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木角星宿与木太太

已有 1539 次阅读 2018-6-28 08:12 |个人分类:汉语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二十八宿, 吴方言, 迟缓, 文读, 白读

 

木角星宿与木太太

木角星宿似乎是说中国传统的天文——天上的二十八宿,东方七宿中第一个就是角宿,东方属木,故称木角。其实,这是一个方言的语汇。在吴方言(以苏州方言为代表)中,木角星宿是一个说人头脑反应慢、行动迟钝的用语。例如,说此人是“木角星宿”,就是说该人木头木脑,头脑不灵敏,特别是指人做事情太慢,手脚不利索。

为什么木角星宿成了行动迟缓者的意思呢?

“此人是木角星宿”,这句话说完整了应当是说“此人是木角星宿下凡”。有用的字是“木角”二字。是不是“木”就是不灵活、呆的意思?吴方言有一个词汇,呆木头,就是这个意思。鲁迅的《故事新编·出关》有这样的句子:“ 孔子好像受了当头一棒,亡魂失魄的坐着,恰如一段呆木头。” 木就是树,是植物。你骂它打它都不会有反应。木讷,就是反应迟钝;麻木,就是没有感觉。吴方言中,木还引申出另一种含义,那就是慢,反应慢、做事情慢,称为木。人们称这样的女人为“木太太”。所谓木角星宿的木,也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角作什么讲,为什么把木与角放在一起?当然,角可以被解释为只是一个衬字,并无实义。但是,下面的解释也许可以提供一种更合理的可能性。

在吴方言中,有一个与呆头呆脑、呆头木膝等词相类似的词:莫知莫觉。据我所知,西北到无锡常州、东南到绍兴宁波,吴方言区内各地好像都有这个词。莫知莫觉在吴方言中的读音就是“木知木角”。觉的读音为什么与角一样?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已经不会用方言读书了,看他们写方言真是可怜得很。像呆头木膝,他们写成了“眼头木屑”。他们不知道吴方言“呆”的读音就是“眼”。(过去字典上“呆板”中呆的普通话读音是ai阳平,就来自吴方言[ȵai],当然,现在已经改成了dai阴平)

觉,据《康熙字典》载,《唐韵》所说有两个读音,一个是“古岳切”音角,另一个“古孝切”音教。现在的吴方言口语仍然是这两个读音,一个“角(吴音各)”、一个“教(吴音告)”。而其声母在现在的普通话是“j”(汉语拼音),据著名文字学家王力先生的考证,这是近代以来才变化的,从古代一直到明清时期,仍然是g(汉语拼音),与“古、告”同一个声母。莫知莫觉的读音过去一直都是“木知木角(go入声)”。

历史上,吴方言受北方方言(官话)的影响很大,很多书面用词,都是模拟北方方言(官话)的读法,这就是所谓“文读”。而口语中,则还保留着古老的读法,由于是口语,所以称为“白读”。例如“人民日报”的人读作[zən](国际音标),这是文读,而一个人的人便近似地读作“宁”,现在报纸上往往出现不规范的方言写法“上海宁”,就是这样的白读。

觉字在大多数现代用词如觉悟、觉醒等情况下,都采用了文读jue(汉语拼音,入声),只有在口语“觉着”中,仍然说“go着”(汉语拼音,入声),与“角”的白读一样。

先知先觉、后知后觉,都是从孟老夫子那里来的,那是旧时代的经典。以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过去是人人皆知的。不管是先知先觉还是后知后觉,总还是有知有觉的,最糟糕的当然是莫知莫觉,一段呆木头。

这样,说人反应迟钝动作缓慢,取“莫觉”的谐音“木角”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种特质,比一般人强得多,人们就说是“精”。有一点歪的便是妖精;正气的,便是神或仙;最厉害的,无疑是天上的星宿。“木角”得最狠的,那便是“木角星宿”。被称为木角星宿的人,可见其“木角”得厉害了。

说动作极迟缓的人是“木角星宿”下凡,称这样的女人为木太太,当然还是很文雅的,很符合旧时吴人特别是读书人文绉绉还有些幽默调侃和夸张的口味。

当然,木也并非都不好。孔子就说过:“刚毅木讷近仁”,而那个看上去“呆若木鸡”的,很可能就是最狠的角色。

现在吴方言区的人大多数已经不会说“木角星宿”那样的话了,很多人恐怕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21199.html

上一篇:从“外婆事件”说文化与科学的一个重大差别
下一篇:又是呼吸器官又是嗅觉器官的鼻子

7 鲍海飞 宁利中 孙杨 韩玉芬 尤明庆 徐令予 张国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9: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