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纪念邓从豪老师 精选

已有 9319 次阅读 2018-1-16 08:33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邓从豪, 山东大学, 中科院院士, 量子化学

【简介:邓从豪(1920-1998),江西临川人,量子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山东大学教授,曾任山东大学校长】

纪念邓从豪老师

1月17日,是邓从豪老师的忌日。时间过得真快,邓老师去世已经20周年了。我还是常常在梦里遇见他,他还是在做他的研究工作。醒来后,总会想起跟随邓老师学习和工作的情景。

我是在1978年认识邓老师的,在此之前,孤陋寡闻的我连他的姓名都没有听说过。我之所以报考邓老师的研究生,并不是熟悉邓老师,也不熟悉量子化学这门学科,纯粹是因为邓老师招收研究生要考的课程只是高等数学、普通化学和普通物理这三门基础课。我在1966年那场浩劫开始的时候,仅仅才是一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只学了这些基础课,无所谓什么专业。考研究生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重续被那场浩劫打断的科学梦。

感谢邓老师,他允许我迟到了半个多月才单独进行复试,并录取了我做他的学生,把我领进了学术研究的大门。此后,我在邓老师身边学习和工作了近20年,直到他的不幸逝世。

邓老师的优秀品质给了我很大的教益,现在我也早已退出了工作岗位。但是,邓老师的品德将永远激励后人,无论是学生、教师还是做教育工作的领导者。

六年前,我曾经向山东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部分学生介绍邓老师的刻苦钻研精神和高尚的道德情操。下面是我讲话的记录稿如今再“复习”一遍,虽然长了一点,但是我相信现在所有的人看了邓老师的事迹,都会从中得到教益。

各位同学到化学楼里头,就会看见一尊邓从豪先生的铜像。邓先生是什么人呢?邓先生是我们山东大学化学院的教授。他从1948年来到山东大学,从普通教师开始,一直做到教授、校长。他在山东大学一直工作到1998年,也就是他的去世,整整五十年。他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有名的教育家、理论化学家。

在山东大学只要提起邓从豪先生,稍微上一些年纪的、知道他的人,都对他非常非常佩服,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好的。一个人要让所有的人都说好这是非常难的,而邓先生就是一个所有人都说好的这样一个人。他好在哪里,首先他的学问非常好,我们从最表面的得奖情况来说起,邓先生得过1978年的全国科学大会奖,以后他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得过国家自然学科的三等奖,得过国家教委的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得过三次,他得过的这些奖在我们的山东大学到现在为止,是首屈一指。他的理论水平很高,科研成果很多,理所当然地受到大家尊敬。他受人尊敬,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人的品德高尚,品德高尚到所有的人都说好。在学校里教师中间评价一个人最重要的还是这个人的品德,不光是你的学问。而邓先生在山东大学是最德高望重的。我从1978年跟他做研究生,然后留校跟他一起做科研,差不多天天在一起,时间差不多有二十年,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下邓从豪先生的一些故事。

故事就是过去的事情,我们常说以史为鉴,鉴就是镜子,在这个镜子里我们看看自己,我们通过照这个镜子来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样去做。

