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lky 应当重视建设生态文明!

博文

讨论哈尔滨市近期重霾污染 精选

已有 5132 次阅读 2017-11-28 09:41 |个人分类:灰霾|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哈尔滨,重霾污染,混合层,秸秆燃烧,燃煤污染| 哈尔滨, 混合层, 重霾污染, 秸秆燃烧, 燃煤污染

前些日,王晓钢网友连续发布了三篇博文(2017-11-1 哈尔滨的AQI为什么爆表)、(2017-11-3哈尔滨雾霾的祸首是什么?)、(2017-11-26数据自己会说话),质疑什么是哈市重霾污染的主凶,矛头直指当时在哈市周围大量出现的秸秆燃烧现象。根据是哈市每年10-11月阶段总会出现严重污染,程度高于冬季和春季,那时秸秆燃烧已经结束,燃煤则只有增加没有减少,因此认为,秸秆燃烧对重霾的贡献超过燃劣质煤(蒙煤)导致污染的贡献。

我认为秸秆燃烧排放污染物和燃煤排放污染物比较差得多,而且当时也是哈市进入开始供热的阶段,燃煤有大量增加。因此和博主争论,虽然感觉到秸秆燃烧污染严重,但在对重霾污染的贡献中,燃煤还是主凶。。。。。 

随后我在天气后报网站(www.tianqihoubao.com)下载了哈尔滨市从201310月底开始的空气质量监测记录,日平均值。用进入深秋(10月)到次年开春前(2月)PM2.5日平均数据作图如下。真如王晓钢博主介绍,哈市每年(2013201710月中下旬到11月上旬是重霾污染特别严重的时段(图中左侧蓝色虚线框内)。

然而,导致严重空气污染的原因,除了污染源外,还有气象原因。特别是,在区域性空气污染的困扰下,发现除了“静稳”气象条件外,还可能有“混合层”厚度薄的问题。已经介绍过,“混合层”紧贴地面,上面则有很难垂直扩散的逆温层压着,夏季可以相当厚(可达2000米以上),冬季可以相当薄,几百米,甚至不到100米。

那么问题来了:目前大城市里电厂和大型企业多建筑高烟囱,烟囱本身就可能超过200米,加上烟气出口时因为仍有垂直速度和高温(垂直浮力)可以进一步烟气抬升。那么,突破了混合层顶的高烟囱烟气,对地面的空气污染影响是否可以认为是减小了呢?它们有可能被上面的强风吹到别的地方,加重别的地方空气污染了?

混合层顶的高低有波动,又和季节相关。哈尔滨市在10月中下旬到11月上旬期间是秸秆燃烧的主要时段,又是冬季供热开始阶段,煤耗量增加。但还有一个可能原因是混合层顶高于真正冬季和春季(这只是猜想,需要气象部门监测和核实)?如果如此,则可能说明哈市这一污染时段比较冬春季更加严重的原因,但仍不能确认是否秸秆燃烧的贡献高于燃煤污染。通常秸秆燃烧会产生较多粗颗粒物,但前些日严重污染时哈市PM10浓度数据有异常,不好分析。

下面照片是蒙古国乌兰巴托市(冬季?)空气污染情况,那里只有两三家电厂和热电厂,蒙古包燃煤排气污染十分严重。但是看来高烟囱烟气没有进入该市本地空气污染。

看来是日落时分,电厂和蒙古包都在大量燃煤排放烟气。图中约三分之二高处明显有一个分界,上下风向风速不同。上层风速大,电厂烟气快速吹向图左侧(西);下层蒙古包区,烟气向图右上袅袅吹去(东偏北)。两层之间隔有一个烟雾带。蒙古包区烟气受困于薄混合层内、电厂和热电厂烟囱或者已经突出在混合层顶上,或者其烟气因为高温在抬升进入混合层上空。

加一张乌兰巴托污染照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9047-1087205.html

上一篇:京津冀近日重霾污染PM2.5化学组分分析展示了重要新信息
下一篇:评论今天科学网新闻“‘谜雾’追踪”

7 杨学祥 张学文 黄永义 赵建民 吕喆 朱晓刚 白龙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6 1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