办学,单身在外,没有家事的羁绊,没有家人的约束,也不能总是在实验室用功。这些朋友,说实话,也真可怜。从小学到博士毕业,一直在刻苦勤读,背书、刷题、考试、做实验、写论文。毕业后做了教师或科研人员,一上岗就被各种考核压得透不过气来。他们很少有业余爱好,除了自己的专业,别的知识也知道得很少。除了打扑克斗地主,不知道还有别的娱乐。于是,朋友们相约畅饮,就是最痛快的放松了。

经常用酒精考验自己,对身体的伤害,绝不可小视。

不做这些不健康的行为,行不行呢?当然可以,不过也有一定的难度,甚至有一点风险。此话何意?

在一起饮酒,是中青年知识分子社交的重要方式。在如今的科教领域,没有这样的社交还真的困难。项目经费的评审、得奖课题的评论、研究论文的评阅,各种“帽子”的评比,哪一样离得开朋友们的“帮助”?“哥儿们”感情好,关系铁,事情就办得成、办得好。而经费、奖项、论文、帽子,那就是人们安身立命的法宝,离开了这些,怎么能够在大学或研究机构拥有一口金色的饭碗,怎么能够在人前体体面面的站立。

唱戏的说得好,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交朋友也是如此。哥儿们的感情,关键时刻的友情,没有长期的交流,怎么能够结合得如此紧密。自然界物质的相互作用尚且依靠粒子的交换,何况朋友?谁都知道,朋友这东西,不是“急来抱佛脚”抱来的,要靠平时积累。平时交下的朋友,有用的时候才能用的着。为了社交、为了朋友、为了经费、奖项、论文、帽子、为了在人前的光芒,再多的“美酒”(其实都知道乙醇有毒性)也要一口闷下。

但是,再好好想一想,这里面还是有问题,教书教得好坏,研究出不出成果,跟朋友何关?跟喝酒何关?

教书一要靠教师肚皮里有货色,这货色是自己努力学习和刻苦研究的结果,二要靠教师好好地准备,把肚皮里的货色用最适当的方式钻到学生的脑袋里去,让学生像享受一样就学到了本领。

研究一要靠自己的本领,靠自己的钻研,有时候要废寝忘食、如痴如醉,靠与自己的学生或合作者的精诚团结努力,也要靠一点运气。

然而,现在教书和研究都需要与一个“评”字相关,什么都需要评,都需要比。如果不去评、不去比,讲得难听一点,如果不去争、不去斗,不拼上老命,那就恐怕只有“四大皆空”。当然,在评比的问题上,朋友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了。那么,平时的那一杯杯地一口闷下去,就不是“白干”了。

门口告示板上那让人唏嘘不已的粗黑字体告示,有多少与此长年累月的“干下去”有关?

而“告示”与“干下去”之间的最主要的桥梁,换一个比方,说撬动“干下去”的最重要杠杆,就是那无穷无尽、无间无隙的评比和考核。

“干下去”是会成瘾的,那一方面是乙醇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一种习惯,上瘾的人们认为这种习惯很好,很享受。至于疾病,那是另一个问题。就像吸烟一样,每次我写吸烟有害健康的博文后面,总有一些认为那是骗局的评论。也有人知道饮酒对自己健康的损害,但是,到时候还是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一杯又一杯地干下去。

评比和考核也是会成瘾的,那虽然与乙醇无关,只是一种习惯,习惯了频繁的评比和考核,离开了这些就不知道如何管理了。更重要的,是对此很享受,这样很好啊,大家都积极上进,拼命工作,文章越出越多,影响因子越来越高,为什么要改掉呢?至于健康,那是另一个问题。管理者同时也是被评比者,他们更需要社交,他们自己组织或参与“干下去”的场合和干下去的数量往往比教师们更多得多,他们的瘾头往往更大。

当然,本文所说的这些“相关”,也只是相关,并不是明确的因果关系。即使有因果关系,那也是多因素的复杂关系,这是本文最后需要申明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10776.html

上一篇:杂说“胖和瘦”
下一篇:杂说“势”

22 刁承泰 王安良 郑永军 李学宽 周忠浩 李明阳 钟定胜 姚远 杨正瓴 曹俊兴 徐耀 王卫 尤明庆 雷宏江 韩玉芬 王启云 张晓良 武夷山 杨悦奉 张勇 苏德辰 万仁甫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0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