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iap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jiaping

博文

关于国内学者呼吁2019年新冠病毒重命名理由的浅析及所感

已有 3166 次阅读 2020-2-23 19:29 |个人分类:评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20年218日,多位中国专家联名在《柳叶刀》线上平台刊发的《新冠状病毒需要一个不同的名字》(A distinct name is needed for the new coronavirus),对新型冠状病毒命名提出了建议,呼吁将病毒命名为HCoV-192019年人冠状病毒)的文章。文章一出,众说纷纭,其中不乏热嘲冷讽。

我的观点,很有必要,很有意义!

我的观点,很有必要,很有意义!

我的观点,很有必要,很有意义!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初将新病毒临时命名为2019-nCoV211日,世卫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1],即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的缩写。当天,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在bioRxiv上发布手稿,确定新病毒属于现有物种,即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笔者注:可能原因是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一样,也是通过识别ACE2受体蛋白进入人体细胞),CSG建议对相关冠状病毒进行系统分析的基础上,2019-nCoV命名为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即“SARS-CoV-2”

我国科研人呼吁修改“SARS-CoV-2”的理[2]整理如下(加粗字):

1SARS是疾病名称(由SARS-CoV病毒引发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新病毒命名为SARS-CoV-2实际上意味着它会导致SARS或类似疾病。而新病毒是一种天然病毒(目前证据都指向蝙蝠)。

2019-nCoVWHO临时命名) SARS-CoV同属不同种,与SARSSARS相关冠状病毒相差较大,如下图。


2)新病毒在生物学、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方面与SARS病毒截然不同该命名对病毒学知识不足的科学家以及大众而言将产生误导。

 如潜伏期长,存在潜伏期感染(具有传播能力)和无(轻)症状感染患者2020年2月9日,钟南山院士领衔的团队在medRxiv上预发表的文章中,“新冠肺炎最长潜伏期可达24天(当然这是极个别病例);2020年2月21日,河南省人民医院王梅云团队于JAMA 在线发表的研究论文中,1名无症状家庭成员传播者的潜伏期为19天。潜伏期长、无症状传播,也是当前疫情防控面临的最大挑战。

还有,基于目前的病例、流行性病学等情况,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和Ro也低于SARS。

假设一下,如果张三之前被AA病毒传染得了AA病,九死一生,好不容易保住一条性命,痛苦不堪回首。举手回答,对于该病毒的情感,张三是咬牙切齿的狠,还是恋恋不舍的爱?正常人都知道答案。继续假设,过了不久,邻居李四也得一种病,症状类似张三,最后检测也是一种病毒感染,但是一种新病毒,还好毒性没有A病毒强。之后,同村王五说,既然症状类似于AA病,那新病毒就叫AA-2病吧。张三提出严重抗议,这名称又勾起的张三痛苦不堪的回忆。以后每每说起李四的病,就会马上会想起张三,这是间接的揭伤疤呀,众生何必为难众生。还有,确实易误导,产生误会,得了AA-2病的人,道听途说,人传人,成了AA病,本来没那么玄乎却被传的那么恐怖,说好的媳妇都没了,得罪谁了!言归正传,本来就是两种病毒导致的两种病,改名,没毛病。

说到这里,也许哈,我说的是也许,里面可能多少涉及到些许国人潜意识在乎的取名忌讳,这里就不展开了,感兴趣的可以到2019年08《中华遗产》-名字的秘密-中寻找,

3)新名称也与疾病名称COVID-19不一致

这个不难理解。不知道咋想的。

4COVID-19仍在发展中,有专家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演变为低致病性、高传播性冠状病毒,可能会出现反复的季节性流(像流感一样)。如果是这种情况,则SARS-CoV-2这个名称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对疾病流行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发展产生的不利影响,造成人们对SARS再次发生感到恐慌,导致旅行和投资下降。

 如以地域命名的2013年中东呼吸综合征,导致中东各国旅游、贸易受到创伤,中东国家一度向WHO提出抗议SARS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CSG关于SARS-CoV-2的命名很难不让旅游者、投资者“胡思乱想”。而且,前面说了,两种病毒确实存在很大不同,即基于目前的病例、流行性病学等情况,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和Ro低于SARS。

5)人们可能还认为,新冠病毒在爆发结束后像SARS一样,不会重新出现,可能会失去警觉。

 历史上很多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由于过去了太久,最后变成了传说,不再信其有。说道此,大家是否感觉似曾相似,对头,很多神话题材的影视剧开头都是这么说的。当然这么类比有些牵强,总之就是时间长了就会忘,放松了警惕。

 最后,由重新命名呼吁一事的公众态度,联想到了疫情期针对一些科学家及他们所在单位的众多谣言、谩骂、恶意攻击、阴谋论。这里也再三恳请一些社会大众,尤其是无生命科学、流行病学专业背景的,疫情期间多一份理智,少一份冲动,不要被他人误导、带偏。限于专业、职业,既然不能一线抗“疫”救人,那就在后方给他们鼓劲加油。一直在说,战“疫”两条线,一条是医疗,在这感谢以钟南山、李兰娟院士为代表的临床专家及医院的医护人员;另一条是科研,如果没有这些通宵达旦、争分到秒、与病毒奋战的中科院、大学等科研机构的科学家们,我们恐怕现在都不知道“敌人”是谁,更不要说长得什么样子、有什么习性、如何攻击我们了,等等,疫苗更是妄想。没有那么多的利己主义者,尤其是学术成就很高的学者,“总有刁民想害朕” 的思想要不得。还是那句话,这个时候,要充分相信我们的科学家,而且只能相信,支持他们的“一言一行”,不要“打扰”他们,给他们时间。造谣、阴谋论只能助 “疫”为虐,给战“疫”拖后腿。

 



注:[1]其中,“CO”代表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疾病发现的年份2019年; [2]引自新浪等平台.

 




聚焦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626-1220030.html

上一篇:平凡的我的2019年
下一篇:为什么说油气开采行业的土壤影响不宜划为生态影响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1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