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qifeng050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qifeng0504

博文

南京游

已有 3221 次阅读 2012-5-9 16:27 |个人分类:生活百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南京, office, center

南京游

 

几天前夹杂着困惑,迷茫,失落的心情,暂时离开了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归属感的武汉,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古城南京。虽然经济上还挺拮据,可第一次去南京,有很多的好奇和憧憬,加上很想见见阔别多年而又即将毕业离校的高中与大学同学和已经在那里就业的硕士同学,所以就买了动车票,准备加速前进。

 

52号早上,大清早就离开了宿舍,拉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箱子,就直奔武昌火车站了。虽然一路上有点堵车,但还是算比较顺利的赶在火车出发前上了车。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坐动车,可觉得还是很新鲜。刚走出武汉,就觉得心情大好,加上凉爽的天气,心情渐渐飘起来了。。。

 

约莫十二点多便来到了南京南站,路上就听有人说那个站很大,果真如此,不光很大,还很漂亮。接下来,转乘一班地铁,一班公交便很顺利的来到了这几天的落脚点—南京邮电大学。老同学很客气的把我安排在了她一个同学那里,临近毕业,多数人已经离校,我成了那间宿舍里唯一的住客。

 

稍微休息了一下,下午三点左右便出发了,第一站我们去了南京著名景点—玄武湖,可我并没有留恋那个湖泊,因为武汉有个一眼望不到边际而又风光旖旎的东湖在我们学校旁边卧着。穿过玄武湖,周边有个情侣园,里面风景确实还是不错的。老同学一路上不停的向我介绍这些地方的特色和历史,收获颇丰,真是辛苦她了。

 

穿过这个园子,我们转乘公交便来到了著名的夫子庙秦淮河景区,此时夜色渐渐下来了,南京城变的灯火通明起来。吃过饭,我们便直奔夫子庙—秦淮河那一带去了。

 

晚上的南京景色确实美不胜收。在秦淮河边的墙壁上,刻有很多中国古代名妓铜画,很多人留影纪念。我同学开玩笑的让我也和那些名人也留个影,我拒绝了,然后一路上在被她鄙视。主要也得怪自己太孤陋寡闻了,著名的影片《金陵十三钗》的那些妓女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学生们的逃生,实在是生的伟大。早要看了这部片子,也不会在那里出丑了。当然还有一点就是自己不喜欢和已故的名人合影留念,哈哈,这里找个理由罢了。

 

秦淮河的旁边有个乌衣巷,看到这里就想起了高中年代我们背过的那首刘禹锡的著名七绝: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乌衣巷确实没看出什么特色来,都是现代人的味道。穿过秦淮河,来到夫子庙里的巷铺,那里的店铺叫一个多呀,狭长的巷子里到处都是卖雨花石之类的小铺子,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饰品。就是在这些巷子里,我的逛街能力遭遇了巨大的挑战,最后实在累的不行了,一路上我同学是左等等,右歇歇,我这才算勉强撑过去。其实后来想想和自己在武汉很久没这么长时间的走路锻炼有很大关系。

 

第二天,因为自己转向的原因,就很想买张地图纠正一下方位,很幸运的是我同学那里有,后来根本不顶用,脑子清醒的东西南北和眼睛看到的就是不能合二为一。但是方位的错乱阻挡不住我要去的地方,因为我身边有个活的指南针,去哪就指向哪。

 

今天第一站我们去了被评为中国十大美丽校园之一的南京师范大学,接下来看了东南大学的小礼堂,南京大学的北大楼,然后就直奔梦寐以求的中山陵去了。她坐落在南京紫金山上,最上面的灵堂内便是国父孙中山先生,里面是很庄严肃穆的,禁止拍照。可是文字的说明并不能阻止个别路人的无知。走了一圈便匆匆下去了,因为那里气氛太过浓厚。

 

下了中山陵,太阳也已经落山了,两腿已经酸软,可是不能辜负这次来的目的,我们果断的去了南京师大仙林校区,在那里见过阔别七年之久的高中同学和三年之久的大学同学,而且二人现在一个导师,想想都觉得世界好小。因为二人第二天答辩的原因,没有太长时间的交流,二人在百忙中之中请我吃了个饭便匆匆回去准备论文事宜了。

 

第三天,一大早我便出去了,参加一个对我来说很是荒唐的面试。回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老同学早已经帮我买好了车票,一点多钟又把我送到车站,就这样我便匆匆告别了南京。一路上真是顺利极了,记得老同学说过她运气总是很好,看来这次真的是沾了她的灵气了。晚上十二点左右便回到了宿舍。

 

想想这一路真的很开心,就是因为你们!

 

中山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46-568925.html

上一篇:帮助身体预防疾病侵袭的9种方法
下一篇:凋零的蒲公英——苍劲生命的象征

7 李学宽 罗帆 曹聪 赵建民 张玉秀 刘旭霞 高建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