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unrun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博文

润润流浪记之计划不如变化 精选

已有 5808 次阅读 2016-8-25 14:37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今年在外转了二十来天,前十天在折腾,后十天基本在养病,本打算跑遍云南,奈何雨水太多,我是奔着蓝天白云去的,见不得太多的雨,只能打退堂鼓,最后又跑四川去了。

昆明

从广州坐Z211到昆明,正常情况下,车程接近17个小时,感觉蛮快的,火车到昆明前两三个小时会经过石林,远看甚是壮观,瞄几眼,看过也就够了。快到昆明的时候感觉火车一直在钻山洞,快到站了还要临时停车,停停停,自己不禁要问还要临时停多少次?

到了昆明,洗漱完毕后就到外面穿街过巷找吃的,那家辣辣小吃豆花米线还行,很多人吃,就是位置不好找,这边的菜市场卖的东西是以公斤为单位,我们家那边一般是以斤为单位,弄得我有点不习惯。自己的语言能力差,买东西的时候压根听不懂别人说的是啥,总感觉被坑,一脸懵!

第二天中午在圆通寺吃了顿斋饭(汤捞饭),正好那天是初一,老妈为此还夸了我几句,大概就是真乖啊,初一会去寺庙,其实我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寺庙里看看,我没看黄历,那天去寺庙是碰巧的;好不容易找到大德寺双塔,进去后发现那地方几已荒废,有种颓废的感觉,不知咋回事双塔被围起来了(走在昆明路上看到很多塔都围起来了,是要进行维护吗);云南大学的景色一般,主要是那天的天空欠缺了点蓝色,云南师大倒还可以,可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荷花池里竟然木有一朵荷花?!!

圆通寺




大德寺双塔

云大钟楼



一朵花都木有


住在昆明倾城国际青年旅社的混住间,那真叫快活啊,有个在广东念书的小伙子说我不像大学生像高中生,我笑疯了。寝室还来了个外国人,帅到没盆友,中文说得挺溜滴,小帅锅开玩笑说晚上睡觉习惯裸睡,我只能色色地跟他说,我不介意他裸睡,我挺愿意把他看光光的,哈哈,可惜人家是逗我的,小帅锅还说了他们很多外国人为什么上厕所不习惯蹲的原因,我们几个听了后都觉得好不可思议哦。

来自塞尔维亚的小帅锅

那天晚上9点前宿舍除了我以外清一色都是男滴,我还跟大家开玩笑说看来我今晚得把自己当爷们才行,后来又来了一个小盆友,第一感觉是个男生,一说话才发现是个小女生,好尴尬哦。寝室一帮95、96、98出生的孩子,我这90的混在他们中间感觉自己好老,有个小屁孩还管我叫“阿姨”,崩溃了。

逗逼弟弟们

在昆明呆了两天,老天爷总阴着张脸,我很郁闷,传说中的蓝天白云跑哪去了,临走前查了一下天气预报,感觉肯定是自己人品有问题,要走了才放晴,那时的自己看见那天气预报就没有呆下去的动力了,当时忍不住在心里想:若是未来三天在大理都下雨,朕就不在云南混了,露个笑脸有那么困难么?!!!看来要重新计划路线才行。



大理

清晨的大理,不光冷,还下雨!到哪都有雨水迎接我,雨神不用这么热情吧!!!去大理看雨,真是幸福得不行不行了,凌晨五点到大理,出站前看到外面滂沱大雨,只能在里面呆着,七点左右往外走,出站前穿的是短袖,出站后成北极熊了,朋友都问我去哪了,这身穿着打扮甚是夸张,我也不想酱紫滴,冷啊,我能肿么办?背着包包爬上高原明珠,俯瞰大理城,再走去洱海公园,登顶,俯瞰洱海,八百度近视的我只想问洱海在哪里?我咋看不到?


穿那么多怪我喽

高原明珠




俯瞰洱海

本想沿着洱海走十四公里到住的地方,奈何下着雨,背着重重的包走那么远着实不方便,只能放弃了。后来走到车站想坐车到青旅,阴差阳错上了去火车站的车,心里想着事,越想越伤森,看着天气预报更是伤森,忍不住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回昆明的火车票,正好有票,订票,取票,进站,预定房间,坐火车回昆明,我在大理只呆了短短五个小时就走了,实乃任性。

只能跟自己说一切随缘,在折腾中成长!

