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植物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ilu49

博文

[转载]杭州为什么这样热?

已有 3157 次阅读 2013-7-28 08:48 |个人分类:自我科普|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杭州| 杭州 |文章来源:转载

气象推手:副高、风向和台风

  为什么今年杭州这么热,热得这么久?
  省气象台高级工程师毛燕军分析,今年副高特别稳定,因为华北雨带很强很稳定,副高几乎无法北抬,只好长期缩在长江中下游一带。
  要知道,副高控制的区域,盛行下沉气流,有利于晴朗升温,还会顺手把海上的水汽输送到陆地,湿度加大,人体体感温度就直线飙升了。
  另一方面,目前,今年台风的活动位置偏南,基本集中在福建广东一带,对浙北几乎没什么影响。
  此外,这会儿,杭州吹的多是西南风或偏南风,这种风向的风,都是干热的风,如果吹的是偏东风,就会好很多,因为偏东风水汽含量多,有利于蒸发,散热也就散得多了。
  还有一个影响是,今年出梅特别早,一出梅就高温,所以大家才会觉得,怎么热了这么久。

城市推手:热岛效应
  其实,气象原因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们所处的这个城市。
  杭州的热岛效应,越来越明显。
  国家气候中心所的数据显示,从1951年到2001年,中国年平均气温整体上升趋势非常明显,平均气温上升了约1.1℃。
  近年来,极端高温事件也呈现出范围扩大、频次增加的趋势,城市首当其冲,热岛效应只升不降。
  城市热岛效应是指城市中的气温明显高于外围郊区的现象,杭州热岛高值区和郊区的地面温差可达8℃-10℃,到8月份,这个差值更大。
  中国天气网首席气象专家李小泉说,热岛效应是自然气候变化叠加人类活动干预的共同结果。
  从大的范围看,受到洋流变化等的影响,全球气候变暖是总体趋势。
  从小的区域环境看,人为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则更为明显,这才是主要原因。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聚集、建筑物增多、交通压力增加、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以及人为热源增多等,影响日益加剧,导致了明显的城市热岛效应。同一个地区,城里的温度比起郊区能高出3-5℃,正是人类活动影响气温环境的有力佐证。
  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预测,未来全球变暖的趋势还将持续,高温热浪已成为最严重的气象灾害之一。

杭州为什么越来越热?
  杭州屡屡闯进全国高温前10名,和“人间天堂”的温婉调调,太不吻合了。
  毛燕军分析说,这些年,城市中的热源,比郊区明显增多。
  比如空调、车、宾馆饭店的锅炉等,越来越多,散发的热量就相应增多,杭州是个三面环山的城市,不利于热量扩散,这点,上海这个海洋性城市就比我们有优势,最高气温都比杭州低。
  7月23日,杭州马路路面温度70.8℃,上周也都是70℃以上。
  毛燕军说,城市里的马路,不是水泥就是柏油,含水量低,水分很容易蒸发,马路就很热,路一热,城市这口锅底,基础温度就高了。
  不像郊区农村,泥地含水量相对高,温度就升不上去。
  还有两点非常关键,一是主城区高楼林立,建筑群改变了地表状况,还破坏了风向、减小了风速,杭州的平均风速逐年下降,风一小,人体的热量就难散发,自然觉得热。
  对于杭州这种内陆性城市,大风太重要了,因为城区里车辆逐年增多,燃烧石油时释放的热量,与汽车尾气一起,排出大量细小微粒,这些微粒悬浮在空气中,长期没有大风来吹散的话,悬浮物会导致云层增多。
  “云一多,城市上空就像盖了一层厚厚的被子,不利于地面辐射降温,积累到次日,热上加热,要是夜晚晴空无云,地面就容易辐射降温,次日温度飙升就不会很厉害。”
  还有一点,主城区绿化面积远远不及郊区,目前杭州500万平方米的城市绿化,主要集中在城市外围,这样郊区自然温度会比城区低。
  而如果一个城市的绿化面积达到30%,那么城市的温度就会下降2-3℃。
  城市不断扩张到最后,连百叶箱里的温度计也被拖下了水。
  气象部门所说的气温,是指距离地面1.5米处百叶箱内的气温,这样最有权威性和代表性,也是国际惯例。
  杭州每一天的最高气温,都由馒头山上百叶箱里的温度计测量出。
  毛燕军说,早些年,馒头山属于杭州郊区,人、车、高楼都少,受到外界干扰自然少,“现在馒头山都属于主城区了,附近高楼多、人多、车多,人类各种活动散发出来的热气,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了百叶箱里的观测数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89-711881.html

上一篇:七月石榴
下一篇:上海的做法值得推广

4 张忆文 张庆费 杨正瓴 张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21: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