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Dong

博文

音乐的寂静

已有 3659 次阅读 2013-12-2 14:07 |个人分类:瞎侃|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自然, 境界, 古典音乐, 天籁, 无声

音乐的寂静

董全

马勒之注

迈阿密在世纪之初建起了号称世界一流质量的音乐厅,好的古典音乐演出多了起来。这一季听了的就有俄罗斯国立交响乐团、朗朗、李云迪、帕尔曼、和克立夫兰交响乐团。季末,去听了最后一场,由伦敦爱乐乐团演奏的音乐会。下半场演出是马勒的
"第一交响曲"

交响曲开始,原野宁静、微风荡漾、鸟语花香。人们来了,带来了热情、兴奋、挫折、与绝望。心灵与情绪载起载伏、千承百转,最后在金鼓齐鸣之中走向激越高昂,呈现辉煌。

演奏结束,俺木有动,任荡气回肠的感受随余音渺渺延漫开去。对于音乐,俺是门外汉。况且,音乐的诸多方面文字无法描述,本来不必再言。只是当俺随手翻阅乐曲的背景介绍时,注意到了马勒对乐曲演奏的注释。那是一个极其简单的要求:"接近自然!"

啊哈! 门外汉同作曲家对于欣赏享受声音的想法有着相通之处!

于是,俺就晒晒自己的感想。



 于无声处

喜欢音乐。也就是说,喜欢聆听好的声音。最好的声音在哪里呢?有时候,俺会觉得,最好的声音恰恰是在于无声之处。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听觉艺术欣赏的最高层次应该是净耳。那净耳的欣赏常常发生在无声之境。换用哲人的另一个说法就是:大音希声。


现实中,无声只是指希声。只要在听,绝对的无声难以办到,唯有接近无声的状态。就好比说“空”,生活中真的有真空吗?希声接近于无声,亦即接近于一种空的状态。记得,去山间野宿。清晨醒来,空谷之中,可以听到微风阵阵,似有似无。那也是音乐,是清新可闻的音乐;空而有乐,空而不虚;声空而乐悦,音虚而乐满。那是一种让人聆听时甚感耳爽的美妙境界。以俺愚见,这种清静耳根的声音,当为最好的音乐。

音乐是声音的艺术。无声,或者希声怎能成为表现声音的艺术?俺曾认为这是俺们门外汉才有的悖论。后来方知,许多音乐家和哲人也有过相似的感受,思考过这类的问题。音乐家们会去探索如何表达妙不可言的空满之境,追求无声之美,或者用无声作为手段,放在演奏中间,以达到特定的效果。在这方面,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美国作曲家John Cage 。他在1952年创作了不发声的音乐作品,《433秒》。钢琴家走上舞台,打开钢琴,不作弹奏,静坐433秒。这个作品后来成了经典作品,曾由不同乐队以不同方式演奏。美国听众最众的国家公共广播电台还把该作品收入到美国20世纪一百首经典音乐之中。

只是,人们创作的无声音乐,常常听来效果不甚好。为什么呢?俺不知道确切答案。或许,“倾听时不会有无声之境”的道理在于,即使外部绝对无声,人也会听到自身的声音。外静,而内不能做到绝对的静。空无之美,也许要在进入内静的情境下才能欣赏。无声与希声的情景俯遗皆是,而那让人聆听感受静美的心境却不易得。音乐会的场合,往往无法呈现那种自然之中的空清之境。行笔到此,又要让俺的思路回到马勒之注,"接近自然!"


 旷世天籁

于我而言,仅次于希声的境界有:高山听瀑(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33163.html )、临湖听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42769.html )、林丛听鸟(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498835.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18092.html ,)、旷漠听风(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00262.html)。俺找到机会就会独自去这些无人之处清心打坐,任那水和空气中分子运动的振动淹没自己。

这瀑溅、雨滴、鸟鸣、风呼的声音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天籁。天籁很明净,它常常可以引致心头宁净,同时映衬着心头宁静。内静,四无人声,仍闻金铁皆鸣;金铁皆鸣,依然宛若四无人声。

俺觉得,空净之美妙是不可言的,所谓:“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能对空净之美妙境界作出叙说,既需要有感悟理解又要有生花妙笔。这方面的文章中,好的例子不多得。记忆中印象比较深的,有秦无弦先生的《无弦琴PK"4分33秒"》。


 余音渺渺

古人形容好的听觉感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俺起身离座,耳边仍然回荡着交响乐的余音渺渺。


步出音乐厅,水泥峡谷的空气振动扑面而来。高楼的空调机马达嗡嗡地闹,街上汽车低贝司音响发出的现代器乐演奏哐哐地震。这与耳边回绕的交响乐的余音形成巨大反差。这人造声音咋就差别就这么大呢?音乐与噪音如何区别呢?


人造的声音,多种多样,可以好听,也可以刺耳。艺术发展经历了许多流派,浪漫派、印象派、抽象派、现代派、后现代派等等,不一而足。一方面,在这许许多多的流派之中,马勒和其它许多高手在艺术创作之中仍然追求着“接近自然”的艺术境界;许多人的理念仍然是“自然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人们晓得,自然可以给予人们许多非物质的、金钱无法衡量的、同时又极为宝贵的东东;那当今浮躁喧嚣金钱当道的社会极为缺乏的东东。

另一方面,人们在大量批发噪音,包括称之为音乐的噪音。长年累月在水泥峡谷中和计算机屏幕前的耗着,包绕在各种人造声音之中,无论是文革之中的高音喇叭,抑或是当代重金属音乐的高频啸震,都会令一些人喜欢去追求极端刺激,展示极端的行为。对于许多都市人,接近自然,欣赏自然的赋予,解读自然,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

体内交响乐的余音仍然在努力抵挡着这水泥峡谷的噪音。俺赶紧钻入车内,关紧车窗,向城外逃遁。伦敦爱乐乐团的演出是本季古典音乐会系列的最后一场。在迈阿密,之后即将到来的,将是一个燥热、漫长而湿闷的夏天。


原写于20085月,改于2013年9月


多么神奇的世界

01 - What A Wonderful World.mp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46449.html

上一篇:临湖听雨
下一篇:雪,簌簌地下

6 曹聪 余昕 徐耀 罗帆 王锟 lily2013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02: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