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我为清华大学博士学位新规定点赞的理由 精选

已有 3782 次阅读 2019-4-25 21:56 |个人分类:热点关注|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近日,清华大学公布了《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简称新规定),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热议。新规定要求:“博士生在学期间学术创新成果达到所在学科要求,方可提出学位申请。一方面,鼓励依据学位论文以及多元化的学术创新成果评价博士生学术水平,不再以学术论文作为唯一依据,激励博士生开展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另一方面,由各学科制定学术创新成果要求,不再设立学校层面的统一要求,尊重学科特点和差异。

该新规定强调了成果的“创新性”,能引领科研院所博士生培养的正确导向,能促进博士生更加从容地追求科研上的突破,也可避免因论文数量要求导致的科研浮躁和学术不端现象的滋生。

大家知道,我国学术论文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啦,且论文引用率也大幅上升。然而,我国科技原创能力较差也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其原因何在呢?

毋容置疑,科研工作的价值在于“质”而非“量”,即看其突破或解决了什么样的科技难题,或提出了什么样的新概念、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然而,目前突破或解决任何一个科技难题,都非常困难,这是因为容易摘的“苹果”都被“牛顿”们摘走了,留给我们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了。鉴于此,要想突破某一科技难题,只能通过长期静心钻研和知识积累才可能实现,急功近利于事无补,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然而,我国长期以来奉行的的“数数”科技评价体系,十分不利于原创工作的开展,不利于有志之士“十年磨一剑”式的攻坚克难。其正如武向平院士所言“现行评价体系是造成科技领域浮躁之风的源头,是压制科技人才创造性思维的乌云,是束缚弘扬科学家精神的枷锁,是阻碍我国科技进一步发展的拦路虎。

国家层面已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连续出台了“破四唯”等政策,但受“既得利益者”的阻挠,科技评价体系改革困难重重。此时,清华大学出台的新规定,把“四唯”中具有最高权重的“唯论文(一般指学术论文)”拉下马,无疑率先把“破四唯”落到了实处,能让科技创新的生力军(博士生)静心科研,必须点一个赞。

赵红洲(1991)统计分析了1501~1960年全球杰出科学家作出重大贡献的“最佳(黄金)年龄区”,指出其在2545岁之间。一般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受 “条条框框”的约束越多,科学发现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我国大多数在读博士生位于该黄金年龄区,其中有些人不仅记忆力方兴末艾、理解力运若转轴、精力充沛旺盛、想象力丰富多彩,而且有敢想敢干的创新精神。若在这个年龄段,把精力放在跟风式的科研上,耗费大量时间为发表学术论文而论文,岂不浪费宝贵的创新潜力,以至于遗憾终生。反之,若把精力放在科学问题的凝练上,放在靠奇思妙想谋求科技难题的突破或解决之道上,则有可能做出载入史册的重要原创成果。嗯,研究成果不管是以学术论文还是学位论文的形式发表,除传播力度不同外,并无什么本质区别。清华大学出台的新规定旨在“激励博士生开展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这符合科研的一般规律和科研的目的,必须点第二个赞。

当然,即使按照新规定办事儿,能做出重要原创成果的博士生仍然是少数,但这已经足够了,总比“光头”强百倍,因为一项原创性成果的价值远不是众多跟风式工作所能比拟滴。

如果全国科研院所能效仿清华大学的做法,即从事原创性、前沿性、跨学科研究的人员(分母)多了,则重大科技成果出现的几率(分子)会“水涨船高”,如此我国可早日实现从科技大国到科技强国的历史性转折。

参考(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175513.html

上一篇:为何探寻地震物理前兆的努力功败垂成呢?
下一篇:再论同行评议制的局限性和适用性

24 郑永军 梁发云 鲁学星 杨百存 牛丕业 季丹 翟梦阳 于季棱 李由 杨正瓴 陆展鹏 许洪光 黄永义 吴斌 王安良 王亚娟 李东风 郭新磊 文双春 黄玉源 崔锦华 张国宏 郭奕棣 柏延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5 0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