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yany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yanyan

博文

趣谈中西医治疗带状疱疹的思维差别

已有 13191 次阅读 2013-8-11 15:19 |个人分类:医学生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带状疱疹| 带状疱疹

   

   带状疱疹的后遗神经痛是很著名的,也是一大世界难题,疼痛常缠绵难愈,甚者伴至终身。

   前儿一朋友胁肋部得了带状疱疹(俗称“缠腰火丹”),见面时,已西药内外合治了一周,没精打采,疱虽基本隐退,但甚为疼痛。我让她去药房买点地龙(即蚯蚓)、赤小豆,打粉,醋调成糊外敷。(此乃古法之变通,古法是将蚯蚓放在清水中,吐尽泥,再另置入一罐,加白糖水适量,待蚯蚓溶化分解,取渍出液涂抹疱疹,数日可愈。)

   一周后又逢,闻知疼痛已消,醋调有刺激性,她自己网上查了后,另用麻油调敷。另外,还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趣事:

   敷了药糊,终于安安稳稳睡了一夜。孰料第二天一早,疱疹全又鼓了起来!吓了一跳!赶紧拼命搽阿昔洛韦软膏,两小时一次,很快,疱疹就瘪下去了,还好……还好……但是……又开始疼了……

   晚上继续调敷药糊,嘿嘿,不疼,真爽。第二天,疱疹又鼓起来了……

   就这样反反复复又折腾了一周,终于大功告捷,人又生龙活虎起来。

   想到常见的淋巴结炎,最怕病人先跑到西医那儿吃抗生素,虽然炎症控制了,但常常淋巴结肿大消退不了,而且变得硬韧。三五天还好,一两周颇为麻烦,再长就更无能为力了。我有个同学,体质不太好,老发淋巴结炎,每次都吃的抗生素,N年过去了,满脖子的“石头”……

   还有溶血性链球菌感染引起的下肢淋巴管炎,中医讲的“流火”。有意思的是,静脉点滴抗生素一两周,血象完全恢复正常,下肢红肿热痛却常常没有什么明显改善。然后,有些西医会对病人说,去找中医吧。(这些西医真是很有良知的。最可怕的是,有一回,一个病情改善了的病人后来告诉我,幸亏他当时没听西医的话,还是来找中医了,他看的那个西医医生对他说,如果不想活了,就去找中医送命吧!无语……)

    不禁令人思考,抗生素、抗病毒的西药,究竟通过什么机理治的病?

    两个字:杀、伏。

    杀不了的伏之,和中医的“祛邪”是有很大差别的。

    反思,药糊为什么会使疱疹又鼓起来?带状疱疹的后遗神经痛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对于缠腰火丹这样常见的疾病,古代中医文献在胁痛等篇目中,几乎没有提到其遗留的胁痛?当然,孤陋寡闻,亦未可知。我是中医,仅从中医理论的角度来谈一谈我的看法。

   带状疱疹,当代的西医疗法是用抗病毒药物内外合治10-14天,在中医看来,我朋友初起时的缠腰火丹乃肝胆湿火所致(另有脾虚湿蕴等证型),当以清泻肝胆实火为要。

   我们知道,在严寒的冬天,“蛰虫周密,君子居室”;而到了酷暑的夏天,则当 “阴居以避暑”。还有,生过疥疮的人都有切身体会,热了,指缝、肘窝、腘窝等一切嘎吱缝里就开始热痒难当。那是因为疥虫也喜欢暖和的地方,冷了,它们就钻到肌肤的深处避寒,热了,方跑到肌表撒着欢玩。

   病毒也不笨吧,生灵都有求取生存的本能啊。当你在外头用药,它也会往肋间神经里钻,尽管那地方拘谨得很,活动不开来,尽管它奄奄一息,半死不活,但当大军围困、侥幸逃生的时候,真的得找一深山老林休养生息啊。

   当湿火内伏,日久湿凝成痰,火炼为瘀,“不通则痛”,经络焉有安宁之日?拖延越久,疼痛越难将息。油烟管道也是积垢越久,也越难清洗吧:)

   而地龙(蚯蚓),我们可爱的松土工程师,那可是地上的“龙”啊,钻土的力量强悍无比,在经络里通行的力道也不会差吧:) 狡猾的病毒藏进了地道,而我们的地龙,嗖嗖嗖,威猛地把敌人赶了出来。

   地龙咸寒,喜欢在避光、潮湿的土壤里生活,能解湿火之毒,配上能利水消肿、解毒排脓的赤小豆,被赶出来的敌人要是不会飞,岂不是只有乖乖呆在肌表、束手待毙的命运?

