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斌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ouBin

博文

做健全的人,做实际的事情 精选

已有 7665 次阅读 2016-7-26 13:04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冯老师的博文 说莫言的“无知无畏”与高考改革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992609.html 和文老师的博文 大学里哪些老师暑假不放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992801.html  击中了我的痛点,忍不住在上海37度的高温敲字写博文。

 我出身不好,过去讲究家庭出生的时候我的家庭出生羞于示人,最后父母帮我想了一个含糊的说法,因为父母都是学生出身,能够填写 学生的时候,就填写学生,被人呵斥的时候就写祖父们的出身。现在社会讲究学校的出生,我出身也不好。读本科的学校当时也就是一个化工部办的学校,后来这个学校发展不够快,一直是二类身份,好不容易进入一类招生一年,现在又不再分一本和二本了。呵呵,出身一直不好。

 为什么冯老师的博文击中了我的痛点呢,因为我后面的出身问题就来自高考。冯老师的观点我是赞成的,教学改革关键不在学制,关键在高考。高考的指挥棒太重要了。但是,千万不要取消这个高考的指挥棒。高考承载着社会重要的责任,选择人才。如果没有了高考,大范围的人才筛选机制就没有了。有了高考这个指挥棒,让同年的学生经过训练参加考试,按照分数归类人才,在整体上还是相当合适的,成本和正确性都是可以找到的机制中最好的,没有之一。问题可能是考试是什么内容以及这些内容对应的人类的技能或者智慧。我虽然只是上了一个二本,我是很感谢高考的,如果没有高考,我就上不了二本,上不了二本,我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够用自己感觉的短项去谋生,而且肯定比现在更加艰难。

  出身好了并不一定就好,出身不好一定会比较艰难。这种感觉大概是正确的。因为在现实中,并非所有的名校出身就过得很顺遂,但是,出身不好的想要达到出身好的那种境界,的确概率要低很多。这也许就是人们强烈抨击高考指挥棒的原因。所谓一考定终身。而要改变一考定终身的愤怒,我看主要需要从两个方面来改善。

  首先当然是人才的后续遴选和使用制度。因为高考只是进行人才的大面积的筛选,分类是非常粗糙的,所以还需要后面的细致的筛选。当今社会实质上是继续依照学历来选择人才。一方面,基于研究生学历这类大面积的遴选机制进行筛选,另一方面,还坚持了学校之间差异的人才选择机制。基于研究生学历选择,认为研究生是高于本科生的人才机制其实是有问题的。花费了两年到三年的专门培养,不能够继续读博士的研究生,从研究生培养的角度应该属于淘汰品。但是,现在社会却认为是比一般本科生优秀的人才。结果是研究生导师会抱怨学生的研究投入不够,研究生则抱怨按照导师要求做的好,却找不到好的工作。两者的目标已经存在比较明显的分歧了。一部分学生通过研究生考试,从声誉一般的学校进入到更好的学校,完成了其自身的飞跃,但是读研究生的目的并不一定是学术本身,在多年的培养经验后,这类学校研究生招生也会更加谨慎。社会机制方面的内容太多,我只是从经历的感受说说,呼吁那些做教育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的人真可以开展这个方面的研究。

 另一方面则是个人的。首先是如何看待以及如何对待出身带来的不利影响。在谋取一个位置的时候,出身不利的影响是直接的,而且作为当事人几乎没有任何筹码抵消这种不利。因此,如果有人以谋取特定位置为改变命运的特征,宣称知识改变命运,我是很害怕的,因为做不到。但是,如果用一种生存方式体现命运的改变,则知识是可以改变的。例如,以前本科毕业只是在一个企业里面做设备运维的工作,读了研究生,则有可能在设计部门或者研发部门做。当然,这也许还不能够保证薪水一定比前面的工作高。这个不是导师可以解决的了,这是社会的问题。

 作为个体从制度面批判几乎是徒劳,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适应这个社会。我是觉得在有衣穿,有饭吃,有房子住的前提下,健全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世界和谐和安宁是首要的。如果长期没有房子住,或者没有饭吃,是谈不上安宁的,也因此民生是重要的。在这个前提下,人自身的修炼非常重要。其次是做实际的事情。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努力的,如果自己不够勤奋,什么都不要谈。问题是很多人感觉勤奋和努力并不一定带来成就。那为了保证能够带来成就,我感觉就是在选择做的事情的时候,就做实际的事情。我这里说的实际的事情,并不是说就是做一个装置,更不是说不做理论的研究。而是说,你做的事情的正确性是可以证伪的。错了,就可以吸收教训,对了就可以让别人按照这个做,一定的正确。我曾经遇到一个朋友,他夸夸其谈的很久,我问了一句,这个有什么用,他很不屑,因为是理论,所以很多人都会问有什么用。我听出来,这是赵四爷对啊Q的说法,这个你不懂的。其实,做理论也是可以证伪的,某种意义上,对就对,错就错更加容易判别。如果没有获得社会力量大的支持,对个人而言,做很长时间才可以证伪的大事,需要强大的内心,且必须忽略世俗的成功。如果想要世俗的成功,还只是想靠自己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在我看来矛盾性很大。不过,我感觉我的这个认识,在90后的学生中,特别是出身不好的学生中,很难得到共鸣。极端的学生会认为我这是既得利益者对其的蔑视。当我告诉他,我也是出身不好的时候,他会出现赵四爷一样的不屑。这是我必须面对的新的问题。

  面对并不想做研究的研究生,我采取的是跟着我做的方式,面对想做研究的研究生,我采取的指导而不替代的方式。总体效果是好的,但还是有匪夷所思的个案。文老师说哪些老师不放假,我属于一个,因为学生跟着我做,也就不放假。上海这些天太热了,学生几乎今天全部请假一周,我还是放假了,不仅仅一周,而是等上海凉快了再回来,他们宿舍没有空调,实验室有空调但是不能够留宿。不一定非要是拔尖的人才,但是一个健全心智的人,是一个宁静的人,是一个成功了可以帮助别人,失败了也知道为何失败的人。这是对我自己的期许,也是对学生的期许。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029-992845.html

上一篇:这个有代表性?
下一篇:希望研究生的课程更扎实点

15 彭真明 文克玲 王府民 武夷山 黄永义 张家峰 陈南晖 吴立 吉宗祥 农绍庄 nm2 zhangling zjzhaokeqin ykgs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07: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