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京津冀考察杂记

已有 1445 次阅读 2018-7-4 22:2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听说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因此,最近半年,先后考察了北京、天津和河北的农村,走访了大约有六十余个村庄。这些村庄,主要是偏远山区的村落,旨在破解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难题。

考察以座谈交流和看现场为主。通常而言,先给市里或者县里的领导打个招呼,让他们与乡镇领导联系好。我背上书包,乘坐公交车就去了。通常先与镇长、书记座谈,了解这个乡镇的整体情况,主要包括资源情况,发展现状,咨询下未来有什么发展规划。

重点放在山区和农村,主要关心生态环境、农业发展和农民生计,尤其是山区农村发展的未来。通常开展一个乡镇的调查工作,都是在县或乡镇领导陪同下,逐村和村干部、村民座谈,聊家常,谈思路。然后,实地走访调查,找出发展症结所在,旨在破解山区贫困困局,为当地发展谋划蓝图,找一条路子。只有走进山区,走进村庄,才能了解当代中国的发展瓶颈在哪儿,出路在哪儿。

1.山区生态环境改善显著。现在很难以见到荒山秃岭,普遍郁郁葱葱、充满生机,漫山遍野都是绿色,一派繁荣景象。现在的山区,大多数生态环境都是特别好,生态林都很好的保护下来了。我们专业是做水土保持工作,大有要没饭吃的感觉。深为共和国取得的生态建设成绩而骄傲,这也是几代人的期盼景象啊。现在国家将生态放在国家战略位置,前所未有,功在千秋。

2.山区水资源似乎短缺。按理说山清水秀,可是,实际情况是山是绿的,但是看不见水。京津冀地区似乎水资源危机正在中上游地区呈现。直观感觉,京津冀山区河流沟道真是缺水啊。普遍呈现干沟景观,野草丛生,罕有水沙过境之痕迹。关于水资源为什么如此贫乏,或者说水资源枯竭原因,众说纷纭。生态需水量增加,河谷河道多重占用和拦截,让径流难以下坡、难以出山。这也是个人之见,不见得正确。

3.村庄空心化趋势显著。山区村庄发展大多一般,大多数处于停滞停摆状态。村庄建设滞后,大多源于拿不到房产证有关系,而且很多村庄定位要拆迁,去留不知。村庄里的青壮年大比例出走他乡,求学打工,再也不会回来了。村庄成了妇女老人和留守儿童的家园,缺乏人气和创造力。

一个缺乏人气的村庄,缺乏人才、科技支撑的村庄,不管是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山水林田湖建设,还是乡村振兴战略,都是企业资本钻政策空子,侵占乡村土地资源而已。乡村衰退,符合区域发展道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不必为之过多烦恼,也不必受过往乡愁羁绊,加强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继续保护乡村风貌和生态环境,顺其自然发展就是了。

4.山区农产品销售成困难。山区生产核桃、栗子、苹果、柿子、桃、杏等农产品,但价格低迷,很多时候连摘果的身工钱都不值。核桃都贱卖到两元一斤,柿子和杏烂在树上没人摘。谷贱伤农,这几年山区的山货,价格走低,成了山区经济发展的障碍,更加激励山民外逃。山区果品价格走低,与这些年全国各地都在发展林果业有关系,也与国际林果进口对国内市场冲击有关。

矿山资源山民难以变现,良好生态资源难以产生收益,好山好水好清贫。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山区如果没有稳定、可靠、可观的经济收入,在这个时代是留不住人、栓不住人的。每个人都有去更好地方,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适度适当地发展山村特色经济,促进山区经济发展,遵循区域发展规律,提升山村经济自身造血功能。

5.如今公务员非常不容易。现在党对公务员管理非常严格,大有一种“官不聊生”的感觉。工资收入低,外快几乎没有,风险极大,随时可能丢工作。工作压力大,做事风险高,很少休息,不分黑白昼夜,为工作操劳。公务员的工作都在公众监督之下,随时都可能被媒体曝光,所以,对自己言行要求甚高。现在八项规定,公务员禁酒令,让公务员言行受到很好的规范和约束。

