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诚信建设之本在教育,教育之本在领导的身教 精选

已有 5342 次阅读 2018-11-18 08:09 |个人分类:科教与社会|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43条, 诚信教育, 高等学校, 领导, 身教

 

诚信建设之本在教育,教育之本在领导的身教

近日发改委41个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对科研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而来自科技界、学术界和出版界的专业人士在由中科院学部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主办的“2018中国科学院学部科技伦理研讨会”上,又都提到了“科研诚信教育”的问题。

据说,早在2011年,中国科协就曾做过调查,结果表明,近四成科技工作者对科研道德和学术规范缺乏了解,近半数没有系统学过科研规范知识,相当数量的研究生科研诚信意识淡薄。因此,有专家认为,“现在遇到了很多科研诚信方面的问题,说明了我们教育的滞后。”他们认为,虽然现在有了一定的诚信教育,仍然存在制度化教育缺位和不到位的问题。他们指出“事后惩戒固然重要,但从一开始就教育科研工作者诚实守信而非谋取利益,这才是遏制学术不端的治本之策”。有人建议,至少在研究生阶段,应该专门开设讲授学术规范、科研诚信内容的选修课甚至必修课。也有人建议办以科研诚信和伦理为主题的期刊,随时报道案例,给年轻的学术和科研人员一些可借鉴的经验或教训。

治理缺乏诚信之本确实在于教育,上面所说的开设专门的课程、开办刊物等措施对于加强诚信的教育也可能是有益的。

但是,在科研领域严重失信问题并不是孤立的只在科研领域。缺乏诚信并非只在从事科研工作时才存在,而是在学习、生活、工作各方面都存在严重的缺乏诚信问题。科研领域反映出来的问题只是缺乏诚信在科研方面的一个表现罢了。仅仅进行科研诚信教育仍然还是没有治到本上。如果只是上一些课,懂得一些科研诚信方面的知识,远远解决不了严重失信问题。就像如今的政治课,花了这么大的功夫,给学生讲了这么多种课,解决学生的多少政治思想方面的问题了?往往是嘴上说得很好听,可惜全都不是心里话。再给全体学生增加科研诚信课,弄得不好,很可能也是这样,讲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另搞一套,最后只是起到减少学生学习专业的时间的作用。

我们的学生(今天的教师也就是“昨天”的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弄虚作假应付检查和考核的事情,见得太多。对于考试、考核,他们已经并不为作弊而羞耻,而是为作弊被揭露而羞耻,作假而不被揭穿,他们会为此而骄傲。因为从小到大,教育者即教师就一直在这样做,而教师的领导也一直在亲自带领他们这样做。领导告诉他们,作假的目的只是为了学校的荣誉。领导为了学校、集体的荣誉可以作假,为什么他们为了自己的荣誉就不能作假?

前些天,一位教师通过微信给我写了以下的句子,介绍他的工作状况:这些日子集中造假[撇嘴] 几乎每年都要集中造一次,大前年到现在,先是XX(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里隐去了专业和下面的课程名称——博主注)专业认证、去年YY课程评估、今年本科教学评估[抓狂] 每一门课程每次结课后都要交:大纲、教学日历、试卷AB申报、试卷、答案、上课考勤册、记分册、监考记录、座次表、成绩单、课程总结、试卷分析、试卷…… 课程总结(不仅它)一年一个版本,一换版本就要重新做几年的把往年的替换掉。课程总结要计算本年及上一学年的指标点达成度。那才叫恶心呢!每份要交的材料要各种签字:本人、课程负责人、教研室主任、学院负责人…… 试卷装订起来的封皮,阅卷人与审检人不能有重合,否则这几年的卷子重新换封皮,重新找各类人签字[难过]……现在教学不是脑力劳动,是体力劳动,天天抱着档案材料跑来跑去。” (上面这些签字的各级领导,当然也非常辛苦,对于多得难以想象的一大堆材料,他们的签字往往连自己都认不得——博主注

我想,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那是学校领导带领了全校的师生员工进行集体公开的造假。全国的高等学校,应当都有这样的造假,只是程度略有差别。在我们印象中,越是占高等学校绝大多数的普通高校,这样的造假就越是严重和荒唐。我相信,凭检查团各位成员的资历和对他们自己所在学校的情况的了解,检查团是完全知道这里面的作假情节的,最后评比的结果(最理想即假定最清廉的结果)也只不过是造假的好坏而已。当然派出这些评比检查团的领导们更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许多单位的领导都是在学校的大会上公开声称,谁影响了学校的评比(也即不这样作假),就要谁的好看。这种公开的作假虽然一年又一年地被“吐槽”(谈不上揭露,因为这是公开的),但是,却一年又一年地重复,其责任到底应当由什么人来负责呢?

我们教育学生,总是说身教重于言教。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在上面所说的那种环境里,培养出来的学生,即使是最纯真无暇的,一次次地经历这样的过程,他能够相信教师的诚信教育吗?在这样的领导下工作的教师,那里有脸面去理直气壮地对学生说要诚信呢?我想,在这样的领导下,人们培养的就是怎样最“聪明地”作假,怎样作假而不容易被发现。换句话说,只是怎样更恶劣地作假而已。

在科研领域的严重失信问题现在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41个领导机关都联名签署了备忘录,说对严重失信者要处以如何如何严厉的惩罚,这是非常非常好的事情。说要对科研工作者、教师、研究生进行诚信教育,这也是非常非常正确的事情。说诚信建设之本在教育,这也是非常非常正确的。说教育的过程中,身教重于言教,这更是非常非常正确的。

不过,我更想指出的是,领导者和领导机关的身教才是第一位的,现在不是讲“打铁还须自身硬”吗?领导者和领导机关不对自身弄虚作假的问题做一番认真而不是敷衍的检查,看看在哪些工作中存在作假的的问题,怎么好意思理直气壮地教育和检查下属、让他们不去弄虚作假呢?如果真想做好一件事情,一定要注意“根本”。“根本”出了问题,“枝叶”怎么能够长得好?

诚信建设之本在教育,教育之本在领导的身教。是不是这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46851.html

上一篇:对于科研领域严重失信行为的严重警告
下一篇:杂说“做”与“作”

30 郑永军 朱晓刚 刁承泰 赵克勤 尤明庆 王从彦 梁洪泽 王少亨 施树明 王林平 褚海亮 王卫 崔锦华 杨金波 姬扬 禹荣明 王洪吉 张勇 罗娜 吴嗣泽 翟自洋 文克玲 黄裕权 刘建兴 王安良 罗春元 郭奕棣 武夷山 江克柱 邱敦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3: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