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show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wnshower

博文

对老师做过的最二的事情

已有 6985 次阅读 2013-9-10 22:33 |个人分类:她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老师, 教师节

前几天把论文给老师改,因为是赶在截止日期之前的仓促之作,所以错误不少。反馈回来后才发现,我引用了导师的一篇文献,居然把题目写错了……估计老师很无语吧,一边接受“教师节快乐”的问候,一边看着学生犯这样的错。

想想以前的学生时代,犯二的事还真不少。研一的时候上公共课,有位教生态学的老师特别有活力,第一天进教室,穿一套运动服,脖子上挂个U盘,就好像体育老师挂一个口哨。而且授课风格颇文艺,第一堂课就发给我们一篇王小波的《生命科学与骗术》。当时便觉得这是一位亦师亦友的老师。之后便时常与他发邮件,讨论各种问题,科学的社会的人生的;甚至,让他帮我修改英语作文……直到他回复“你最好让你的同学帮你修改英语作文”,我才意识到自己太得寸进尺了。

研二时跑野外,在某生态站住了一阵子,认识了一位在那出差的女孩,在她的描述里,她妈妈是一位知性、上进、事业有成的单身女人。我当时便觉得这位女高知应该和我们园的某位中年单身男老师很相配(虽然她年纪比他大点,但是我想,他们是同行啊,应该很有共同语言吧),于是兴致勃勃地和那女孩商量,要为他们牵线。然后我就给那位老师发邮件了。结果可想而知,老师很生气……后来我才知道了一个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姐弟恋什么的,大多只会发生在年轻的时候。

大四的时候选修了一门“大众传播学”。当时我接触的课程基本上都是“林木育种”、“食用菌栽培”之类,忽然有机会听一位老师侃侃而谈各种社会事件、传播理论,便觉得非常惊艳。而且,那位老师很有表现力,无论是嗓音还是气质,都神似徐峥。我于是花痴兮兮地四处推销他的选修课,而且那门课是我所有课程中唯一没有逃过课的!有一次去邮局取钱,看那他在那里填单子,于是我就在一旁默默围观。直到他无意间回头,我还愣着……我好像一直都没说一句老师好。

高中时是人生的低谷,在所有老师眼里我都毫无存在感。但是高三时,学校为我们请来一位省实验的语文老师,他很喜欢我的作文,甚至我有些明显“政治不正确”的作文,他也毫不吝啬赞美。但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的同学都很讨厌他。而那个年龄的学生,很容易受集体意识的支配,为了不被孤立,不让自己显得太另类,我也会表现出很讨厌他的样子。其实,他几乎是高中阶段唯一对我有过正面评价的老师,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

初中时的班主任是一位白发老先生。我所在的是一所三类学校,班风很糟糕,有些学生在课堂上会抡起板凳向老师示威。但班主任认为我是能够看得进书的学生,所以一直没有放松对我的管教。比如,在他的经验里,大部分女生物理学得不好,他为了激励我,就让我当物理课代表;临近中考时,他让我去快班听课(但是我去了一次之后,我们班便有很多家长给他打电话要求让自己的孩子也去,而快班的老师不同意,于是后来我也就没去了)。我父母都不太喜欢和老师联络,几乎从来都没有送过东西,而他在那三年里,一直对我要求很严格……然后,我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我当然是很感激他的,但是当时并不善于表达,总想着以后会有机会的。

然而之后的许多年,我的学业、事业,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害怕他会失望(他以往的得意门生,要么考上了很好的大学,要么找了份收入很高的工作),于是一直不敢和他联系。去年,某天晚上梦见他,好像很失落、很伤心的样子,于是我打算一定要联系上他。然而,我与初中同学几乎都断了联系,在网上搜他的名字,再加上初中校名,也没有搜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他在哪,现在还好吗?应该已经有七八十岁了吧?他是不是很失望,曾经倾注了那么多心血的学生,到后来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这,大概是我对老师做过的最二的事。

 

(图片来自qq贺卡,无商业用途。)



教师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9193-723881.html

上一篇:哲学,学术界的昆曲
下一篇:作品的命运

46 曹聪 蔣勁松 赵序茅 廖晓琳 徐大彬 吕鹏辉 戎可 武夷山 吕洪波 赵斌 陆俊茜 王桂颖 翟自洋 陈学雷 丛远新 李伟钢 罗帆 赵美娣 陈小斌 张鹏举 陈小润 任胜利 边媛媛 史晓雷 贾伟 刘艳红 韩枫 徐迎晓 吴玲玲 唐凌峰 谢强 木士春 林涛 李宇斌 李璐 刘畅 张启峰 刘晓锋 文玉林 liguoshuai zzjtcm qqlisten clp286 fishman936 toudou003 mbn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8 17: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