我要讲的第一个事情是,我们为什么讲学习邓从豪先生?它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第一,邓先生跟别的许多大科学家不大一样,他是农民的儿子。这一点有很多同学想,农民的儿子有什么?你要知道农民的儿子要在过去,读书是很难的,做出非常大的成就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们可以看看很多科学家的传记,包括我们国家的,就拿这些老的院士来说,家里大多是有钱的。你想在旧社会,如果一个人家里没钱,怎么能上大学?这很难想象。所以搞科学这件事它要求人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而邓先生是农民的儿子,农民的儿子能够做出这么多工作。当然我们现在是共产党的新社会了,我们大家各位也有很多是农民的儿子,共产党让农民的儿子也能上大学了,情况有一点不一样。但也有一个学习基础的问题,家里贫困,农村里学习,基础总不如城里的有钱人家的子弟。而邓先生从一个最下层农民的儿子,最后能取得那么多成就,做到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山东大学的校长。对于我们从基层上来的同样是农民或者普通市民的子弟来说,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邓从豪先生是江西临川人,江西不是很富裕的地域,江西临川的土地也不是很好,都是些红土地,但是临川历史上还是出过许多名人的。在宋朝最有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王安石。在明朝也有一位被称为“中国的莎士比亚”的汤显祖。邓先生就是生长在这种环境中间,那个地方有学习的传统。但是邓先生他父亲不认字、没有文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虽然种地种的很好,但他不认字。邓先生在家里是老大,底下还有弟弟和妹妹。邓先生他父亲虽然没有文化,但他决心得使他的儿子有文化,于是就把邓老师送到学校。邓老师在学校学习很好,所以,他不但学了小学,而且到了南昌上了中学。在中学里学习非常的好。他那里看到了世界上许多名人的传记,像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的传记。他立志以科学为己任来改造我们的国家,所以学习非常的好。到了中学毕业要考大学,那时家里供一个中学生已经是竭尽全力了,要上大学没有钱,怎么办?他父亲就把家里的几亩地典出去了,就是抵押出去,用典来的钱让他去考大学。那时考试和现在不一样,他被两个学校录取了,一个是江西的南昌大学,一个是厦门大学。两个大学比较起来当然是厦门大学好,他就上了厦门大学。他到厦门大学是怎么去的呢?节约,就是靠两条腿,就靠了两条腿从他们家走到了学校。当时已处在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日本大规模侵华,抗日战争开始后,厦门大学搬到了福建省的长汀,在一个山区。他走了十来天才从他们家走到那儿,当然,上大学的四年没有回过一天家,在那里念了四年的书。他学的是化学。由于他学习非常好,除了把化学系的课程全部修好以外,还把数学系和物理系的课程几乎全部修完。这就等于一个人念了三个系。他把所有可以用来学习的时间统统用在学习上,除了上课就在图书馆里看书。

邓先生特别的用功,在大学四年能够念三个专业几乎全部的课程需要一种超常的毅力,但是也需要一种学习的技巧。有些同学很用功,但是效率很低,晚上开夜车,开完夜车以后白天老师讲课打瞌睡,这就是赔本的买卖。我跟邓先生工作就差得很远,但是我有一点——我小时候上课从来不打瞌睡。因此听完以后基本上不用太多时间去复习,上课听好了底下稍微翻一翻就完了。所以这一点很重要,半夜开夜车,上课打瞌睡,那是一种很蠢的事情。邓老师看书不但用眼睛,而且用手。这就是说,书上的公式一定要自己去推,推好了公式,就更清楚更深刻地了解了书上所说的那些话的意义。因为数学的表述总是更准确、更精密、更深刻,也更能记得住。

邓先生在厦大待了四年后毕业。这中间更多的我讲不出来,这些情况也是以后我们一起去开会在火车上聊天,随便说起知道的。邓先生大学毕业以后在集美学校做教师,集美、厦门大学是中国最有名的华侨陈嘉庚先生办的。他工作以后第一件事情,要挣工资,要把家里典出去的地给赎回来。家里典出地以后靠什么活,他父亲只有租人家的地种,赎回来才是自己的地。他没有办法出国留学,他们家的这种情况只有先去做事情。先到集美学校,然后到了南昌的中正大学,在中正大学待了将近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在中正大学本来也很好,由于一点的政治上的事情。这时到了1947-1948年,学过历史的知道当时国民党打内战,人民痛苦得很,学生就反饥饿上街游行。邓先生是教师,同情和帮助学生,当局有人对他不大好,要把他解聘,但是学校的教务长一定要把他留下来,说他是非常有才华的,不能把他解聘。虽然最后学校还是没有解聘,但是邓先生也不愿意在那里做了。

