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莫让“面子”成为科学精神的“拦路虎”

已有 1899 次阅读 2018-8-3 10:42 |个人分类:热点关注|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面子, 科学精神

 

博主按:近期关于科学界功利、帽子与面子问题,已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话题。近日,我接受了《科技日报》李记者的采访,对此话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今天的《科技日报》头版发表了访谈内容,并配发了评论员文章,希望引起大家的深入讨论。

 

可怕,“面子”竟比学术大

——访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秦四清

科学精神名家谈

本报记者 李 艳

    最近,复旦大学教授裘锡圭一则声明引发热议。他提出自己6年前发表的一篇论文有错误,宣布该文“自应作废”,“请大家多多批评”。他这句“我错了”被人们称为是最可贵的科学精神。

    为什么可贵?是因为“太少见”了。

    “不质疑、不争论,甚至不讨论,你好我好大家好,互相给个面子成为当今科技界的习惯和生存之道,这很可怕。”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工程地质专家秦四清认为的科学研究氛围不是这样的。他期待的是“大家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只为科学”,但遗憾的是“这样的场景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

    科技日报:您在2011年就曾写过一篇博文《科学家的“面子”问题》谈到在国内学术圈,“面子”比学术大,给人提意见、提问题就是让人没“面子”,这些情况现在有所改变吗?

    秦四清:这个问题,不仅没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很多年以前,我们开学术会议大家都会互相提问、讨论,争论起来的时候也是有的,被提问者也有答不上来的时候,但大家都明白这是科学问题的探讨,真理越辩越明。

    但是近十几年来,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到现在几乎见不到了。哪怕是学术会议,也是各讲各的,学术争论见不到了。为什么?因为不敢提严肃的科学问题了,尤其是可能否定某一学派观点的科学问题。台上讲话的权威被质疑了觉得“没面子”,要是有问题答不上来也“没面子”。对台下的人来说,你让人家没面子有什么好处?以后你要拿项目、评头衔,就别怪人家“不给面子”。

    我认为,对待学术研究,需要博大的胸怀,需要容忍别人否定自己的肚量。科学争论非常重要,科研的目的就是把一件事情搞明白,科技界的发展创新就是推翻已有认识。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每一个人的认知都是有局限的,来自外界的质疑、批评正好可以促进思考。

    所以我们的焦点要放到科学上来、放到研究价值上来。科学家的“面子”与科学研究寻求真谛相比并没有那么重要。

    科技日报:“面子”问题愈演愈烈,背后有哪些深层次原因?

    秦四清:其实,“面子”问题只是表象,背后是我们这些年唯论文、看帽子等一系列的问题让整个科技界浮躁、功利。当论文数量与身份、收入、前途、“帽子”画等号,而这个社会又遍布着功利、投机时,科学的问题就没法归科学了。

    比如,“帽子”直接决定了科研人员的课题、项目、经费、地位、前途,“帽子”从哪里来?“帽子”谁来评?如此一来,圈子里的权威不能得罪,最好谁都别得罪,一些投机主义者更是利用所谓的学术讨论变着花样地“拍马屁”获取自己的利益,那些有真才实学却又不屑干这些的“书呆子”举步维艰。

    这是违背科学精神的,这种情况要是不改变,后果会很严重。我们的评价体系、氛围、政策应该是鼓励大家攻坚克难,解决重大科学难题,而不是浮躁、功利、自我膨胀。科研人员应该自省,我们花了那么多科研经费,如果什么都没干出来是不是对得起国家,是不是对得起自己头上的称号?

    科技日报:这些年来,您对这个问题感触不少,思考很多,您觉得要从哪些方面着手解决问题,改变现状?

