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从“反五唯”到培养开创型人才 精选

已有 6183 次阅读 2020-3-6 16:0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钱学森之问提到为何我们国家建国这么久,为何没有培养出科学大师?其内在原因和机制,值得每个人深思。最近,国家科研政策与形势正在直面五唯痼疾,试图从科技管理角度引导科学家直面学术和社会发展实际问题,将论文写在大地上,与社会发展发生关联,解决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实际问题,特别是卡脖子式的瓶颈问题。

我们国家培养科学技术上的大师,培养解决国家发展过程中所遇到卡脖子瓶颈问题,需要培育01具有开创型的原创人才,需要在培育开创型人才环境方面多下功夫。避免急功近利式的五唯导向科研风气,形成能够静心科研的学术氛围,聚焦学术前沿和行业发展瓶颈,注重原创与突破,而非SCI发表和伪专利申请,将科学研究工作落地、做扎实。

昨天,我读到对地理信息科学之父Michael F. Goodchild教授的采访。Michael F. Goodchild教授是美国人,他说中国在GIS方面取得进步令人惊讶,特别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网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将转化为GIS领域优势。中国人口基数大,在大数据方面具有鲜明的优势。当前,中国GIS发展最大的短板是教育与人才方面。Michael F. Goodchild教授进一步说道:相比美国的学生,中国的学生尊重教授、尊重老师,技术水平也普遍很高,但缺乏开创型的研究。他希望中国学生能够挑战老师的权威,培养其批判精神,只有这样才会有新的发现和成果。

Michael F. Goodchild教授的建议,从某种意义上回答了钱学森之问,即中国发展了几十年、社会经济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培养大师方面显然不足,更多是年轻人不具有开创性或者原创性。从Goodchild教授的建议来看,还是我们科研文化存在一些问题,学生缺乏勇气挑战导师权威,缺乏开创型研究的勇气。青年人富有朝气、思维活跃,具有叛逆性和批判精神,可是我们科研一线中的学术青年,却成了畏手畏脚的小媳妇,生怕说错话、做错了事,唯唯诺诺缺乏批判性,失去了科研的勇气和魄力,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科研一线青年往往都有比较清楚的头脑,而且对自己的利益有比较深入系统的权衡利弊。青年人失去了批判性,而更多是服从,在常规保险范围内辗转腾挪,无法批判性的开创型地开展工作。这种封闭保守的思维方式选择,应该有其科研文化背景隐喻其中。如何在反五唯背景下,解放青年人身心,让他们充满自信、充满雄心和魄力,迸发出想象力和创造力,勇敢地开疆扩土,做具有创新思维的青年,做一个具有开创型的研究者,这是我们反5背景下要考虑的事情。现在,是什么将青年人舒服了,畏首畏尾,成了乖巧可爱、精于算计的小媳妇,而不是敢冲敢闯、披荆斩棘的开拓者。

在最近四十年或最近七十年,在培养大师方面我们做得不够好。这可以从现代河流地貌学家Stanley A. Schumm教授的一生或许能得到一些启示。Stanley A. Schumm教授是美国人,是现代河流地貌学的一代宗师,他显著提升了世人对河流地貌的认识深度。他对现代河流地貌的贡献是全方位的,除了具体研究问题的贡献之外,他更多贡献在于提高了河流地貌学研究哲学思考,通过其创新性的思考,提出若干关键概念和理念,直接影响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国际河流地貌学的研究。

在某些问题上的研究,我们国家相关学者多矣,并且还发表了很多SCI论文,的确也对很多现象给了很好的解释,提出了一些有用的观点。但像Stanley A. Schumm教授如此深刻、系统地推动河流地貌学研究的学者,微乎其微。中国学者更多的是对具体研究问题上的进展,或者对国外一些观点或者观念的本土化研究,丰富、完善发展了Stanley A. Schumm教授等大师的理念。Stanley A. Schumm教授的论文绝对数量不多,但具有划时代的原创论文却很多。他发表的SCI论文大多都是干货、实在的理念性的、开创性的、突破性的研究成果。

Stanley A. Schumm教授在二战期间当兵参战,退伍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美国地质调查局从事了13年野外考察,期间积累了大量野外考察经验,撰写了大量开创性的论文。年仅40岁让其在国际河流地貌学领域名声大噪,蜚声海内外。之后进入美国科罗大多大学创建河流地貌学研究团队,终生致力于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在Stanley A. Schumm教授长达55年河流地貌学研究过程中,发表论文是其若干思维创新和概念提出的成果表达方式,更重要是他撰写了一系列的学术专著,影响深远,成为现代河流地貌学家必读红宝书,这也是其成为一代宗师的资本和底气。

Stanley A. Schumm教授成为一代现代河流地貌学大师,对我们启示大致如下3个方面:(1)长期致力于某个领域研究,需充满了兴趣、热情、狂热,将自己从事的研究当做一生的事业去做,而非短暂的临时工作。(2)要有比较宽松的科研环境,长期扎根野外考察的经验积累。在比较民主轻松的气氛下,研究走进自然、走进学术本身,凭着面向问题和对自然好奇心、做接地气的研究。(3)要提升批判性思维水平,用于提出新观点、新方法、新概念,并且通过野外观测和室内试验进行系统全面的验证、论证,以具有影响力的论文发表进展,以专著形式进行总结,进而引发行业的关注、模仿、跟踪,进而推动所从事领域的革命性进步。

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实力迅速提升,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进步。当前,我们国家有足够多的科研力量、科研定力和耐心,也有前所未有的改革勇气,正在试图打破当前束缚科学发展的痼疾,进行新型科研制度和科研文化构建,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提供持续动力。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科学研究好时代,科学春天已经到来。现在需要我们每个人思考和探索,如何形成更加有利于开创型人才培养的环境,助力国家科学技术跨越式发展。

Schumm-S.pdf



破除“SCI至上”大家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222111.html

上一篇:从唯SCI论文到唯真学问
下一篇:研究生一定要发表论文

33 郑永军 毛善成 许培扬 杨正瓴 安海龙 季丹 徐耀 李明阳 曾杰 郁志勇 黄永义 王从彦 汪育才 姚远 雷宏江 范会勇 张红光 傅国旗 韩晓阳 高晓东 陈智文 姬扬 徐绍辉 晏成和 杨金波 王德华 高友鹤 张坤 罗汉江 汤茂林 李亚峰 黄河宁 李晓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18: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