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NB奖得主高琨教授的开山之作发表在哪里?

已有 3230 次阅读 2018-9-24 10:08 |个人分类:热点关注|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高琨, 论文发表

 

看新闻报道【1】获悉,NB物理学奖得主高锟教授于2018年9月23日离世,享年84岁。在网上,已见多篇沉痛悼念和缅怀的文章。大家之所以尊敬高琨教授,是因为他在光纤通讯方面为人类社会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1966年,他在一篇题为“Dielectric-Fibre Surface Waveguides for optical frequencies的论文(开山之作)【1-3】中首先提出:解决玻璃的纯度问题和改变玻璃的组分,能获得光传输损耗极低的玻璃光纤;利用石英基玻璃纤维,可进行长距离及高讯息量的讯息传送。

他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的重要理论贡献是解决了“光损耗机理”的科学难题【2】,但他的理论初时未获认同,更有媒体嘲笑他“痴人说梦”。然而,他未有放弃,经不断发展与完善,在解决光通讯技术中最棘手的材料问题上取得了系列突破,直至1981年第一代光纤系统面世, 他因此被誉为“光纤之父”,后又获得2009年NB物理学奖。以后的事儿大家都晓得了,光纤技术在现代通讯领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估计不明觉厉的不少吃瓜群众认为,他的原创论文一定发表在NS期刊吧,即使发不了也会是本领域的TOP级SCI期刊吧,再不济也得是普通SCI 刊吧。说出来可能令人难以置信,他的开山之作【3】发表在名不见经传的Proc. IEE.》,后续的几篇重要论文发表在《 J. Scien. Instr.(见附件一)。据赵明博主【4】考证,这两份期刊目前2009年)都不是SCI,而仅仅是被EI收录!

NB奖只认原创及其价值,不看期刊档次。跟踪热点的论文即使发表在CNS期刊,因其对认识自然、创造发明新产品和新技术、造福社会的贡献很小,几乎不会在科技发展史上留下一点痕迹,不可能接到来自瑞典关于获奖的电话;而重要突破性科研成果,即使发表在很普通的期刊,在经历实践或时间检验确认其价值后,终将横空出世,赢得世人的敬仰。

所以说,论文的价值在于内涵,即看其是否突破或解决了某一领域的科技难题。至于论文发表的平台——期刊,主要影响研究成果的传播力度,用其作为科研评价依据,未免太“图样图森破”了吧。

参考

1】光纤之父——高琨走了,这或许是缅怀他的最好方式!

http://www.50902.com/keji/hlw/2018/0924/9018.html

2林钧跃,纤维光学之父”——高琨(Charles K.Kao)《激光与红外》 , 1986 (6) :54

3科学T型台VS诺贝尔奖:回归自然的科学研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21-260170.html 

4】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高琨的论文和档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615-260243.html

附件一:高锟的主要成果和载体(引自李世春博主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21-260170.html

高琨教授获NB奖的主要文章发表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主要发表在如下两个期刊。

1.  K.C. Kao and G.A. Hockham, Dielectric-Fibre Surface Waveguides for optical frequencies Proc. IEE., 113, 1151 (1966)8页的文章

2.  K C Kao and T W DaviesSpectrophotometric studies of ultra low loss optical glasses I: single beam method J. Scien. Instr. 1, 1063 (1968); 6页的文章

3.  M W Jones and K KaoSpectrophotometric stud ies of ultra low loss optical glasses II: double beam method J. Scien. Instr. 2, 331 (1969); 5页的文章

4.  Wright and K KaoSpectrophotometric studies of ultra low loss optical glasses 111: ellipso metric determination of surface reflectances J. Scien. Instr. 2, 579 (1969)5页的文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136666.html

上一篇:从Nature子刊的疯狂扩军谈起
下一篇:“欢乐”的推免生(含直博生)面试

29 檀成龙 宁利中 郑永军 黄仁勇 刘立 王媛媛 王庆浩 高友鹤 张国宏 李剑超 吴斌 杨正瓴 刘山亮 黄裕权 田云川 史晓雷 胡文兵 吴晓娲 赵凤光 李培 李由 张家峰 武夷山 刘钢 陈奂生 季丹 高建国 程少堂 梁洪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6 2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