   所以,其实朋友不用阿昔洛韦软膏,老老实实整天地敷药糊也行,省得把病毒赶来赶去、一阵一阵地厮杀,把病毒搞得可怜兮兮的,呵呵。对待敌人也要仁慈啊……

   去年陪父亲去上海某著名三甲医院检查时,见神经内科摆了张招揽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病人的告示,科研的方法大致是掺有激素以麻痹神经的封闭疗法。呜呼,我可不喜欢这种雪上加霜、伤害身体的方法,但也可以理解,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嘛。

   对简易方法就能治好的病,古籍中难觅其后遗症治疗之踪迹,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唉,我不反对内服、外敷抗病毒药物,我父亲以前也是那样好的,但那样无数被后遗神经痛折磨的人,都能有缘于这个古法,该多好……    


按:博文停了一年,期间多在做小朋友的中医普及教育,口吻难免变得幼稚,望谅,呵呵。

 

[8]李铭  2013-8-11 22:36蚯蚓是松土大王,所以,死蚯蚓甚至蚯蚓灰都可以用来松经络。这个辩证实在是高明,智慧。

博主回复(2013-8-12 12:37)黄花梨、檀木、香樟等木材虽皆为断木、死木,却依旧散发着迥异的气息,有着不同的硬度和花纹;桂花虽落,气尤上行而不辱天香之名,沉香虽碾为粉末,燃之,气尤下行而解沉香之名;从琼脂上自生的绿色霉毛,变成透明的青霉素注射液;有的人死了,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或名垂青史,或遗臭万年。岂因生死而物性绝?
呵呵,谢谢李老师,原还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你倒给我提了个醒,可见中医有很多东西并不是说不清楚,而是没有好好思考研究罢了

博主回复(2013-8-11 22:42)按照您的思维,是不是被宰杀动物的死的蛋白质就不能用来补活的人?呵呵

博主回复(2013-8-11 22:40)呵呵,活吞仿佛是有点难度的吧

博主回复(2013-8-11 22:38)是取象比类,不是辩证,亲

[9]李铭  2013-8-11 22:44活吞蚯蚓难什么?还有活吞泥鳅的。对啊,应该活吞泥鳅,你看泥鳅比蚯蚓是不是强劲多了?所以,用泥鳅松经络应该更有效。这个药写在内经里没有?如果没有,就算我的发明啊。

博主回复(2013-8-12 18:03)当然,单单取象比类是不够的,还要在生活、临床中反复验证,古圣贤可不是冒失鬼。

博主回复(2013-8-12 12:52)还有用白糖来化蚯蚓是有道理的,赤小豆能部分取代白糖的作用

博主回复(2013-8-12 12:45)呵呵,这回您可就错了,泥鳅虽然也能钻泥,却喜欢待在湖泊、池塘、沟渠和水田底部富有植物碎屑的淤泥“表层”(表层的泥比较松哦,呵呵),最适水温为25-27℃,故应属温水鱼类,性甘平,所以通络的作用应当次于蚯蚓,而蚯蚓性咸寒,所以在解毒上蚯蚓也胜一筹


[30]luohuasheng  2013-8-12 20:55我估计揭开这些秘密还是需要蛋白质组学以及其他方面的学问,蚯蚓的生活环境导致其蛋白质组的构成能够适应那种阴湿环境,因而适应这些阴湿环境的这些蛋白质组就具有了特殊的功能

博主回复(2013-8-13 21:34)有意思,科学家们要都像您这样想,我们国家的中医科学化才真是有希望了,这些研究涉及到多学科的交叉,蜀道难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5825-715943.html

上一篇:[转载]优秀专利稻种被诉“造假” 种植户称损失2亿元
下一篇:白芍功效的矛盾统一之鄙见

28 武夷山 刘艳红 郑小康 张玉秀 张珑 袁海涛 李土荣 杨顺楷 孙平 刘旭霞 徐晓 王泽想 李学宽 董明 王号 刘钢 田云川 何学锋 应行仁 李延谦 郭新磊 anran123 yunmu tuner JIANHUN DXY1234 nm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2: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