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unrun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博文

冬日拉萨 精选

已有 4516 次阅读 2017-5-12 09:5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冬日拉萨

    这个冬天,去拉萨并不是我最初的选择,我最想去的地方其实是东北,我想去看雪,我渴望在雪地上撒野、打滚,可惜,从广东到东北的火车票实在难买,灰机票我又舍不得买,最后只能放弃,转而投奔拉萨去也。我估摸着,像我这样大冬天跑拉萨去的人应该不多,人少,清净,适合我,正好我还没见识过拉萨的冬天,想想晒晒太阳,顺便观赏观赏雪景还是很爽的嘛,那就拉萨拉萨拉萨吧……

    火车上,真正去拉萨的人确实不多,更多的人是回老家西安、兰州等地过年的,可那些站的票并不好买,他们只能选择多掏钱买到终点站的票,然后在中途下车。

    广州到拉萨的车程接近54个小时,要在车上睡两宿才到,我对那些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的人表示无比佩服,我反正是坐不了那么久,在火车上坐三十几个小时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第一宿,睡在我下铺的是一位大叔,鼾声如雷,那一宿,我只能枕着他的鼾声入睡……

    火车行驶到西宁,大伙跑到对面换了辆供养的火车又继续轰隆前行,我的状态还行,那时天真的以为自己暑假才去过高原,这次应该不会高反了。可惜,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吃了点饼干,脑袋就开始涨涨的,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咋整都是难受,我知道,我还是高反了……


    小火车也相当给力,准点到达,好不容易终于熬到拉萨的我,除了有点头晕外,感觉一切都是美好的,拼命吸了几口空气,舒服。冬天的公交车上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除了我一个汉人以外没有几个藏民,跟夏天人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下了公交,背着重重的包绕过九曲十八弯,总算到达住处,所选的青旅(由于是淡季)价格相当便宜,且热水充足,虽是如此,但有两点毛病,其一是网速奇慢,其二是床的质量不行,我睡的上铺,稍微动一动整张床都会晃,那一宿,由于高反,我头疼得厉害,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甚是难受,可怜睡我下铺那姑娘,第二天还要坐四十几个小时火车回家,整宿都处于睡着-被晃醒-睡着-被晃醒的状态中,我也不想这样的,只能在她临走前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

    在拉萨的头几天,食欲不振,体重明显下降,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某天傍晚去吃了碗兰州拉面,把菜和汤喝了,面基本没吃,感觉再硬撑着吃下去可能就要吐了。那几天最想吃的就是水果,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吃到甘甜多汁的水果,可惜,我买到的水果都达不到我想要的甜度,只能随便吃点保持体力。

    15年夏,曾经花了180一大早去羊湖看雨,心疼得差点没哭出来,这次来拉萨,怎么滴我也要再去看一次,选了个下午团,忍着轻微的头疼再一次奔向羊湖。

    在车里第一次看到蓝天下的羊湖,除了兴奋还是兴奋,跑出车外,直接被冷风打懵了,哭号着好冷好冷。冬天的羊湖,不光冷,风沙还大,我的三脚架倒了好几遍,机智如我,最后捡了块大石头压着架子,可惜,石头终究敌不过风沙,一阵狂风刮来,不光架子倒了,沙子还糊我一脸,眼睛不幸中了两粒,睡了一宿第二天才没事。


    去拉萨两次了,一直没去过纳木错,这次趁着人少,终于决定去一睹它的真容。临出发前一宿,问了一下去过的人,那边天气如何,冷不冷,反映说如果不刮风还行,若是刮风的话穿三条裤子都冷,要戴好帽子戴好口罩,注意保暖,全副武装才行,为此我特意查看了天气预报,零下十五度,我选择把全部保暖的衣服都穿上……

    清晨六点,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从住处出发,绕着布达拉宫转了半圈,遇到一群早起的转经人,还有三两磕长头的藏人。到了白塔边上,找到开车师傅,师傅说我是第一名,可以坐前面,我喜欢坐前面,前面能看到两边的风景。由于一大早人还处于懵懂状态,上车没多久就犯困,止不住地打哈欠,心疼开车的大叔,每天都要那么早就爬起来开车送游客去纳木错。九点多,太阳出来了,看到第一缕阳光照在雪山上,人立马就清醒了。没过多久师傅就停车让我们去嘘嘘,虽知道车外寒风刺骨,可还是忍不住拿着手机去拍照,傻傻的我戴着半指手套就敢拿着手机对着雪山一顿咔嚓,狂风吹来,感觉手指和耳朵都不是自己的了。冬天的纳木错,湖面结了厚厚的冰,踩在那不规则的冰上,一不留神就会摔倒,我去的时候运气很好,居然没有一丝风,中午的阳光打在身上,热得我只能不停脱衣服,甚至不惧强烈的紫外线,一骨碌把帽子、口罩、围脖全部摘掉。冰踩够了,造型摆完了,照也拍完了,走人喽,回程时问起纳木错结冰的事,司机大叔好像是这样对我说的,等到藏历新年的时候冰就会化掉。


    在拉萨,住青旅的同志们大多是十点十一点才起床,我天天三四点就醒,不禁感叹自己是不是老了。从一个青旅搬到另一个青旅,第二张床,我好不容易才睡出感情,再也不想挪到别的窝瞎折腾去了。

    在拉萨天天溜达、晒太阳、发呆,某天下午无意中让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在大昭寺附近有个少年宫,很多小孩在那里练习写藏文,他们写的那种藏文我不认识,我认识的那种那老师好像说是乌金文,我有点糊涂了。看着小孩们在认真写字,我也忍不住上去凑一下热闹,在一帮热心孩子的指导下,写几个玩玩,诚然,稍微写得丑了一点。



    除夕一大早跑观景台观日,八点多就已聚集了不少看日出的人,大家都想占据有利位置。吃着冷风,颤抖着身体,不断搓手取暖,听着音乐等待日出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体验。这天天气不好,可能会见不到太阳公公,大家都带着遗憾慢慢离开观景台,我倒是不死心,仍然要等到太阳出来,不知过了多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算照在布宫上了,过程虽然辛苦漫长,但这样的等待还是值得的。下午想去扎希寺转转,跟着地图饶了一圈,就是找不到入口,问人也表示不知道,不禁感叹,扎希寺啊扎希寺,你在哪里啊?大家只知道有个扎基寺,不知道有你啊。当天晚上独自在外吃了顿饭,青旅倒是有搞跨年活动,吃饭玩游戏看春晚之类的,可我不喜欢热闹,热闹是属于别人的,我只想清净点,一个人躺着发呆。


    初一下了一场小雪,每天中午我都会出门,独独这一天的这个时候还躺在床上不愿起来,窗帘被拉起来了,我不知外面原来下着雪,想在拉萨看雪这个美好愿望算是彻底落空了。

    从拉萨坐火车回广州要55个小时,咬了咬牙,还是买了张回程的机票,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个人坐飞机,总怕出点啥岔子,还好,过程是顺利的。

    转机,到了西安,看着机场外灰蒙蒙的天空,我又开始想念西藏的蓝天白云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2248-1054497.html

上一篇:广东的牡丹
下一篇:一个自闭症小孩的努力和进步(2)

30 吕洪波 朱晓刚 郭向云 赵凤光 杨正瓴 王善勇 冯大诚 周健 王从彦 张叔勇 康建 张鹏举 李学宽 刘拴宝 黄永义 蒋力 李本先 蒋继平 皮江 徐长庆 苏德辰 戎可 柳林涛 林耕 zhouwangpu anran123 xlsd biofans guhanxian ychengwe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16 2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