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是否该把这些“帽子”摘掉? 精选

已有 9435 次阅读 2018-3-22 08:45 |个人分类:科教与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才计划, 杰青, 教学, 科研质量

 

是否该把这些“帽子”摘掉?

这里所说的,不是冬天人们戴着头上御寒的帽子,而是各高等学校许多学者头顶上的华丽的桂冠。戴有这些桂冠的学者就是国家各类人才计划中规定的各类科学基金或专项资助的获得者,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长江”、杰青、优青、百人、千人、万人、青千以及各省命名的各类学者例如泰山、黄河、珠江、楚天、黄山如此等等。这些桂冠都是这些学校和学者们花了大力气争取来的。为什么提出来要将这些帽子摘掉呢?

1.这些人才项目的巨大贡献

上面所说的这些人才项目已经有了短的几年长的二十多年的历史。由于长期与国际科学和学术研究主流的隔离,当我国刚刚开始拨乱反正、离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路线的时候,我们在很多学术领域的研究几乎是从头开始的。在80年代初期,我们绝大多数学者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向国外的学术刊物投稿,国内的学术期刊也寥寥无几。随着改革开放,国内外的学术交流中逐渐增加,我们的学术研究有了一些提高,但是,发展的速度仍然比较慢。在二三十年前,我国的学术研究还处在很低的水平上,我国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的科学论文很少,在各个学术领域都与世界先进水平有着很大的差距。

二十多年以来的各类人才计划,资助和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促进了许多人才的回流,为我国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快速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以说,正是这些人才,才使得我国很多科学领域的研究在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在这个过程中,也培养了许许多多年轻的科学工作者和学术研究者。正是几代学者的共同努力,使我国在学术论文的总文章数量上处在了世界的前列。

2.实施这些人才项目带来的副作用

    实施这些人才项目也给我国的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事业带来了若干不好的东西,也就是产生了一些副作用。

名目繁多的这些人才计划毫无疑问对于高等学校教师特别的中青年教师的有巨大的吸引力,对他们的工作、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进入这些人才计划是名利双收的,也就是说既有物质上的又有精神上的收获。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物质和精神上的收获,这是完全正常和正当的。

要想进入这些人才计划当然需要有一定的条件,而这些条件是有数字指标的,也就是需要用有限的几个数字来定量地表征他们的工作成果。这样,高等学校的大多数教师就是为了实现这些指标而努力。就像高考已经成为中小学教育的指挥棒一样,研究论文的数量、影响因子,得到的基金资助项目的级别和数量,所得奖励的级别和数量等,就是高等学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所从事工作的指挥棒。上面所说的这些数字指标成了考察高等学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的考察标准。而对于高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而言,他们的教育和研究质量是无法用几个数字指标来表征的。这就引起了高校和研究单位工作中的严重问题。

首先,是教学质量的大幅下降。绝大多数教师对于教学的重视程度下降了,对于教学工作的精益求精已经很难见到。因为这样做是无法得到上面所说的各种定量指标的承认,因而也无法得到校方和社会的承认。

其次,在学术研究方面,人们会更倾向于选择热门的、容易发表和引人注目的课题进行研究,这样可以发表更多的论文,得到更高的影响因子。长期的结果就是跟风的多,原创的少,风险大的研究就没有人肯去进行,基础性的工作少有人肯去下大功夫。

由于对学校、单位的各种评价往往与各单位所拥有的各种有头衔的人的级别和数量有关,所以各单位之间争夺这些“戴帽者”的竞争就很剧烈。培养人就不如引进人更加快捷和合算,因此,各单位都争相给出优惠条件以得到这些戴帽者。而戴帽者也就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选择肯出更优惠条件的单位这样的事情上,而不是一心去做好自己的研究工作。在这样的风气下,很容易产生实际上也广泛存在着单位弄虚作假、互相挖墙脚、夸大宣传等不良做法。各单位的这种不良风气实际上已经对广大教师起着极恶劣的引导作用,更是极坏地影响到广大的青年研究生和本科生。书本和课堂上多少年的正面教育都抵不过各单位领导和某些学者在一些问题上的反面教员作用。

3.是到了把这些“帽子”摘下来的时候

做学术研究,只要是发表在正式的学术刊物上的论文,除了极少数弄虚作假、伪造数据、剽窃抄袭、重复发表等之外,多多少少总有些创新。但是,这里的“多多少少”之间相差颇大,有的可以对于人类的知识结构产生很大的影响,许多则只是起到积累数据的作用。我国如今发表的论文总数已经不算很少了,但是,能够对人类的知识结构起到较大作用的文章却极少。打一个比方,就是我国经济生产的GDP总量不算很少了,但是,这些GDP的“质量”还不理想。我们现在搞“供给侧改革”,就是要调整经济结构,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我们现在的学术研究领域,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我们的科学研究、学术研究论文数量不算很少了。现在也到了一个节点,就是要更多的注意提高学术研究的水平。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在学术研究的管理上也应当有所改革。

做出高质量的学术研究工作,需要静下心来,专心工作,少受催促,不能急功近利,不能近视短见。这就不能用短期内必须出多少成果来约束。

做出高质量的学术研究,需要协作、需要“同志”的讨论商议。这就需要在成果管理上破除“单位”所有、不可分割的模式。

高质量的学术研究,特别是科学上有突破性贡献的工作,是不可预见的,不能只是依靠少数几个戴帽子的学者。所以,在高等学校教师中,不能过于“苦乐不均”,在工作量相似的情况下,收入分配不能过大。对于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当然另当别论,要给予足够的奖励。但是,对于都是从事基础研究或不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工作者,应当得到差别不很大的工作报酬,也就是按照其职务取得工资报酬。对于特别优秀的工作者,应当对其特别优秀的工作进行一次性的奖励。对于绝大多数教师和研究工作者应当让他们有尊严的体面的工作而不应当把多劳多得理解为斤斤计较的“记工分”。

高等学校的一项最重要的工作是教学,这不但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建设,关系到全民的文化素养,同时也关系到将来的学术研究能不能高水平进行的问题。现在有的学生不肯好好学习,除了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影响之外,高等学校本身管理上的问题,例如教师的“记工分”问题,重研究轻教学、重“官”轻“民”问题,都有一些影响。所以,把高等学校的管理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也是教育和引导学生认真学习的必由之路。

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要靠绝大多数教师和研究工作者的努力,要靠正确的管理,要靠踏实的工作作风,才能够做出真正有水平的工作。

摘掉这些帽子,但是,对于人才的支持力度仍然只能增加不可减少,只是要换一种方式,比如,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就应当恢复到以项目为本,而不是制造更多的“杰出青年”,更不是让已经五十多岁的人总是戴着杰青的头衔。

形势变化了,政策和管理也要跟着变化。继续推行甚至不断扩大这些人才计划,已经不适合今天的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的实际情况,它们的副作用将抵消其积极的促进作用。

现在已经到了把那些林林总总的帽子摘掉的时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05115.html

上一篇:土地爷的变迁——兼说二月二
下一篇:如何识别“央视终于播了的视频”的新旧程度

43 徐令予 李东风 安海龙 李由 王从彦 刘光银 华金平 熊建华 尤明庆 曾跃勤 吕喆 袁有录 鲍海飞 张行者 李燕祥 胡良军 刘锋 王永奉 刘山亮 宁利中 苏德辰 蔡小宁 赵克勤 吕洪波 郑永军 黄永义 彭渤 单明 蔡志全 王智 周浙昆 彭思龙 苏力宏 王云泉 彭真明 杜彦君 吴嗣泽 刘世民 晏成和 汪晓军 曹家樅 葛兆斌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6 16: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