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一件关于1978年恢复招收研究生考试的实物 精选

已有 6771 次阅读 2018-5-15 08:20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改革开放40年, 恢复招收研究生, 日期, 量子化学, 考试科目

 

一件关于1978年恢复招收研究生考试的实物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告别了普遍贫穷的状态,国家走上了现代化的进程。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高度评价和概括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他说:“1978年,在邓小平先生倡导下,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今天,中国人民完全可以自豪地说,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以教育和科学事业为先导的。其标志性的事件是1.恢复高考;2.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3.恢复招收研究生。这三件事情都是邓小平先生亲自主持决定的,它们都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改革开放事业取得的最重要的成就。

1978年5月15日,正是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举行的日子,这个日子距今整整40年了。虽然那一年全国最后总共仅录取了一万来名研究生,在今天看来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是,这表现了国家从那时候开始真正地重视起对研究人才的培养。科学和文化的普及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最重要标志之一,而研究人才的培养是科学和文化发展的基础。在经过了对于知识分子和研究人才的长期鄙视之后,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是真正开始“拨乱反正”的象征之一。

众所周知,在这以前,我国已经有12年没有招收研究生了(1966-1977),而且,1964和1965年的研究生最后都没有得到研究生毕业的待遇,他们也想通过再一次读研究生回到学术研究的岗位。那些年毕业的大学生,许多人都分配在天南海北的“犄角旮旯”里,在工厂、农村、林场、矿山从事着与他们所学习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他们都迫切地希望通过考研究生回到学术岗位、至少也要回到城市、回到离家乡近一些的生活条件略好一点的城市(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会不理解,那时候人们完全没有选择工作地点和工作性质的自由)。

那年的考试,科目有:政治、外语、基础课和专业课。试题全部由招生单位自己命题。试题由招生单位密封后邮寄至考生所在的县,考生在所在县里参加考试。

我幸运地参加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考试。我报考的单位是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报考的专业是量子化学。量子化学专业是大学本科中没有的专业,它考试的科目除了英语和政治外,业务课是高等数学、普通物理和普通化学。而高等数学和普通物理两门课程我是完整地学过的,普通化学中的无机化学我也已经学过。这样,量子化学专业就成了我的选择(印象中每个考生可以填写专业相同的2(3?)个志愿,我最后被第二志愿山东大学录取)

我在翁牛特旗(现在属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当时属辽宁省昭乌达盟)的旗治(相当于县城)乌丹镇参加了考试。当时,这是一个很落后的旗县,全旗只有六个人参加研究生招生考试。考场就借用了旗“知青办”的办公室,六个人各人考各人的题目,都是各招生单位寄来的。那几位考生我并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各自考什么专业。

我的试卷是从中科院上海生化所寄来的,为招收研究生,中科院印制了专门的牛皮纸信封。也不知道是什么偶然的原因,可能是当时装了用剩下的草稿纸之类的东西,我把最后一天考试装“普通物理”试卷的专用信封保留下来了。虽然经过了40年的“折腾”,信封仍然基本完好,每一个字都能够看得清楚。背面盖在薄薄的密封纸上面的密封印章也清清楚楚。信封和其背面和局部放大的照片如下:

信封上用图章印上的密封日期是“一九七八年四月廿五日”。而“普通物理”课程的考试时间则是“五月十七日下午”,其中“普通物理”“月”“日”“午”为图章印制,而“五”“十七”“下”则用碳素墨水手写(由于“月”“日”二字图章不清楚,又用碳素墨水描了一下,可见上海生化所工作人员工作的细心和负责)。有意思的是,“十七”这个日期似乎是在“七”字前面后加了一个“十”字。

这就引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那年的考试日期到底在哪一天?

在教育部网站的“中国教育大事记”和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大事记(1978)”都没有记载这次研究生考试的具体日期。

到网上查询,发现有一些文章中说考试日期是1978年5月5日到7日,也有文章说是5月15日到17日。

对于这样一个具有历史价值的事件,我想还是应当把具体日期弄弄清楚。

从我的信封上可以看出,真正的考试时间应当是5月15日到17日。我仔细看了信封上的字迹,十七两个字的墨水颜色相同。我自己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在七字前面加一个十字,当时我在农场,我也没有碳素墨水。

所以,从这个信封上可以得出结论,考试的时间是5月15日到17日

但是为什么网上的说法有两种,而我的信封上“十”字像是后加上去的?上海人做事情一直规规矩矩,信封上的字,“七”写在“月”“日”正中间,“下”在“日”“午”正中间。“十”字就是硬塞进去的。

我对此的解释是:最初的日期确定为5月5日到7日,而且应当是公布过的,所以有人写文章时就用了5日到7日。但是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比如不能完成全部准备工作等),把考试日期更改到了5月15日到17日。

实际上,当时像这样更改的事情当时也还有。拿研究生招生这件事来说,原来宣布1977年就要恢复招生的(1977年11月3日,教育部、中国科学院联合发出《关于1977年招收研究生的通知》。“文化大革命”期间长期中断的招收培养研究生的工作从此开始恢复。——教育部“中国教育大事记”)。但是,两个月后,发现准备工作来不及完成了,就改成77、78两年合并招收(1978  110 教育部发出《关于高等学校1978年研究生招生工作安排意见》,决定将19771978两年招生研究生工作合并进行,统称为1978级研究生。——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大事记)。当时,粉碎“四人帮”不久,乱了十多年,一起都要“拨乱反正”,几乎都是从头起步,工作条件又很差,加上人们的许多思想也仍然在“左”的牢笼之中,能够向前进就很不错了。

当然,如果作为考试时间的历史考证,本文只能说是提供了一个“孤证”。希望能够得到别人进一步的佐证。也希望教育部的“中国教育大事记”能够更加详细和完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14028.html

上一篇:欠下的债早晚是要还的
下一篇:从女教授的“师德”与某大学的“师德教育”说起

24 戎可 韩玉芬 刘全慧 周浙昆 杨金波 赵建民 尤明庆 信忠保 张晓良 文克玲 曹俊兴 宁利中 李由 刁承泰 周忠浩 王伟周 文端智 武夷山 黄永义 史晓雷 刘立 孙杨 晏成和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2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