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交规式学术不端惩处体系”是什么意思? 精选

已有 2263 次阅读 2017-9-11 08:09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语言美 创卫 创城 一带一路

“交规式学术不端惩处体系”是什么意思?

9月7日,看到《科学网·新闻》转载了《中国科学报》的文章《交规式学术不端惩治体系值得推广》,由于涉及到惩治学术不端问题,很让人感兴趣。特别是标题上提到了“交规式学术不端惩治体系”,搞不清楚什么是交规式的学术不端,我不知道“交规式”是什么新鲜的方法,以为学术不端又有了什么新的发展,所以一定要仔细学习一下。

可能是由于在数理化科学领域待了大半辈子,遇到惩处“学术不端”这几个字,本能地在脑子里搜寻数理化生方面的术语、各种数学方法和数据处理方法、计算方法等等,都没有想到这个“交规式”是什么意思。原来,这篇文章中的“交规式”并不是修饰“学术不端”的,不是“交规式学术不端”,而是要制定多个“像交通规则那样的”惩处学术不端的方法从而形成一个体系。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受到“遵守交通规则”的教育,至今六十多年来,交通规则四个字组成的一个词早已形成了一个固定“成语”,好像是换掉一个字就需要付出一千块钱似的,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成了“交规”,而且有了“交规式”这样的说法。

即使没有这个“式”字,仅仅是交规两个字,人们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交流规则、交换规则、交易规则甚至交友规则等等。

我们现在的词汇或语汇的减缩,真是弄得人很糊涂的。前些天,好几个地方电视台的时事宣传节目中都说要“创城”,那里都是省会大城市了,还要创立什么城啊?最后搞清楚了,原来那是“创建国家文明城市”的简称。

记得同样的创建,前几年说“创建国家卫生城市”,那是简称为“创卫”的。一开始看到标语也搞不清楚创什么卫,后来看了文章才知道它的意思。而照着前两年“创卫”的模式,现在应当说“创文”才是,可是如今称“创城”了。

虽说语言只是思想交流的工具,只要能够达到大家看得懂的目的,也就基本上算完成了任务。但是,语言毕竟是民族的最重要“资产”之一,语言也需要维护它的美丽。一种美的语言,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少一些语言垃圾。如果在一种语言中,包含着大量的语言垃圾(其中包括用了很短时间就作废了的语汇),这种语言从整体上很难说是美的。

如今一次性消费很多,比如小到一次性餐具,那些白色塑料盒和薄薄的塑料口袋,大到极短命的临时建筑,都产生了很多垃圾,污染着我们的环境。语言也是如今,网络时代,产生了大量的短命词汇和语汇。这些词语不看注释就弄不清它们的意思,可是,弄清楚了他们的意思,不久这些词语又没有用处了,成了语言垃圾

鲁迅先生曾经告诫人们:“不生造除自己之外,谁也不懂的形容词之类。”如果生造这些词汇的是互联网上好奇的小孩子,今天说一个“普大喜奔”,明天来一个“十动然拒”,嘻嘻哈哈一通,扔下一堆垃圾,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小孩子什么都要想试试,试好试坏都可以理解,套用一句歌词,“哎呀妈妈,你可不要对我生气,年轻人就是这样……”。而我们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还是尽可能用已有的人们普遍看得懂的词语,少制造一些必须借助注解才能够搞清楚的短命的语汇,也就是说,尽可能少制造一个短命的语言垃圾。

随着社会的发展,新造一些词汇是必须的。但是,新造的语汇应该尽可能“美”一点。所谓“美”,就是要尽可能符合已有的语言逻辑,而不是随便凑上两个字。简单地说,就是“话”要“像话”。

汉字与外语字母不同,单零一个字母看不出什么意思,因而缩写语汇的字母之间并无意义上的相关, 比如ABC可以表示许许多多种意思。但是,汉字是有意思的,每一个汉字都有它特定的意义,因此,简写就应当注意字与字之间意义上的相互关联,像“一带一路”,其字间的逻辑关系就比较清楚,符合汉语的语言逻辑。而像“创卫”、“创城”之类的就是因减缩过分而显得毫无语言逻辑。这是两个不美的词语的例子。像“交规式学术不端惩治体系”也是属于不美的语汇,学术语汇更应当逻辑严密一点,减少二义性。

维护我们祖国语言的美,是每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75354.html

上一篇:杂说姓氏——兼说中国人取外国姓
下一篇:关于阳澄湖大闸蟹传统产地的科学解释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王振亭 宁利中 文克玲 鲍海飞 武夷山 苏德辰 史晓雷 赵克勤 李伟钢 王启云 xlsd qzw zhyzh lg8811128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2 05: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