1948年邓先生就到了山东大学,一直到1998年,为山东大学贡献了整整五十年。邓先生大学毕业以后,为在学问上能够进一步的得到提高,他四处求师。当时在化学界以至在科学界最前沿的学科之一,就是量子力学的应用。大家都知道量子力学是二十世纪科学界一个重要的发现。你们都是学化学的,你说化学的基础是什么?二十世纪以前,人们认为化学的规律一定是和物理规律不一样的。原子是怎么能变成分子的,一定有一种力,当时称为一种化学力。到量子力学出来以后,我们清楚了,没有什么化学的力,之所以能够形成分子,无非是电子、原子核这些粒子相互之间的电磁作用,而说明这些作用的就是量子力学。但是它是研究微观世界的,有很多数学工具是当时人们所不熟悉、不了解的。人家认为是很神秘的东西,全世界懂得人也不是很多,在当时一九二几年确实是这样。到了四十年代已经有了大的进步,有了原子弹。邓先生就感到量子力学是很有意思的,于是四处求教。当时有一位先生叫唐敖庆,他是新中国量子化学的奠基者,那时才从国外回来。量子化学就是用量子力学研究化学的,应用到化学中来。还有一位是卢嘉锡先生,是中国科学院的老院长,研究结构化学的。他们两位正好在青岛办学习班,邓先生参加了学习班。在这以前,邓先生给唐先生去了封信,请教过问题。这样他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学术水平有了新的提高,开始做科学研究了。在1955年,他就发表了在量子化学领域的论文。1957年,就做出了非常好的工作,到了90年代,外国人还在重复这个工作,由于57年的工作发表在山东大学学报上,那个洋人没有看见。

到了1963年教育部委托唐先生办一个当时的结构化学领域的物质结构讨论班,找了我们国家各个单位的比较有前途的一些青年教师参加讨论班,共8个人。唐先生是老师,带8个成员。邓先生是班长,年龄比较大,剩下几个是唐先生的助手刘若庄先生,现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院士;孙家钟先生,吉林大学,中国科学院院士;江元生先生,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的张乾二先生,中国科学院院士。8个人里后来有五个院士,当时都是很年轻的三十来岁。另外几位也是非常有名的,鄢国森先生,四川大学校长,还有两位。在一起讨论一起学习,使得我们国家在配位场理论的研究达到了当时世界最高的水平,所以这几位后来做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不是偶然的事情。

我认识邓老师是1978年的事情,那时他已将近六十岁了。我跟他关系密切是这以后的事情,也就是他将近六十岁或六十岁以后的事情。他一天工作多长时间我是知道的,早晨大概四点多钟起床,起床以后第一件事情,洗凉水澡,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你知道济南家里什么时间开始有暖气?是到了九十年代以后。以前,房间里是没有暖气的,即使这样,邓先生早晨起来总是用凉水冲洗,冲洗完毕以后,看一会儿书就出门了。他之所以有这样好的精力跟身体好有关系,他注意锻炼身体。他住在山东大学三角大门马路南面教师宿舍,我们一般把它称为南院。晚上南院的门是关上的,每天早晨第一个出南院门的差不多就是邓先生,散步锻炼身体,然后回去看书学习,吃早饭以后工作一个单元,中午稍微午休一回,下午一个单元,晚上吃完饭以后,散步一个小时继续看书,又一个单元,大概到晚上十点多钟睡觉,这是六十多岁、七十多岁的人的一天。一年到头,差不多天天如此。我现在也六十多岁了,我没有像他那种刻苦的精神,想起来很惭愧。他不但平时这样,假期里也是这样。稍微年轻的时候,过年相互拜年他嫌麻烦。那时他还没做校长,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我听我师母告诉我。过年了,让师母和孩子串门去,他把门外边一反锁,自己在房间里继续学习。他连过年放假也还在那里学习,做研究工作。那时我们教师不跟现在似的,现在我们的办公条件很好了,像一般教授博士生导师都有一间很大的房间,都有很好的老板台,研究生有研究生的房间。当时没有这个条件,非常的差,我们整个研究室就一个小房间,只能在自己家干活。我们是搞理论化学的,当时只用纸和笔。邓先生有时在图书馆看书,他在角落上看书。图书管理员下班了,就喊了一声“里头还有人吗”,他也没有注意,图书管理员以为没人了,把门一锁就走了。最后到了天黑了,该回家了,一看出不去,被反锁在里头了。家里人找来了,那时没有电话,不像现在手机一打就完,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家里人找到图书管理员才把他放出来,这样子不止一次。他几十年如一日,总是这么用功刻苦的学习和工作。

