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生疼的一刀

已有 2181 次阅读 2020-10-16 17:5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春节回家,到我小学同学家喝酒。他老婆做了一桌菜,然后就坐在桌旁听我们说话,看我们喝酒。席间,他详细给我讲了他被“结扎”的过程。他老婆生二胎的时候,计生委的干部蹲在产房门口等着。刚生完二胎,计生委干部让他们两口子做个决定,选择谁做绝育手术。他觉得他老婆给他生两个孩子,受苦了,不容易,就自告奋勇从他身上下刀。

他还要去工厂干活,没有要求打麻药。手术进展的很快,用他话说:“就像大蚂蚁咬了一口一样,很快就做完了。”他从手术台上被人搀扶下来,独自走出了病房,走到镇医院的院子里,推上自行车,走了几步后,抬腿就骑回家了。听他聊的绘声绘色的讲,特有喜感和画面感,感慨哪过去的不可思议的时光。

他说,当时他也很无奈,计生委干部就在门口等着,不动手术是不可能算完的。等他躺在那儿,等着做手术的时候,他觉得很荒诞,甚至有一些羞辱感,但自己也无法逃避,只有挨这一刀,生活才能继续下去。他感慨地说我运气好,进了城就不用挨这帮孙子“Qiao”了。Qiao是老家土语,是阉割的意思。例如,农村会将公牛、公猪阉割了,有利于长肉。

他老婆说:“他就为我挨了这一刀,被他说了这么多年,成他的功劳了。”我问他做了“结扎”手术后,性格会不会变了,性格变得温顺了,不容易发脾气了。他笑道,没有那回事儿,不影响,一点都不影响,哈哈。

关于结扎的科普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W411b7Kw?from=search&seid=1242453889273366885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254615.html

上一篇:三江源地区土壤侵蚀景观
下一篇:重回林大校园赏秋色

8 刘立 武夷山 谢力 郑永军 王安良 刘钢 杜芳 陈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09: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