如果当初,我能留下来静赏云南的雨,等待蓝天白云,那将会是不一样的故事,可惜,我不愿意等待,我没有那份闲情去等待,想想我跟云南确实没缘分,一走哪都放晴!成都成都,兜兜转转还是回到成都。


理塘

从成都坐车到康定,在康定呆了一晚,特意去了去年去过的那家小食店吃了一碗排骨米粉,二两锅贴,那个歪脖子姐姐还在,我还记得她,她却把我忘了。从康定到理塘,等到的终于不是雨了,告诉自己这是好兆头,原来,更坑的还在后头!

在路上

在理塘住了两宿,两天都停过电,第一天停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白天没电,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终于来电了,电啊点,来之不易啊。

理塘民风淳朴,走在路上,藏民会主动向您打招呼,一句扎西德勒就能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相比其地方,自己感觉理塘的人更为友善。

理塘的长青春科尔寺中心大殿尚在重建中,印象中好多寺院都在大兴土木,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件好事。路上碰到喇嘛很热情地问我是哪里人,从哪过来的?寺庙可以随便参观,好好看看。还有小喇嘛用英语对我说"Welcome to LiTang",甚是欢乐。

寺里的喇嘛很是热情友善,看见我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就主动跟我说里面可以参观,还可以上楼参观,临走前碰到一位喇嘛,我问师傅有没有写着长青春科尔寺的牌坊,师傅说了句,我们这不收费,没必要整那样的,挺好。


到理塘,本来想去格聂雪山看看,听到从那回来的小伙伴说那几天有雨水,路都是坑坑洼洼的,走得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就不愿去了,有缘再去瞅瞅吧。本想继续往前走,去巴塘,再到芒康看盐井,可惜芒康那边有路段塌方了,看新闻说大量游人滞留巴塘,我就不凑那热闹了,果断往回走,跑色达去看阿妈。

重返色达

今年进入色达都要查身份证了,司机大叔说,中国人没问题,外国人和港澳台的貌似不能进去佛学院和天葬区域。每次去色达都感觉自己好落魄,去年如此,今年也一样。

早上从理塘赶去甘孜,下午又从甘孜赶去色达,本来在县城住就不用多走路,自己非得背着包包说要在佛学院里住,走在路上,有个大叔看着我着实可怜,问我要去哪,开着摩托车捎我一程,好不容易凭着记忆找到去年住过的招待所,悲催地发现已经木有床位了,本想再不济也能在阿妈家的小红房里借助一晚,奈何自己没记性,忘了小红房的具体位置了,只背着包包在佛学院里乱转,后来进佛堂听了一会课,出来的时候穿着鞋子走在地毯上,汉人觉姆说了句“居士,这地毯好贵的,不能穿鞋子踩”,糊里糊涂的我只能不住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着走着感觉有点高反了,又热又累,真是自己折腾自己,那天晚上差点就要在坛城那坐一宿了。感谢在佛学院路上遇到的几个小伙伴,跟着他们回到县城,找到住的地方。

第二天中午终于在佛学院见到阿妈了,还是那么的亲切友善,阿妈说让我住在她家不要回县城了,还送了我一本经书,让我好好读,下次再去色达的时候就要读给她听。我不懂藏语,阿妈不懂汉语,我俩沟通完全只能靠他的儿子,我也想学藏语,感觉真的不好学耶。阿妈说前一天看到一车汉人在佛学院下车,她以为里面会有我,我问阿妈为什么感觉我会来了佛学院呢,她说算算时间跟去年差不多。那天晚上,我确实到佛学院了,只是无缘跟阿妈相见罢了。

色达这天,要么把我晒成猪头,要么把我冻成狗!为了拍小红房,爬到半山坡,往下俯瞰,拍了个全景,静静坐在山坡上,不一会就感觉嗖嗖地冷,再过一会一片乌云迎头盖面,打雷了,准备下雨了,果断撤退,还没走几分钟就又是刮风又是下雨,噼里啪啦,打在脸上感觉有点疼,原来是雨夹雪,这天气真是够极端的。







