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老家干旱奉命回乡找水

已有 2827 次阅读 2020-5-26 07:0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梦里老家发生了干旱,村里找我回老家找水救灾,地里的庄稼都快旱死了。顺便规划一下村里的农田小水利,做到旱涝保收。我是村里的地理学博士,村里人觉得我会看水脉,定是解决当前旱灾的不二人选。我实在没办法推辞,只能回家帮村里找水抗旱,渡过难关。

回到家里后,便去野外考察,看看旱情和地形,看看怎么打钻找地下水。从我浅薄的地统计学知识来看,一个区域打钻井探测地下水资源,肯定有个最优的布设钻井点空间分布方案。目的就是利用最少的探测钻井,获得尽量多的地下水埋藏信息。我反复计算,觉得里面定有地统计学大道理,但一直不知如何落地实施,不知在哪儿开始下手打钻井,心里没底。如果一下钻就朝外冒水,多有面子;如果打很多钻井,找不到水,多丢人。 

我和我爹在村西的田野里考察,发现村西土地地形是个中间低洼为浅碟一样湖泊,西高东低,最高处在西测。我们穿过已经干涸的湖底,父亲说:“等雨水来了,湖里还能突然有很多大鱼,现在鱼都藏在淤泥里。”这些鱼是如何在淤泥里面躲过干旱的,父亲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也透着几分对鱼儿的佩服。

我和我爹,还有家里大哥,一边走一边聊。我说我们应该在最高处打水井,如果有水就可以自流到每家的地里。白天从地头扒开水渠,让水流入自家地里,一夜流的满满的,多好啊。我给他们畅想着找到水源后,修好农田小水利的美好景象。我觉得高处地下不可能有水,需要在低处湖里打水井,将水抽到高处再流下来,流到地里面。想一想,这事儿还挺费劲!

父亲在前面走着,把我们哥俩带到西面岭地的高处。最后,走到一个浅坑处,他下腰用铁锨挖了几下,一股清流从地里冒了出来,水流还带起地面枯草向下流。这股泉水经过一道沾满湿泥的石头过滤带,继续向东,流向大片早已干涸的地里。我心里想,爹真神奇,比我这个博士有用的多。

我们三个一起走回家,看到路边清冽的水流特开心。大哥说他最近后背上长个火疖子,撩开后背让父亲看看。父亲让他不要碰,要有耐心等等,正在发展,过几天破了,流出脓水血水就好了。我说,我在北京,前些日子太着急,也长了火疖子。等火疖子熟透了,用手一挤,爆裂了,脓水血水都崩了出来,流的一塌糊涂。不过流出后,结个疤就好了。

梦到这里,就醒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是真的。这个梦中的主要情节,在现实中都能找到真实的映射。昨天上午上了两节空间统计分析,竟做梦都是在想如何优化布设观测点,靠空间分析估算功能找水资源。前几天听闻老家在修路,正在铺设自来水,看来梦里找水受听闻这些消息影响。最后父亲挖出水的地方,应该是小时候村西岭上的大井。小时候一直觉得惊奇,为何地势高的地方,却挖出了一口那么大的水井,而不是地势低洼的地方,看来至今也没想明白。火疖子上年在眼睛上长了一个,今年在耳朵里面长一个,最终结局都是瞬间崩裂了。

这还是我头一次在梦里梦到父亲和大哥,这应该是最近想家了的缘故吧。前天还和夫人申请暑假骑车从北京回山东老家,可惜没有批准。父亲很崇拜会看地势找水的人,这源于他年轻的时候在水文地质队里面当过临时工,见过这个方面的专家。在父亲眼里,能有看水脉的本事,帮农民找水的人,都像神人一样。我努力学习地理,但最终似乎也达不到父亲的要求。梦里我还是那么无能,而父亲依旧神奇,并且低调的像那块土地,沉默不语,却无所不能,毫无保留地奉献出了一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234961.html

上一篇:精致利己主义至上的青年们
下一篇:求新是科研的精髓

24 张忆文 张晓良 杜芳 宁利中 夏炎 郑永军 李学宽 杨正瓴 程帅 汪育才 韩玉芬 赫荣乔 刘钢 袁丹妮 樊晓英 朱志敏 王启云 王汉森 刘光银 孙颉 杨金波 苏德辰 李得建 陈永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3 23: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