他们是乡村精英,大多受到良好的教育,长期扎根山区。但他们的经济情况普遍不怎么好,但他们大多精力充沛、头脑灵活,为国家和人民的事业充满激情地奉献一切。跑野外辛苦,回到驻地,一起用餐。偶尔,我说道:“一天下来大家很辛苦,要不你陪老爷子喝一盅,解解乏?”公务员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感觉一件不吉利、不详的事情要发生。哎,这些聪明人,被管成这样,我从中看到了进步和希望。

6.贫富差距在逐步扩大。少数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共同富裕。但实际情况是,先富起来容易为富不仁,要不成为当地土财主、土皇帝,甚至地痞黑恶势力,要不也很容易遗弃祖地而奔走他乡,尤其是先将孩子送出去。先富起来的暴发户,大多是资源型的企业,比如铁矿、金矿、煤矿等矿山,后来,多是搞房地产。实业做大的,很多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贱买将要倒闭的国企。每个大老板,都有一段跌宕起伏的创业史。每个穷人,败落户,同样都有一段凄婉、催人泪下的故事。

乡村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的鸿沟,是一个客观现象,这个鸿沟不仅没有在弥合,而是越来越大。贫富差距过程中,马太效应在发挥作用,价值观再趋向多元,阶层仇恨和对立也逐步显现。以个人私利为出发点,权力和资源争夺,暗流汹涌,成了当代乡村发展的主线。乡村阶层格局已经稳定,重新洗牌更无可能,当前只有进行修补,增加对弱势群体抚恤和管控。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教育、卫生事业,提高穷人生活福利,或许是一个有效途径。

7.大企业主导区域发展。贫穷地区招商引资,往往因为自身条件有限,缺乏谈判的砝码,在发展市场经济,引进企业的过程中容易失去底线。霸道的大企业入驻乡镇,很容易左右了区域发展方向和态势。大企业在贫困山区入驻,不成功的例子多于成功的例子。这些大企业,往往并没有成为山区发展的动力,而成为区域发展的障碍。

投资失败的大企业,长时间在乡镇盘踞不走,占有大量的土地,攫取了大量矿山资源,破坏了生态环境,就如幽魂,阴魂不散。大企业入驻失败,成了当地政府发展的心病,为当地政府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及实施带来了实质性的障碍。现在是时候考虑,长期影响区域山区发展大企业退出机制了。这也许是当前很多受制于金融大鳄控制和绑架的贫困地区,迫切需要破题发展难题的关键。

8.区域协同发展障碍多。京津冀山水相依,文化相近。这都是共和国的土地,开展区域协同发展理所当然,也势在必行。山水河流和交通道路将京津冀沟通融汇,商品、人才、资金区域流动成为协同主体和主要手段。区域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领导干部干劲和素质也参差不齐。区域条块分割,部门利益不一致,不同政府主体都有不同考虑和各自小算盘,区域协同发展困难和障碍极多。目前还缺乏村、乡镇、县、市等不同行政级别,开展京津冀协同的平台和机制。当前,既需要从上而下政策引导,协同机制构建,也需要从下而上开展村镇级别上的协同共进,弥合行政区划背景下区域发展差异割裂之殇。

后记:考察半年有余,座谈村庄半百。对当代山村认识,前所未有清晰。京津冀是一片充满希望的土地,我们正经历着一个伟大变革的时代。等后人回顾我们正在经历的这段历史的时候,我相信他们会给出我们意想不到的评价。人民,唯有人民,正在创造历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122284.html

上一篇:工作十年小记
下一篇:起床困难户

9 黄仁勇 李得建 赵建民 武夷山 吴嗣泽 宁利中 郭景涛 周忠浩 蒋敏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1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