邓老师为什么学习这么好?他看书不光用眼睛看,要用笔,书上一个公式不是随随便便就使用的,一定要推导。推导公式的过程,物理意义就藏在推导中间,不是记一个结果就完了的。那时我上研究生,邓老师把我送到东北,在唐敖庆老师手下学习。我们六个学校的理论化学研究生在一起上课,包括厦门大学的、吉林大学的、四川大学的、云南大学的等等都在唐先生那上课。唐老师亲自给我们上课,邓先生也给我们上课。像刚才给我们讲的孙家钟老师、江元生老师等都给我们上课。那时我刚刚认识邓老师,对邓老师并不了解。就在那个班上,我听那些讲课老师说邓老师是推公式的专家。后来我注意到一件事情,我看邓老师有时拿钢笔这么拿。有时那样拿。有什么好处,他说这样拿,用的时间长。把手磨得疼了,换一种姿势,可见他的用功。

他一直用功到他生命的最后。到了1998年的一月份,他当时已经患了癌症。他自己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们是瞒着他的。但是病人自己能不能猜出来,我们没有法知道。就在这种情况下,在医院里头还在做研究,还在那儿看。到了他去世前几天,他跟我长谈了一次,研究关于这个题目怎么做下去。到了去世那一天的上午,我们一位同志去谈我们研究所的工作,下午他继续在那儿看,趴在那里作他的研究,看一本英文的书。到了晚上8点多种开始吐血,我接到电话赶紧赶到他家,他大口大口的吐血,我们就把他送到医院。送到医院平静下来以后,那时将近12点,他说你们回去吧,我不要紧了。那天天特别的冷,还下一点雪,他跟我说他不要紧,有他儿子陪他就行了。因为学校出的车,说你们一起回去,汽车司机也要休息。所以他考虑的还是别人,是汽车司机、还是我们这些人。我跟他待了二十年,对他的话我很听,就只有回来。回来以后大概不到两个小时,又来电话说他不行了,等我再到医院就已经过去了。所以他对于我说的最后的话还是平等的待人,关心的是我们,关心的是底下的汽车司机,他想到的就这些。

邓先生这个人待人特别的平等,他并不因为你是学生,年龄小很多或者是他的下级,觉得我是教授、校长,他没有这样。当年我第一次上他家去,谈完事情以后他把我送出来。1978年的时候和现在大不一样,走廊上没有声控灯,黑黑的。他说你下完楼梯在拐弯还有三层台阶,你要注意。你看他就是这样细心,那么关心一个比他年龄小近30岁的年轻人。

他的清廉是非常有名气的。我记得我有一个同学,跟我一起读研究生的浙江人。1978年那时物资非常的贫乏,没有什么物资的交流,在北方要找到橘子是非常困难的。浙江黄岩蜜橘是非常有名的,他从家里带来几个蜜橘去给邓老师送去,结果邓老师说拿回去,他不拿学生的东西。青岛化工学院的一位进修教师买了一个西瓜上他家去看他,结果又被拎回来。