    秦四清:首先,观念要转变,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个机构,一旦发现研究方向有问题都要及时纠错,这个过程中要放下门户之见、突破壁垒、放下“面子”,真正为科技进步凝聚各方面的力量。

    其次,从立项开始就要科学决策,把那些行业的难事、国家面临的技术难点列出来,谁能真有突破谁来。看某项研究结果不能看“面子”,要看“里子”;谁有多大的真货,就给谁多高的“帽子”。

    我希望科技界能立下规矩,对反对意见要有回应,对不同意见的人要请过来交流,科学归科学、行政归行政。我们不能误导年轻人,以为跟风做做热点、跟着大牛发发论文、拍拍马屁,“帽子”“位子”就有了。

    说实话,科学家真不要那么在意“面子”,哪一天,人不在了我们的东西还在,这才是最大的“面子

    (科技日报北京8月2日电)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8-08/03/content_400893.htm?div=-1

科研讲情面 就会失体面

本报评论员

科学精神论场

    科学精神好不好,当然好!面子重要不重要,当然重要!要是两者“狭路相逢”呢?

    中国人好面子,是有文化传统的。但这事放到科技界,却就致命了。

    面子这个词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潜在的解释是非常丰富的。

    你不能直接指出对方的问题,要含蓄、暗示,当然最好是不说,因为要给人留面子。对方也心知自己的问题,但是在别人面前是不能承认的,承认了就丢面子。如果你不给“面子”,非要直接指出来,那就是让人“没面子”。这便是“友尽”的节奏了,下次你要有事求人,人家自然不会给“面子”。

    这一轮绕口令似的“黑话”说下来,代表着目前科技界的某种现状——什么求真、质疑这些让人不愉快的因素统统抛开,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王道。

    然而,事事讲面子的结果必定是站到了科学精神的对立面,离高水平的科研成果越来越远了。

    科学研究讲的是求真务实、理性质疑,这字字句句都是“面子”的“死敌”。若是一心求真,如何顾全面子?更惶论质疑,那在中国人的意识里便是先要撕下脸面的。

    科学研究是为了求真理,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会走很多弯路,还可能遇到“巨坑”,需要不断试错、纠错、再试错、再纠错,如此往复,古今中外无人例外。一个人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走过弯路、犯过错误,被挑战、被质疑,并不是坏事,更不是什么耻辱,反倒是如何面对存在的问题和错误才是意义重大且意味深长。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人的想法总是存在局限,讨论、沟通、争论是不断纠错的过程,也是新思想不断迸发的过程。

    常听科学家们说,台上那位是院士、是泰斗、是权威,他们要是被问倒了、要是被质疑了肯定觉得没面子、不高兴,以后我们在圈里就没法混了。其实,正因为是院士、是泰斗、是权威,才更应该倾听反对的声音,那说不定是新的火花、新的科学征程呢!

    如今,当“面子”成为了日常,曾经被视为“净土”的科技界也深受虚伪、浮夸、肤浅、浮躁、功利的困扰。有那么多的核心技术亟待攻关,有那么多的关键难题尚未解决,国家人民的需要已经摆在眼前,若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科学家想的是自保、怕丢面子、又为着利益想要别人给面子,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

    所幸,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站出来呼吁:放下面子,让科学回归科学。他们自发举办学术沙龙,愿意跟大家争到“脸红脖子粗”。他们希望携手解决行业难题,让国家有限的经费“花在刀刃上”,这是好的开始。

    已逝的著名科学家黄大年曾阐述自己对待科研的态度:“我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他从不卖别人的面子,也从不怕丢了自己的面子,但这并不妨碍学生爱戴他、群众敬仰他。黄大年能做到是因为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如此说来,那些成天想着“面子”的人关键问题还在于格局太小,心里只装着自己的那点脸面,不曾想这才是真的失了体面。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8-08/03/content_400894.htm?div=-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127350.html

上一篇:浅源、中源与深源地震机理是一样的吗?
下一篇:关于基金委人才项目(优青、杰青)改革的建议

18 代恒伟 刘立 李俊 李毅伟 王媛媛 吴晓娲 张学文 季丹 吕洪波 李东风 刘全慧 高友鹤 汤茂林 吴斌 史晓雷 黄仁勇 晏成和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0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