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从Nature子刊的疯狂扩军谈起 精选

已有 14647 次阅读 2018-9-22 10:38 |个人分类:建言献策|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Nature子刊, 扩军, 感想

     近些年,Nature出版集团(NPG)加快了子刊扩军的速度,截至到2018114日,Nature的子刊共有51本(见附件一)。

NPG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可获得更多的论文首发权,不断拓展自己在多个学科领域的影响力,奠定自己在学术出版界龙头老大的地位。还有,Nature CommunicationsNC 是本开放获取期刊,这本期刊可是收取不菲版面费的吆。若以后其它子刊仿效NC的做法,NPG数钱得数到手抽筋。

估计对CNS期刊(及子刊)患有崇拜症的某些国度的科研人员,看到或听到这个消息,会奔走相告,欣喜若狂,因为这意味着在不少人顶礼膜拜的期刊上发表论文的难度大大降低了,容易以此拿到望眼欲穿的帽子”啦。

大家晓得,因为容易摘的“苹果”被“牛顿”们摘走了,在科研上留给我们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了,在任何领域要想取得一点重要突破,谈何容易。另一方面,近些年老牌出版集团不断扩军,新的出版集团如“雨后春笋”版地冒泡,即新诞生的期刊不断增多。这势必导致即使发表在著名期刊上的论文,其研究质量的水平呈日趋降低趋势。

期刊只是论文发表的载体,不管任何期刊,热点跟风式研究都容易在其上发表,而推翻以前认识或开创新领域的研究,尤其是理论成果,则很难发表。这是因为即使找地球村权威专家审稿,TA们常常依据过去的知识和认知作出判断,而重要原始创新往往会推翻以前的认识,难免让TA们产生强烈的抵触。再者,越权威的专家,脑袋里往往有更多的“条条框框”,TA们一心要为“真理”而斗争,这样不自觉的会成为创新的绊脚石”。有人统计过,得NB奖的首发成果,大多发表在名不见经传的期刊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发表在所谓的顶级期刊(如CNS),这说明了什么呢?例如,日本科学家已拿了多项NB奖,其得主的不少开山之作,大都首发在本国期刊,有不少还是日文期刊呢。NB奖只认原创及其价值(内涵),不看期刊档次。然而,我国的科研评价制度,则着重广告”(期刊档次),而不着重疗效”(内涵),其价值导向何其滑稽呀。

人类科学研究之初并无期刊,后来有了期刊也只是提供论文发表的平台而已,并无对论文评价及鉴定的功能。纵观科学发展史,过去有些大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并未以期刊论文形式发表,有的停留在手稿、私人书信通讯与笔记本上,有的则留存于书的注解上(例如费马大定理的提出,见附件二),但这并不影响其科学价值、社会价值等。无疑,科研成果的价值由实践或时间裁定,而不是由论文发表的期刊档次决定,这事儿连俺村的非著名三傻子都知道,难道这么多高IQ的专家、学者、冒号”不知道?我看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乃利益使然耳。

附件一:

· Nature Astronomy

· 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

· Nature Biotechnology

· Nature Catalysis

· Nature Cell Biology

· Nature Chemical Biology

· Nature Chemistry

· Nature Climate Change

· Nature Communications

· Nature Digest

·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 Nature Electronics

· Nature Energy

· Nature Genetics

· Nature Geoscience

· Nature Human Behaviour

· Nature Immunology

· Nature Machine Intelligence

· Nature Materials

· Nature Medicine

· Nature Metabolism

· Nature Methods

· Nature Microbiology

· Nature Milestones

· Nature Nanotechnology

· Nature Neuroscience

· Nature Photonics

· Nature Physics

· Nature Plants

· Nature Protocols

· Nature Reviews Cancer

· Nature Reviews Cardiology

· Nature Reviews Chemistry

· Nature Reviews Clinical Oncology

· Nature Reviews Disease Primers

·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 Nature Reviews Endocrinology

· 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

·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 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

· Nature Reviews Materials

·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 Nature Reviews Molecular Cell Biology

· Nature Reviews Nephrology

· Nature Reviews Neurology

·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 Nature Reviews Physics

· 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

· Nature Reviews Urology

· Nature Structural & MolecularBiology

· Nature Sustainability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40736570.html

附件二:

1637年左右,费马在阅读丢番图《算术》的拉丁文译本时,曾在第11卷第8命题旁写道:将一个立方数分成两个立方数之和,或一个四次幂分成两个四次幂之和,或者一般地将一个高于二次的幂分成两个同次幂之和,这是不可能的。关于此,我确信已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证法,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

这就是著名的费马大定理:当整数n>2时,关于xyz的方程没有正整数解。


费马究竟有没有证明费马大定理,至今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费马大定理被提出后,经历多人猜想辩证,历经三百多年的历史,才于1995年由英国数学家怀尔斯证明,且其证明的过程相当艰深,从而带动了数学的发展。

http://www.sohu.com/a/216282402_22301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136307.html

上一篇:喝点酒能有多大事儿啊
下一篇:NB奖得主高琨教授的开山之作发表在哪里?

37 檀成龙 郑永军 李由 黄永义 章雨旭 吕洪波 李毅伟 赵军明 吴晓娲 姜小炜 高友鹤 蔡小宁 赵克勤 武夷山 吕喆 季丹 杨正瓴 徐耀 潘学峰 张成岗 张鹰 黄裕权 安海龙 代恒伟 田云川 李海东 刘建彬 张操 张士宏 梁洪泽 汪晓军 周健 周春雷 黄仁勇 张国宏 李培 魏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2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