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他出嫁了

已有 1142 次阅读 2018-4-3 20:1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我参加了一场很特别的婚礼。出嫁的是一个男的,已经四十岁了,我老家的发小。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相知多年,一起从小长大,不觉都已是不惑之年。今天,他出嫁了,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他嫁给了邻村的一位四十五岁的女士。从今天,他们结为夫妻,一起生活、一起照顾这位女士的三个孩子。今天,他们走进了结婚的礼堂,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动。他终于不再一个人了,不再一个人孤单生活了。

女人出嫁多见,而男人出嫁,却很少见。结婚前,他们两家父母,在村里主事人见证下,签订了文书合同,订下了终身契约。我回老家,看了看他们的契约书,端庄隽永的毛笔字,写在红纸上,书曰:小子无能,改名换姓。生不归家,死不归林。

后面有他鲜红的手印,还有几位证人的签名。他名字中的姓氏,已经换成女方家的姓。我感到一种莫名的陌生感,还有几分神经似的滑稽和悲凉。从今后,这个名字将陪伴他一辈子了。

他出嫁的那天,我做伴娘,去陪他出嫁。婚车停在他家门口,他坐在婚车里,慢慢摇下车窗。他年迈的父亲,坐在门口的石头上,沉默寡言地给他挥手。他白发苍苍母亲,扶着门框,不停地抹眼泪。等我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已是泪水滂沱。

我作为伴娘,到了他的新家,看了他的婚姻伴侣。她是一个很壮实,很老实的农村女人。她很腼腆,话语不多,有一种泥土一样的朴实。她家里喂了好多猪,在婚礼的爆竹声中,猪圈里的猪凄厉地哀嚎,让婚礼场面变得特别热闹。

我在他们村口路边,喝了一顿他的喜酒。他们两口子过来敬酒,我举杯祝他们白头偕老!我见他腼腆地朝我笑了笑,有一些不好意思。他给我说:你从北京,老远地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很感动。我们半辈子好哥们,你别混大了,不认你这个一起光腚长大的老弟了。

我说他说的是那里的话,让他不要见外,我不会那样的,我回来看他出嫁,我打心里感到高兴。这时,我已经不由得泪眼朦胧。那天的喜酒,并没有人劝我酒,我却喝了很多。人生啊,有太多的无奈,一切都在酒里了。

本故事纯属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107250.html

上一篇:研究生培养:民主,还是专制?
下一篇:芒果试人心

7 张铁峰 张忆文 雷宏江 蒲亨建 李万峰 郑永军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2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