一号早上起来后有点咳嗽,鼻子不舒服,本来当天想拼车去丹巴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拼车司机都找不到,只能再呆一天,准备第二天坐车回成都养病。买完票回住的地方才发现停电了,看了会书,又睡了一会,忍不住还是想往外走走,下午从县城走去东嘎寺,一路看着那蓝天白云绿草地感觉很舒服,就是晒了点,走到帐篷牧区那,我趴在草地上拍花,一抬头发现一大叔站在我前面看着我,惊呼了一声,吓死我了,大叔笑着说帐篷那边的花更大更好,我可以自己走过去那边拍,然后大叔就回去继续干活了,傍晚又从东嘎寺那走回来,双腿那叫一个累,走到最后感觉腿都抬不起来了。其实在路上有碰到热心的人问需不需要坐车,不过都被我一一拒绝了。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发现还没来电,不禁感慨,自己真是丑得没人有,之前到哪哪都下雨,现在住哪哪都停电。断断续续来了两三次电,每次持续时间都很短,到十点多的时候又来电了,我开心地拿着换洗衣物去洗澡澡,衣服还没脱就又停电了,仗着自己拿了个小手电,果断继续洗下去,洗了一半发现没摘眼镜就把眼镜取下来放在裤子上,哪知道没放好,眼镜掉下来了,正好掉到厕所坑里,还摔断了一条“腿,”我真是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不捡,我八百度近视没了眼镜干啥都不方便,捡,又~~,最后还是用酒精消毒,将就着戴,撑着回到成都后再配一副眼镜。那时,我想肯定是自己在佛学院转经的时候不够虔诚,所以才会这样的!

色达,有些僧舍要拆了,红房子有一部分已经变成黄房子了。若是每年能来一次,看看阿妈,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谢谢阿妈还记得我这个小屁孩!

色达,明年再见!

茶卡盐湖

从成都来往西宁的火车由于暴雨误点了两个小时,真后悔去火车站前没上12306查查列车误点信息,那样就不用傻呆呆地等了。坐了25个小时,总算到西宁了还久没坐过那么久的硬座,屁股都坐疼了,习惯了卧铺再去坐硬座,真的很难受。

到了西宁买好了第二天往返茶卡的火车票,来回八个小时的车程,也还可以接受。茶卡盐湖,大家都是成双成对地去,简直就是虐单身狗的地方,一个人去只有帮人拍照的份!没有看到我想要的蓝天白云,有点失落!只想说,眼睛看到的风景不如照片上看到的好看!








归程

在武汉呆了半天,从火车站出来背着包包走了一公里左右,热得不行,夏天果然去不得武汉,这太阳会把我烤熟的。第二天早上临走前才发现自己改签了趟晚点王列车!想坐高铁回去,可我已经取票了,退票不方便,想想,还是乖乖坐这趟火车吧。Z137这趟从乌鲁木齐开回广州的火,本来晚上九点多能到,我到晚上十一点多还木有下车!在火车上盼啊盼,等到十一点四十二分的时候终于能下车了,背着包包出站,奔跑,赶末班地铁,真是一气呵成,跑到腿发软!因为没系皮带,自己又瘦了一点点,裤子老往下掉,边跑还要边提裤子,好尴尬!庆幸最终赶上倒数第二趟的地铁,也算是没白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2248-99861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教学随笔

42 朱晓刚 赵建民 武夷山 周健 张珑 曾泳春 袁海涛 姬扬 杨正瓴 李土荣 戴德昌 文克玲 白龙亮 任胜利 黄永义 徐晓 黄仁勇 赵美娣 印大中 鲍海飞 李学宽 李泳 王桂颖 李志俊 余皓 郭向云 刘全慧 徐长庆 苏德辰 黄秀清 王华民 蒋德明 朱朝东 zhouwangpu xiaobaobao888 fumingxu xlianggg dulizhi95 anran123 zhoutong tuner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04: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