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li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dliu

博文

永远之科大许书记

已有 472 次阅读 2018-5-16 17:02 |个人分类:我说科大|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永远之科大许书记

        昨日,吾校举行换届大会,书记许武卸职,舒歌群接之。台上六人,许、舒外,校长包信和主持,中组部刘厚盛、中科院白春礼、安徽省信长星,各各发言。待许武致辞,掌声经久不息,时五月十五日午后五时也。许武来科大,近十五年,以书记领科大凡十年,吾校发展快速,其功必不能掩矣。余以系主任、执行院长与书记相交十年,许武书记待之甚宽,如友兄若兄。值兄功成致仕之际,余不知何言,且以一年叙一事,以表敬意。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许兄以常务副书记初来,座谈理学院。时余长近代物理系数年,忧颇甚。余以为空降者,最忌筱忽而去,遂诘曰:君家不随行,可久乎?许兄略惊,复曰:愿久。许兄一诺,以校为家十五年,诚然金诺也。

        二零零四年,余主持国家安全重大基础研究课题,此民口高校首例也。成事不易,许兄鼎力支持之,每关键节点必至,有要会,无论在京在肥,常全程与之。项目需建微波暗室,高且阔,寻地若无解,余苦久而诉之。许兄曰,何不择地自建之。不一年,等离子体目标特性微波暗室成,此项目成功之关键也。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吾系与高能所,建“核探测技术与核电子学”联合实验室,此所系结合最实处,许兄推而恒之,每折冲之处必竭力。不数年,成国家重点实验室。

        二零零六年,国家核能工程发展态势甚猛。吾系乃建校首系,与核工渊源颇深,校长令余长考。余甚踌躇,盖吾系重物理久矣,工程者实非吾人之长也。一日在京,与许兄谈困惑,复曰:权且慎之。余遂缓缓以图将来。许兄常戏余曰:吾校眼中无校领导者,以君为最。

        二零零七年,等离子体物理实验室,与吾系相分离,孤悬北区久矣,研究环境甚不宜。二年前学校恢复东区图书馆,许兄令非线性等离子体物理实验室迁出。余以大局,无二言,一周搬空,重回北区蜗居。然吾人之窘,许兄了然于胸,待东区器材处楼空出,遂允余等再回东区,此等离子体物理学科与吾系最团圆相近之时也。

        二零零八年,建校五十年校庆,许兄协助郭公,总结科大文化精神,甚当甚笃。余邀李政道先生题系名,立首任系主任赵忠尧先生之塑像,以为校庆添彩。许兄极赞之,凡经费所需,皆期许筹措。七月六日,行塑像揭幕礼,嘉宾云集,真济济一堂,余默默甚乐,许兄亦侧立而大喜也。九月二十五日,许兄与建国兄,接长吾校。余以“武侯”戏之,曰天时、地利皆不畅,唯求人和矣。

        二零零九年,理学院数学系析出,新立物理学院。武侯二兄,以余率而执着可用,命余首任执行院长。事前,许兄亲至吾处,直询曰:肯就否?余复可。再曰何人以配?余复之。许兄曰:吾仅及人事,主政之计划请与校长谋之。遂别,前后不过半时耳。斯年,物理学院新设光学与光学工程、天文学二系,并物理实验教学中心。建制调整之事,不免有异音,每及,许兄总庇之。物理学院初五年,颇有建树,起步谐和果敢,诸事之要也。

        二零一零年,近代物理系成立“粒子物理与技术中心”。一月八日,行揭牌仪式,余与许兄皆与之。余言此中心者,乃吾人越三十年学科发展积累,水到渠成之物也;目标者,国际中心也,学院、学校之示范也。许兄即兴曰:“万东此言,吾所闻者彼水平最高之言也,吾将言者皆彼言之发挥矣。中心实,主任政国更实,学校资源投入放心之所也。”余鼓掌以愿资源,许兄又戏曰:“掌之响者,吾之压力也。”

