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Q哥是如何炼成“麦霸”的?

已有 1978 次阅读 2018-10-7 09:17 |个人分类:生活感受|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Q哥, 麦霸

 

今年国庆节期间去风景名胜游玩——人堵,公路交通——车堵,再加之国人未接到来自瑞典的电话——心堵。大家晓得,欲拿NB奖,靠项目大、SCI论文数量多与“帽子”全等表面光鲜的虚货装“NB”没用,靠的是价值重大的原创性科研成果,但这还不够,还要活的足够长,否则电话打不通找谁说理儿去。所以说,为了等到那个电话,一是要撸起袖子加油干,二是要忙中偷闲放松娱乐。笑一笑十年少,身体健康属于人生中的最高级“优先权”。

为疏堵,咱换个轻松的话题嗨一下,下面戏说Q哥经多年修炼成为“麦霸”的故事。

1997年7月1日,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为庆祝香港回归,晚上Q哥和他的“酒肉”朋友在一家饭店狂吃猛喝。Q哥也清楚喝大酒伤身体的道理,但无奈他是性情中人,架不住别人的两句好话,于是一不留神喝高了。

酒后,有位开软件公司的小老板提议大家去K歌解酒,Q哥虽喝高了点,但脑袋还算清醒,为了不扫兴,且加之以前没去过KTV想趁机考察下,于是抱着随随大流不吃亏的念头,欣然前往。

Q哥原来没正儿八经地唱过歌,但在朋友的撺掇下,再加之酒壮怂人胆,于是吼了一曲《祝酒歌》,自我感觉还凑合,唱完还听到了稀稀拉拉捧场的掌声,有位朋友打趣道“有两把刷子,再假以时日练练,有成为‘麦霸’的潜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Q哥认识了一位非著名业余女歌手,向她请教唱歌的技巧,她说“嗓子只是一个发音的器官,唱歌时要用丹田之气通过嗓子把声音发出去,这样你不会感觉嗓子累,且能控制音律,多练练唱高音也没啥问题。”Q哥按照她的说法,K歌时注意修炼,还真能提高功力。如唱《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时,唱到“啊,五指山,啊,万泉河”时,Q哥能跟着旋律应付自如。

有一段时间,Q哥称得上“土豪”,吃饭K歌都抢着埋单,这样朋友圈的范围越来越大,酒后K哥的机会也就多起来。后来,Q哥由“土豪”成为了“贫农”,而有些朋友则由“贫农”成为了“土豪”,真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呀,有新科“土豪”埋单,Q哥K歌实战的机会基本保持“稳定”。巴特,这几年情况不大好,朋友们都说项目难拿了、钱难挣了也难花了,如此K歌的机会每况愈下。近来,Q哥已好久没K歌了,但江湖上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其中Q哥的一句名言常被人津津乐道:“希望大家都是‘土豪’,你们富裕了,埋单时咱就不和你们抢了”。不像某些人,希望别人都不如自己,常有羡慕嫉妒恨的念头,和Q哥对照下,就知道自己的境界差距有多大了。

在Q哥眼里,哪里有高低贵贱之分,哪里有吃瓜群众和“冒号”之差别,只要能坐到一起和唱到一起的,都是《朋友》,正如已离世的大哥大臧天朔所唱的“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告诉我;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你有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离开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Q哥的酒量逐渐趋于“熊市”,酒后K歌时一般要在沙发上躺着迷糊个把小时。一旦醒来,朋友们非得让他先唱《鼓浪屿之波》,这首歌是Q哥的成名作之一,每次唱完,一般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先有几秒钟的鸦雀无声,然后响起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

接着,在朋友们“再来一个”的起哄气氛烘托下,Q哥越唱越好,越唱越精神,常一气连唱诸如《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太阳岛上》、《再见吧妈妈》、《味道》、《泉水叮咚响》、《星星点灯》、《校园的早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飞吧鸽子》、《萤火虫》、《红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等歌,朋友们一边听一边做手舞足蹈状,尖叫声、欢呼声响成一片,目测手掌都鼓肿了,恐怕明天吃早饭时都拿不住筷子。

有朋友调侃道“幸好啊,你唱歌时关贵敏、李双江、王菲、杨钰莹等不在场,否则让TA们情何以堪啊,人家若听了你的歌,会有自己是不是那块料的想法”。Q哥听到这些“奉承”话儿,有点小得意,有时会有“是不是自己的专业搞错了,要不要改换成演唱专业”的无厘头想法。

Q哥唱歌时貌似有“看人下菜碟”的“势利眼”做法,这要“严肃批评”下,如听说某朋友明天出野外考察,会唱《驼铃》、《打虎上山》、《祝你平安》等;如听说某小朋友失恋了,则唱《走过咖啡屋》、《跟往事干杯》、《明天会更好》等。

有一次,某位从外地来的、喜欢边走边唱的朋友,要去故宫旅游,Q哥告诫他“去了那里要注意,若听到有人唱《一剪梅》,你要唱和《把根留住》,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不过,Q哥最得意的成名作是激情演唱《绒花》,一般是在“K歌演唱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伴奏音乐响起,大家往往眼神迷离地看着屏幕,作沉思状,仿佛在“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华,花载亲人上高山,顶天立地迎彩霞”的优美旋律伴随下,不由自主想起了当年曾经经历的“芳华”岁月。                                              


图片来自网络,无商业目的,在此致谢!


相关:

2017年科研总结:点缀“绒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09235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139300.html

上一篇:“人工智能”有那么牛掰吗?
下一篇:探索马里亚纳型俯冲带应力状态与震级的奥秘

8 张国宏 武夷山 李世春 杨正瓴 王媛媛 李培 宁利中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20: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