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精选

已有 3445 次阅读 2017-10-24 08:09 |个人分类:汉语言|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通用语言文字 张良 圯上老人 圮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有些字,从小没有好好弄清楚,往往到老都是稀里糊涂。看到这些字,知道一个大概的意思,却不知道它的准确含义,也说不准它的读音。这种字往往不是很常用的字,或者读书的时候课本上没有选到,或者没有好好学,时间一长就忘记了。

圮字,对我来说,就是如此。这个字,并不能够算特别生僻,但现在很少有人用,过去的文章或者半白话的历史小说中常常可以见到。从文章或小说上下文的意思容易看出了它的意思,所以我知道它的大概意思是坍塌。河岸坍塌,房子坍塌,都是年久失修或水患兵灾所致。但是,这个字的读音是什么,我一直不很清楚,不能确定。

张良的故事,是从小就知道的,大概是小时候看小人书,就知道黄石公在下邳的一座桥头三次试验张良,最后把太公兵书传给张良。以后,又看到张良受书于圯的说法,也是稀里糊涂,没有想想圯是什么意思,大概是在桥上受书在头脑里已经根深蒂固。只是有了圯这个字的印象,想起来这个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印象中就理解为大概这是一顶破桥,快要坍塌了。几十年了,一直这样糊涂着,而自以为小时候就弄清楚了,看到说这件事情的文章总是一目十行,带了过去。

最近抄写一篇说到张良受书于圯上的文章,才突然发现是“圯上”,不是要坍塌的桥。于是查字典看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圮字是圯字,这是两个不同的字。小时候看小人书的时候年龄太小,没有搞懂,以后却以为都弄懂了。几十年就这样糊涂着。

圯,音yi阳平声,就是桥,圯上就是桥上,圯上老人就是黄石公。圮,音pi上声,坍塌。圮与圯两个字的音、义都不相同,但是,我过去都没有注意到,把两个字混而为一了。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早在几十年前读书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们,己(自己)、已(已经)、巳(辰巳午未)的差别。己,不出头;已,半出头;巳,封满口。这是不会忘记的,但是,究竟哪些字的组分是己,哪些是已,哪些是巳,确实是一个难题,人们往往搞不清楚。

从现在的写法看,组分为己的常用字有: 改、记、纪、杞、圮、玘、妃、配、忌、起、岂等。

组分为巳的字有: 祀、汜、包、熙、夔、圯、异、巽、遷、导等。

现在写法中,组分为已的字就已字一个,好像没有别的了。

上面这些字,我写的前后次序其实是有一些讲究的。下面分别作一些说明。

改,更改、改变等义。左边是己,右边是反文旁,实际上就是攴,也就是手里拿着棍子打。古人说,自己有了错误,打了就能够改。这是唐代人李阳冰说的。

记、纪,我曾经写过文章,见用“记”还是用“纪”》,2017-4-5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43682.html

杞,枸杞,如今时兴得很,据说有很多起到养生作用的功能。不过,单写一个杞字,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枸杞,而是成语杞人忧天。杞是春秋时期的一个国名,实际上存在的时间可能还要更早一些,据说是大禹建立的夏代人的后裔。孔子说,夏代的制度和文化,我能够说出来,夏代的后嗣杞国所继承的夏文化的文献不够,所以难以佐证。

玘是古人的一种玉佩件,这本不是一个常用字,但是,现在有些人用作名字。

是皇帝的妾或皇子和王的妻,但它的本义是匹配,配偶,并非帝王们专用。

配字的原义是用各种酒配成的颜色,不过后来就用来假借妃(它们的古音一样),成了匹配、配偶的意思,以后引申为现在意义上的配合,而妃字则被帝王们专用了。

是从自己的心出发,因而有憎恶、嫉妒、害怕、敬畏等义。

起字,现在是从己了,过去是从巳的。千百年来,人们早就把这个字中间的巳和己混着写了,《康熙字典》把它统一为用巳,现在的“国家通用文字”统一为用己,我们当然听现在领导的,作为“规范汉字”,还是从己。

至于,这是一个简化字,繁体字是豈。这是凯旋归来的凯的本字,打仗凯旋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凯很难,岂就引申为难道。豈字的草写再加以楷化,就成了岂。

对于上面所说组分为巳的那些字,祀、汜、包、熙、夔、圯这几个字的组分确实从古到今都是巳。巳的原义应当是胞中的胎儿,就像包字所示

,祭祀;,分流出去又回归的河水,又,河南省一条河流的名称;,桥;,太阳照射;,一种神兽。现在看来,这些字中间,巳字都起到音符的作用。

而异、巽、遷、导四个字的情况就不同了。

异,最早是从已的,已经的已,这是极少的从已的字,但是人们后来就把它写成了从巳。文字就是如此,从众,大家这样写,就得这样写。

巽和遷(现在简化为迁)以及(早就简化为仙)中间的巳,是卩(节的下半部分)的变形,从原则上说,与巳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人们都把它们写成了巳。

至于导字,这是简化字,是導字的简化。简化的根据还是導的草写,然后楷化。

从上面的叙述可以看出,己、已和巳的写法,实际上早就有点乱。这是难免的,我们这样大的国家,用字的人这样多,所用的时间是这样悠长,能够基本保持这样的一致,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对此,古人所作的那些字书、辞书功不可没。文字是大家来用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要遵守国家颁布的通用语言文字法规,用好、写对文字,也是对我们祖先的尊重,说得重一些,这也是爱我们的国家。

从圮和圯的差别,说到了由己、已和巳为组分的这些字。这对我是一个学习和再学习的机会,相信对许多人也会有帮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82185.html

上一篇:说“负者歌于途”
下一篇:要想学习和工作好,用笔不能少
收藏 分享 举报

14 董焱章 尤明庆 赵克勤 李颖业 鲍海飞 黄强 黄永义 史晓雷 徐令予 樊采薇 周健 武夷山 高义 郭战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1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