        二零一一年,学校人才之年。十二月五日,校人才会议,许兄会后总结,富哲理,初显大家风范。畅言曰:“人才关切四要素者,个体成长、工作自主、业务成就、金钱财富也。科大四有其三,兼无潜规则,人才自尊自由之佳地也。”

        二零一二年,“核探测与核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获批,此吾校火灾之外第二国重,所系结合最光彩之处,亦许兄与余长期关注努力之地也。三月十二日,行揭牌礼,许兄亲与之。余言“六年三进阶,轻取国家重点”,并叙艰难之处。许兄言,此所系结合成立基地成功之版样,开科大基地发展新路也。诚哉斯言,吾校所系结合实验室,嗣后若雨后春笋也。

        二零一三年,教育部学科评估,物理学科首次与南大、北大并列第一,吾院考核曰优秀,许兄甚乐。教育部推行“试点学院”三年,虎头蛇尾,余不乐虚应,至教育部中层不乐,声言将罚吾校。余以为其责当担,递辞职之书,许兄坚不受,余诚言再三。许兄曰:若允,何以外言耶?余遂息之。余邀相关研究大所,联合设立英才班,应者纷纷,数年共建八班,物理天文校所联合育才之布局,遂完备之,许兄大赞。

        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学校换届,许兄连任之,续武侯之制。余以为院长之职届满,物理学院颇正轨,年轻人才已成,不乐留之。许兄不以为是,数作鼓励之言,余去意甚坚,许兄遂罢,颇有惜意。年终教代会大会质询环节,许兄颇动情,以科大花园为例,叙为政之艰难。余高言曰“许兄勿哭”,许兄复:“吾乃东北爷们!”

        二零一五年,“科大一环”装置建成,成科大校园新亮点。许兄颇挂念,常晨昏之际自巡之。四月四日晨,余陪同巡视,许兄倍感大科学工程之魅,自言曰:“同步辐射、科大一环、火灾、风洞,西区可建大科学装置群矣”,余赞之。后“科大一环”得媒体眷顾,余博文感言“成名一日,成事十年”,许兄亦赞之。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习总视察吾校一天,许兄前后伴之。考察吾系,安排教师代表会面,许兄一一介绍,余幸列其中矣。许兄常言:“吾校者,新中国创办最成功之校也,中央重视,发展迅速之基础也,今正得势之时也,吾人宜珍惜之。”诚哉斯言!

        二零一七年,校长三年易三人,许兄维持甚难。四月八日,包信和校长就任,余博文以新郎代许兄,戏言曰:“夜有梦,老家大户迎娶之喜。新郎正壮年,今三娶。先前二妇贤且惠,孝翁姑,睦邻众,生活红红如炽,人皆曰佳配也。不想突生异情,中途离去。正无奈顾盼之时,忽然邻村佳人,以强媒硬保,款款而来之。虽无选择之妙,毕竟门当户对,亦旧日有情之人也,新郎知之,不免手舞足蹈矣。”“新郎意气风发,朗声曰,某虽不才,屡得佳人,何幸哉?且谢天谢地谢媒妁,更谢族长邻家,定当内和外睦,进取不稍停也。言毕曰,礼成。余等哄堂而笑,遂散之。梦醒。”

        二零一八年,年近花甲,余常作五七言,评诸友之照之议论,许兄偶有点赞。罗毅兄近日数感叹,余复曰:“昨日醉去今日醒,原来岁月酿醇情。武郎功成求自隐,依然校园最暖人”,实夸许兄之辞也。

        此十五年余与许兄交往之要也。一言以诉之,许武者,永远之科大许书记也。桐城若溪纪,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于科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95906-1114300.html

上一篇:题金龙兄花谱三首
下一篇:复并趣议罗毅兄下四首

4 武夷山 吕建华 严鹏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21 1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