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俊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junping 物理化学博士/科普研究者/探索/理性/开放

博文

关于白炽灯的记忆 精选

已有 4817 次阅读 2011-11-4 23:21 |个人分类:长河之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白炽灯,记忆,节能灯,,发改委| 记忆, 发改委, 节能灯, 白炽灯

关于白炽灯的记忆

    浏览新闻的时候,注意到新华网的一则消息,(http://news.xinhuanet.com/energy/2011-11/04/c_122237803.htm)我国从明年101日起,普通照明的白炽灯将按照功率大小分阶段逐步禁止进口和销售。这是国家发改委在今天(114)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也就是说,白炽灯快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在这一刻,说不上是留恋,因为社会和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推进的。但是,我脑海中,与白炽灯相关的记忆却泉涌而出。

白炽灯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记得在读小学三年级前,家里的灯都是白炽灯,后来用上了长条的荧光灯。白炽灯的灯光带有微红色,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温暖的感觉,有点像小学课文冰心老人的《小橘灯》所描绘的那样。至于为什么是这种颜色,这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其中的科学原理。白炽灯依靠的是钨丝加热到高温放出光来,因此与红色的火焰有着某种相似性,也正因为热的产生导致的能源浪费,让它们最终走到今天这“寿终正寝”的境地。那时候,我还注意到了白炽灯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妈妈曾经给我织过的一件毛衣,这件毛衣在白天或在荧光灯下是深绿色的,但是在白炽灯下却显现成紫红的色彩。这种魔术般的变化让小时候的我好一阵子兴奋。

    家里用白炽灯的时候,经常会发生灯泡“烧掉”的现象。我们说的“烧掉”就是说白炽灯不亮了,坏掉了。这时候,家里的大人把灯泡取下来,但是他们并不会马上就把灯泡扔掉,因为还有让它“复活”的机会。爸爸这时候把灯泡拿在手里晃来晃去,有的时候,他会高兴地喊,“好了”。原来,白炽灯“烧掉”的时候,也就是灯泡中的钨丝断了。钨丝虽然断了,但是当把它重新晃到原来的支架上时,虽然不是很稳定,但是只要接触上,还是可以亮起来的。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这样使用也不知道是否存在危险,反正我们幸运地没有碰到过。

    与“白炽灯”有关的记忆,还有这个“炽”字的发音。曾经,念过白字,以为是与“只”的发音类似。后来,也算高考语文卷的前几道题目有功吧,在用题海战术训练的时候,总算把这个“炽”(Chi, 四声)念对了。

      后来就到了荧光灯使用的年代。我记得,荧光灯需要用一个叫“启辉器”的电子物件。之所以对它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时候拉了灯的开关拉线,荧光灯通常要“啪啪”的发响和“眨眼”好几下才能够亮起来,这个费劲的过程,就是启辉器的工作过程。如果灯不亮了,要么换灯管,要么换启辉器。使用荧光灯,物品的自然颜色能够比较真实呈现,这是它最大的好处。但在冬天,这灯光就会让人有冰冷的感觉。这还是小事,最要命的是,荧光本身不太稳定,灯光有微弱“晃动”,让人眼睛颇感吃力。这对于当时学业压力大的中小生来说是多么糟糕的事情。

    继荧光灯之后,便出现了“节能灯”了。灯的模样很怪,细细的灯管弯曲地盘卷着。后来也出现了圆形的节能灯了,如菲利普的灯泡。自从提倡“节约能源资源”以来,每次在全国科普日活动期间,就可看到免费给居民发放一定数量节能灯的活动了。节能灯消耗的电能大部分用来发光,不像白炽灯把大量的电能浪费在热上面,因而节约了能源。如果节能灯没有采用汞,而是使用一种“LED”(发光二极管)的元件,光线的稳定性也比较高,对眼睛有好处,发出的热量也更少。我想起了大自然中一种很高效率的能量转化为光的昆虫(可达90%),萤火虫!这种充满诗意的小生命,它高转化的特异功能让人好生羡慕。

节能灯图片来源网络

    别光说好的,不可避免的是,节能灯也有它不好的一面。我曾经在一次与技术研发人员的交流中,说到了废旧节能灯的处理上的问题。废旧节能灯带来环境的污染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需要技术攻关。

    在白炽灯即将走下历史舞台的时候,我想起了过往的日子,想起了那远去的一幕幕生活画面。面向未来,我还在继续创造属于我的平凡日子。

 

 附: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逐步禁止进口和销售普通照明白炽灯的公告》,明确中国逐步淘汰白炽灯路线图分为五个阶段:

20111112012930日为过渡期;

2012101起禁止进口和销售100瓦及以上普通照明白炽灯;

2014101起禁止进口和销售60瓦及以上普通照明白炽灯;

20151012016930日为中期评估期;

2016101起禁止进口和销售15瓦及以上普通照明白炽灯,或视中期评估结果进行调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9823-504679.html

上一篇:外行看热闹:有趣的馒头科学研究
下一篇:早市随想(3):令人纠结的塑料袋

14 罗汉江 丁甜 许培扬 赵凤光 罗帆 刘用生 刘玉仙 王庆林 吴吉良 肖重发 黄晓磊 杨月琴 杨秀海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9 01: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