他是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委,需要到底下视察,视察基础教育。他到了惠民地区,临走的时候人家当地给他一包小枣,很小的礼物,大概只有几斤,四五斤。他觉得拿人家东西不好。但是人家一定要给他,又不好不拿。回来以后他说当地的基础教育那么差,农民子弟的教室连板凳都要自己带。他立刻给人家那里寄了100块钱去,当时他的钱也很少,也就是最近十来年我们的钱才多起来,当时一个月就几百块钱,就给人家足以十倍枣的钱,他说给孩子买几个板凳吧,当时100块钱买十几个板凳足够可以的。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特别清廉、特别平等。他没有办公室就在家里头工作,我的家和他的家靠的特别近,中间隔一个小马路就十来米,都在南院。那时我还年轻一点,不到四十岁。星期六、星期天有的时候睡睡懒觉,睡到八点钟,他老人家有事情就来找我。一敲门,我就被他堵被窝了。我每天要上学校里头来,我看他的信件报纸,就给他带回去。他们个人的事情一般不让我干,偶然的时候他要我帮他去寄信。那时不像现在,现在信件很少了,来回的科研的稿子都是电子的,那时都是信件,邮局去寄。他让我寄信的时候,有的时候单另拿出一封信,单另给我八分钱(那时一封平信8分钱),说这是我个人的信。他特意给我说这个事情。有谁能够这样, 8分钱也公私分明。这就是先生的一种精神,公私非常的分明,一分一毫不沾公家的便宜。有这样一种好的品德,怎么能不让人家尊敬。

我想有人要对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你跟邓先生二十多,这么近,你为什么不好好地向他学习,你现在也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博士生导师吗?也没有做出多少杰出的工作?你也没做上院士,你凭什么要求我们?我感到是要向大家说明,我想你们应该比你们的父辈或比你们的父辈还大一些的、像我这样一些人,做出更好的工作。你们的条件是我们所不及的。在我的生活经历中间,以及我的同龄人的生活经历中间有很大的缺陷,对于做科学研究有很大的缺陷。你们要看到这一点,而你们没有这个缺陷。缺陷在那里?我给你们讲一段历史。你要知道我们国家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大事情,就叫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发生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从开始到了1978年,差不多10年多、12年的时间。到了1966年以后,全国的大学就不能上课了。我记得很清楚,我那年是大学二年级,二年级的课快学完。我的最后一节课在6月2号,那时我在北京上学,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我很难忘。课间操时,大字报全贴出来了,说我们学校党委是黑帮,广播了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北京大学聂元梓的大字报就出来了,这样北京这些大学的党委都是黑帮。学生就乱了起来,于是就再也没有上过课。不上课干什么?就是去搞文化大革命,开大会、斗走资派、呼口号、读报纸、下工厂、下农村、唱歌等等,就是不学科学。这些年里,我在工厂做过工,煤矿挖过煤,中学教过书,草原农场种过4年地。在恢复考研究生的时候,我还正在农场,离开县城600多里,坐汽车中间还要住一夜。12年没有搞业务,从19岁到31岁,黄金的年龄段,不搞业务,这不是缺陷吗?我还算幸运的,上学早了点,还上了两年大学,我的同龄人以及年龄更小一点的人,大多数就下乡了,或还乡了,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你们的父母或者他们的哥哥、姐姐,大概就是这样吧。有的中学甚至小学都没有上,或者没有上好。他们的文化差一点。包括你们现在的许多老师,也有这些问题。这就是他们的缺陷。中国的知识分子,这个年龄段的,都有这个缺陷。这是历史造成的,难以弥补的。你们则是幸运的,你们生活在中国最好的发展年月,能有完整的学习的机会。但是有的同学却并不珍惜这样的机会,不认真学习,甚至随便旷课。这不但对不起你们的父母,更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这样好的年月。跟我相比,跟我的老师邓先生相比,你们的学习条件是多么好啊!如果你们像邓先生那样,刻苦用功的学习,你们的前途是无量的。你们要有这个志向,立下大志,再加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努力,就一定可以成功。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95068.html

上一篇:从“几十年后的老同学群里会聊些什么”说起
下一篇:杂说几个与几何有关的字(1)径

29 尤明庆 徐令予 武夷山 石磊 王伟周 周健 杨正瓴 赵克勤 黄永义 杨涛只 姬扬 张士宏 汪波 史晓雷 苏德辰 杨金波 安玉伟 马福民 鲍海飞 王凯 张勇 戎可 韩玉芬 张启峰 张晓良 刘山亮 王安良 董焱章 赵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0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