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yany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yanyan

博文

对体内伏寒的反思

已有 2790 次阅读 2011-8-5 17:37 |个人分类:医学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年来,工作与情感上接连受到打击,排解不了的悲愤和对世道的绝望极大地消耗了自己的元气,意志消沉,身体困重,下肢沉踉,头疼渐渐加重,从督脉玉枕穴处的瘀滞跳痛逐渐向上扩散而成全头部的钝痛。幸而3月前同学邀入新浪微博,关注到嘉措活佛,看着看着,不禁痛哭流涕,亦释然大半。又听了复旦王雷泉、骆玉明两位教授的人文讲座,受益良多,一句“洒扫庭院也是一种生活态度”突然惊醒梦中人,想想独居的自己,根本没心思打扫房间,甚至不到饿得不行了,都想不到吃饭,吃好了也懒怠洗碗,前后判若两人,该是改变自己生活态度的时候了,一屋扫好了,才有意念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然而身体上的不适紧紧拖累着心,元气始终调动不起来,日久的脑络瘀滞使注意力非常难以集中,与以前可一目十行、记忆犹新相对照是何等的悲催。前些日子看到《上海中医药报》上由上海气功研究所登载的去茅山修道养生、练经络导引术的广告,毫不犹豫地请了四天公休,抛下一切入山修身养性。后来发现同行的都是些爷爷奶奶们,呵呵,真不好意思。

    茅山确实是个好地方,“天地氤氲,万物化醇”,到处可见鲜亮的草药,自衬也跑过不少的山水,虽不懂风水,亦可感知此处殊异。

    每日六点即起床,趁老人们量血压之际,练起几乎扔掉五年的太极拳(原先天天练,身体非常好,自从进医院实习,无处练拳后便荒废了),山间空气清新极了,站在池边的道台上,和着习习仙风推摆开合,好不惬意,可惜五年未练,下盘不稳,体力不支,不得不常常半路收功,好生狼狈,呵呵。随后和大伙一起练归元桩、循经拍打等,还有非常新鲜可口的“道家养生餐”,那么些天都几乎不带重的。

    在接受罐诊时,沿着督脉几乎一路深深的紫红,让拔罐的专家也好生诧异,询问我有无咳嗽、经前小腹痛等等。我说有过,但是我自己开药都好了,自从学中医后也比较注意,夏天家中我一个人时也从来不开空调,甚至几乎不吃冷饮,没有专家所问的关节冷痛(但是专家按风市穴时极痛),我自知舌脉也没有明显寒象,可那么重的寒气打哪儿来的呢?

    这一夜休息得早,不禁反思,想起十年前的故事,好遥远啊。

    那是刚入大学时,有一天在上铺午休,膝关节又开始酸胀难忍,让同学去阳台上看看,是不是又要下雨了,同学回报,你这关节不灵,外面晴空万里!怎么会呢?一向很准的。结果第二日进入梅雨季节,雨哗啦啦的下……

    还有第二年暑假军训的头三四天,尽管烈日高照,我却出不了一滴汗,所以也不渴,没小便,随身带的水壶尽让给同学喝了,也不饿,吃不下饭。但我知道“菜是铁,饭是钢”,那样高强度的训练,我必须把自己喂饱,就是塞也要塞下去!就这样强努着劲吃了三四天,奇迹出现了,我竟然出汗了,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阳为伏寒所遏,不得发越的症状啊……自那之后,风湿性关节病的症状也再未出现过。感谢军训!感谢那一丸蒸散我体内寒气的红日!!

    寒气……寒气……寒气是从哪儿来的?!

    初中!约摸初一、初二的样子,那会儿空调刚上市,人们头脑中还没有搁到26摄氏度防病的概念。尤其是夜间,为了拉开室内外温差,保障空调正常运转,一般调在20~22摄氏度左右。那时,我睡在地板的竹席上,父母的床边,就裹了一层毛巾毯,第二日醒来如身在冰窖,鼻粘膜异常干燥。父母的皮肤都非常好,我一直以为自己小腿的毛囊角化病是因初中时染上疥疮,为防死灰复燃,燥热的硫磺膏使用过久所致,因为每每出汗或外用蛇油膏、30%尿素霜以滋润时,都能得到缓解,尤其小腿因活动汗多时,皮肤滑润,可如常人。现在想想都是积寒所致啊,正是因为阳遏,失于温运,气血不得滋养肌肤,而致处于阴位的小腿皮肤干燥,毛孔角化。我的小腿静脉回流功能不太好,恐怕也与受寒、阳升不及难脱干系。还有自高中起的头痛,活动或日晒后,血流阻于玉枕穴不得上通而发的搏动性跳痛。近有去年冬至,看书至深夜,不慎小腹感寒,幸甚当夜曾扫荡下一包剩余的三七粉,第二日凌晨两点多,小腹如绞,血流攻冲而痛,直至五点多,终于血脉攻通而痛止。这难道不是外寒内寒相引所凝结的瘀滞吗?呵呵,幸哉!祸福相依……

    昨儿茅山归来,地铁里,一个娇弱的男童向妈妈伸开双臂:“妈妈,我冷……”多么稚嫩的声音,多么幼小单薄的身体,而车厢里已是我等久经风霜的“皮厚者”耐受的凉爽。

    生活中小小的一点不注意,却酿成如此后患,星火燎原,焉可不慎?正所谓:“先天之强者不可恃,恃则并失其强矣;后天之弱者当知慎,慎则人能胜天矣!”

    今晨,惯性早起,去苏州河边打了两遍太极,玉枕穴处又感久违的冲跳痛,出现可解之机,不若之前的钝痛麻木,诸方难解,无丝毫起色。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病,同样的药,有的人一周可解,有的人迁延数月而未尽,与自身的元气是否充分调动真是有极大的关系。

    修道并重拾太极后,身体轻了许多,今晨还看了一会儿书,笃笃定定上班。

    重新端正自己的生活态度,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壮志尚未酬,“多念则志散”。不要再做那种,咳嗽都已基本治好稳定了,却因想到痛心处,顿时大声呕咳不止、迁延难愈,伤害自己的傻事了。这世上人们的良知及责任心不是靠个人的怒号所能挽救的,且“多怒则百脉不定”,可堪寄托希望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万般皆放下,但内求于心,修身养性,仰望星空,体味先贤智慧的火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5825-472220.html


下一篇:"权威"

4 张玉秀 徐耀 王号 吴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0 1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