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小两口建房”记

已有 3853 次阅读 2017-4-20 08:03 |个人分类:闲说山东|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杨树, 喜鹊, 山大老校, 筑窝

“小两口建房”记

我家的住房建于上世纪90年代,前后几排都是六层楼房。过去这里是50年代初所建的平房,是学生宿舍,也是这样一排排的。两排之间,当时栽种了杨树。把平房拆了盖建楼房的时候,这些已经四十多岁杨树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于是就留下来了一些。这样,在我家的南、北两面的窗外都有一棵二十多米高的大杨树。当然,楼下都还种着其他的树木和花草。

看书或在电脑前坐久了之后,我经常站在南面或北面的窗户前,或来回走走,朝外面看看。我住三层,朝下可以看地面种植的花草和灌木,抬头也可以看参天的树冠,既休息眼睛又放松了颈部和腰部。

3月22日,在楼后(北)的过道和小房的房顶上,频频地见到了喜鹊。见到喜鹊并不奇怪,这里离开校园很近,学校里大树成林,各种鸟儿很多,喜鹊也常常飞到我们这里。不过,它们通常只是在六层楼顶间飞来飞去,只是偶尔飞到楼间的地面上来,没有像那天的那样频繁地下到地面。仔细观察才发现,来的是两只喜鹊,一只体型略大,另一只略小一点。太太的眼睛比我好,她看出来了,那两只喜鹊是要在楼后的树上筑窝。它们不知从哪里衔来了小树枝,要放在二十多米高处的树杈间,不小心把小树枝掉落下来,于是,从树顶上飞下来,衔起掉下的小枝,再飞回树上。太太还看出来了它们想筑窝的那个高树杈。于是,我们开始注意起这两只喜鹊,称之为小两口。

小两口的工作非常积极,每天一早起来便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日落。我猜想它们找到合适的小树枝不大容易,常常要飞出去很长时间才能够飞回来。光溜溜的枝杈上放那些小树枝大概也不容易,常常掉落下来。一旦掉落下来,它们便迅速地从空中冲下来,衔起树枝后重新飞上建窝处,由于建窝处很高,一般要在中间的树枝上停留四五处。

虽然他们工作积极,但是,一开始几天的成绩并不很显著。到了3月26日,也就是开始“建房”的第五天,终于,有一点可观的成绩了:

由于一开始我们胆小,生怕拍照惊跑了它们,不敢开窗,上面的照片是隔着两层玻璃窗照的。后来一想,我们应当是多虑了。它们既然选定了房址,又已经花了好几天的心血,我们又在它们的下方至少十五、六米处,估计它们不会因为下面人们的拍照而受惊迁址,于是就拉开窗户照相。下面的照片是建房的第六天早晨照的,可以看得见树杈间已经放置上不少细小的树枝。

万事开头难,自从房基打好,小两口建房的速度就越来越快了。这是所建房子的第八天,一只喜鹊正站在“地基”上:

到了第九天,盖房子的进度就突飞猛进了:

它们所用的枝条,也似乎越来越杂,到了第十天,它们的家就基本上像个样子了:

这是第十一天的两张:

到了第十二天,看样子在加盖房顶了:

到了第十三天,房顶也很像个样子了:

第十四天,虽然是清明时节雨纷纷,但是,小两口仍然抓紧它们的工作:

辛苦了半个月了,第十五天(4月5日),基本上快大功告成了:

下面的两张是第十六天与十七天的照片,与第十五天相比,就没有什么变化了。它们的房子,似乎在南面有进出的门口,我们也看到它们确实是从这个门口进去的:

经过半个多月的辛勤劳动,房子终于建好了。它们建房的时候,也正好赶在了大树的叶子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这样,对飞来飞去的小两口没有很大的阻挡。

下面的照片是第二十天(4月10日)所摄,与第十七天时完全一样,房子确实已经完成。

从4月7日或8日(建房的第十七或十八天)房子大功告成之后,小两口就不大来了,只有到了傍晚或者快下雨的时候才匆匆回家。我估计它们应当飞到食物丰富的地方去大快朵颐了,它们将来的任务还繁重着呢。

上面的照片是小两口新房的最新面貌。杨树的枝叶越来越茂盛了,很快我们就将难以看清楚小两口的新家了。它们的隐私将得到很好的保护。如果我们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得到它们的好消息,那是我们的幸运,如果大树的浓荫不让我们知道,那我也不会遗憾,我们与它们本来就应当如庄子所言“相忘于江湖”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049957.html

上一篇:一个港字,与人类同进步
下一篇:以不变应万变

17 戎可 马建敏 张学文 樊采薇 尤明庆 李学宽 郭战胜 鲍海飞 魏焱明 徐令予 武夷山 蒋德明 马德义 张华容 xiyouxiyou aliala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17: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