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文”、“反文”及“折文”

已有 2866 次阅读 2019-4-11 08:47 |个人分类:汉语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文字, 文绉绉, 棍棒, 行走

“文”、“反文”及“折文”

我们所写的汉字中,有许多反文旁的字。例如我们常常所说的“教育改革”,教和改便都是反文旁的字。反文旁,有不少人以为就是一个“文”字,其实完全错了。很多人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小学的基础比较薄弱,没有弄清楚一些偏旁的含义,有时候就会“出洋相”。我记得一位名牌大学的文科教授在一个著名的电视文化讲座节目中曾经这样说:“我很认真地告诉大家,教者,孝之文也!”这位先生强调“孝”道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他“很认真”地把教字拆成“孝之文”就错了,左右两边都错了,这里且说右面,那不是文而是“反文”。

反文与文不一样吗?意思完全不一样。

文是花纹,引申出文字、文章(文章本来就是花纹的意思),再引申出文化,有文化的人称文人、文绉绉的。把文作为偏旁或者说是“组字模块”的字,不是很多,如斌,如今多被人做人名;斐,有不同色彩花纹的;斑,有杂色花纹或斑点的。

而反文旁原来的写法是pu1,音扑),是一个象形字,它的下方是又,像一只手,手里拿着一根棍棒一类的东西,所以是用棍子打,古人的解释是“小击”,也就是并不狠命地去打。

所以,有反文旁的字,其本义都与用棍子去击打有关。如攻、败、救之类的,当然一看就知道与击打有关,不需多说。其他反文旁的字,也都如此。我们且看几个略微需要说几句的,从笔画少的开始列举:

收,就是捕、取。收捕、收监就是抓起来。引申为攻取,占有。秋收,就是秋天把成熟的粮食取回家里,可以想象古代干这件事时也常常发生纠纷。

攷,就是打。这个字,后来常常被写成考。又后来,考打写成了拷打。攷察一个物体,先用小木棍敲一敲,后来也写成考察。如今的《参考消息》的刊头仍然写成参攷消息。

改,变更、更改。李阳冰(李白的族叔、文字学家)说:,攴之”(过、过错)。李阳冰的话与民谚“不打不成才”、“棍棒出孝子”差不多异曲同工。

政,纠正、统治。用棍棒使民走上正规,这是古代就有的事情。

效、像,效法。强迫效法的办法当然是棍棒。

教,老师拿着教鞭让学生效法老师,或者说,老师拿着教鞭让学生学习计算。这个字的左边,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孝,而是“上爻下子”,爻就是计算(广义的计算,例如卜筮)。

可见,古代做这些事情,都与棍棒有关。

当由篆字变为隶书需要快速书写的时候,就写成了。样子就与文差不多了,但是,与文的意思又绝然不同,弄棍使棒的,与文绉绉的正好相反,称反文最为合适了,所以这个偏旁被称为反文旁。现在有人说,的样子像反过来的文,其实不对。古人实用文书如写信、写契约等等,都是手写的,“文”写得稍微快一点,就与“”一样了,决不会把文的一点写成一捺放到最右方去的。下面的图上全是文的正楷字,由图可见,从外形来说,文与反文只有相同的,没有相反的。所以,说反文是左右反过来的文,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在传统的按部首编排的字典中,反文旁的字,要到”去寻找,决不是到“文部”。

相似的“文字模块”,除了文除外,还有两个(实际形状很难分辨,请仔细看),那就是夂和夊。现在有人把这两个都称为“折文旁”

先说主要的不同,反文”与文都是四画,而夂和夊却都是三画。反文的一横与一撇是分开来写的两笔,而夂与夊两个字的横折则都是连续的一笔,所以称为“折文旁”。两个折文旁夂与夊的不同之处在于一捺的是否出头,不过在实际上很难分,它们组成字之后,从字形上往往写得一样,如今的经典辞书《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就把这两个部首合并了。  

夂(zhi3,音指,或zhong1,音终),本义是从后面送,也有人认为这是“终”字的古体,终也就是最后。一年四季,冬天为终。含有夂的字,有冬、终、夆(本义抵触、相逢;以夆为偏旁的字不少)、(本义降服,降、隆、赣等字本来都以为组分)、各,处等不少字。

夊(sui1,音虽),古人认为这个字像有人“拖后腿”,“夊夊”就是走得很慢的样子。含夊的字,有复(往回走,回来)、夌(超越,以此为偏旁的字不少),夋(走得慢,也有很多以它为偏旁的字)、夏(像绅士模样走路的人,古“中国”人即华夏族人,见《 “夏”2015-6-26,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00639.html )等。还有两个字也是现在人们常常提到的,一个是愛,另一个是憂。它们的下面都有这个“拖后腿”的“夊”。有人为把它们简化成了爱和忧而很有些牢骚。其实,愛和憂这两个字的本义都是走路的样子,与现在人们所说的爱(love)和忧愁(worry)无关。愛和憂表示爱(love)和忧(worry)都是古人的假借字,实际上就是写一个同音的别字(详见《从爱字和忧字说起2012-8-13,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601654.html

虽然在字里不容易看出来组分是反文与折文夂或夊的差别,有一个区别其实是明显的,那就是它们的位置:

反文都出现在字的右边;

作为与“后面”有关的夂,一般都在字的上方;

“慢慢走”有关的夊,则往往出现在字的下边

我发现,这倒是文字史上一件有点意思的事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72613.html

上一篇:从“四月天”说起
下一篇:与“科盲”老温谈黑洞

17 刁承泰 郑永军 尤明庆 孙冰 胡爱国 李志俊 武夷山 陈有鑑 刘钢 魏焱明 王嘉文 信忠保 戎可 康建 赫荣乔 王安良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06: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