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深度思考的时间哪里去了? 精选

已有 15615 次阅读 2016-11-2 09:22 |个人分类:建言献策|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创新, 深度思考

昨天下午,一位大学同学来访,和我聊到了深度思考的问题,他说“现在的学者都很忙,几乎没有人静心深入思考科学问题啦。这样下去,还能做出原创性的成果吗?”刚想和他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但已到了吃饭的时间,兄弟来催促,吃饭时又扯别的事儿,就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

今早醒来,还记着昨天的事儿,趁现在有点时间,码些字扯扯淡。

现在的大小牛们都很忙,忙着写论文、写本子报基金、争当优秀人才评职称、组织材料冲国家奖、光环多了冲院士,已经忘记了科研的目的是什么?

中青年时代忙着干这些,等“英雄”暮年想深入思考问题时,往往已力不从心。

在我国急功近利的科研评价政策驱动下,好多人太忙了,已经没有深入思考的时间了,或者说已不愿意深入思考了,几乎没有人能坐得住冷板凳了。长期思考某个科学难题,才有可能出奇制胜,出原创性大成果。张益唐先生在1999~2014间,仅有唯一的一篇论文《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发表在Annalsof Mathematics2014,这篇论文标志着在孪生素数猜想研究方面的重大突破,甚至有人认为该论文对学界的影响将超过陈景1+2证明。攻坚克难,没有十年磨一剑的精神行吗?若张先生在我国高校工作,几年内没有论文发表,可能早被开掉了。

好多人已习惯了跟风克隆式的科研,因为这样可以快出文章、多出文章,目的是拿优青、杰青以及入选“江河湖海”人才计划。

目前的现状是,我们的知识越来越多,智慧却越来越少,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俺不禁要问:深度思考的时间哪里去了呢?

突破或解决任何科学难题,都需要在多学科知识积累的基础上,靠“灵感”去捅破那层窗户纸的,而灵感何来呢?能从天上掉下来吗?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是不会有滴,守株待兔的传说只记载于寓言故事中。灵感只能在长期的深度思考下,才有可能光临。

诸多学者,常被假象所迷惑,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洞察力,且往往沉浸在幻象中不能自拔。例如,一场大雨后某地一个滑坡发生了,专家就会说降雨诱发了滑坡,而忘记了该地之前下过N次大雨但并无滑坡发生的事实,就事论事的做法不可能揭示滑坡发生的本质机理。

诸多学者的视野不够宽阔,往往只看到局部而忽略了整体,对具有非线性属性的系统,局部与整体的行为往往有“十万八千里”的差别。记住哦,盲人摸象式的搞法是科研的大忌。

诸多学者,往往受惯性思维的约束,忘记了发散思维、逆向思维与另类思维往往能起到“临门一脚”的关键作用。

诸多学者,已习惯于单线条因果关系的论证,但缺乏级联式逻辑链推理与验证的捆绑式深挖,因为这需要长期的思考与探索。

不深入思考,耐不住寂寞,难以做出重要的原创性成果。一个有志学者,得力争在科学发展史上留下点痕迹,灌水或山寨式的论文能增长人类对自然的认识吗?显然答案是不言而喻滴。时间或实践是检验论文价值的唯一标准,现在如此多的水货论文能有啥用途呢?估计收破烂的大妈可能会要,但村东头管厕所的大叔会大声说“No! No! No!”。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012253.html

上一篇:为何意大利的强震闹得欢?
下一篇:猪八戒冲贡士纪实【1】

88 檀成龙 钟定胜 陈辉 赵凤光 陈南晖 傅晓明 李伟 惠小强 李卓亭 晏成和 毛秀光 施树明 梁光河 王立新 郝耀耀 蔡宁 武夷山 代恒伟 白龙亮 吕洪波 郭洋裕 王鸣远 杨正瓴 吴晓娲 刘良云 强涛 马志超 张波 叶春浓 李土荣 徐耀 李永冲 王少凯 苏德辰 黄永义 彭真明 韦玉程 张大成 褚昭明 王洪吉 罗祥存 韩健 徐俊辉 秦逸人 侯天顺 张长命 梁洪泽 黄式东 姚晓 张培昆 黄育和 黄彬彬 徐绍辉 姚攀峰 鲍海飞 肖鹏 王大岗 张志镇 许方杰 孙华 赵宇 段含明 信忠保 loyalSciencefan wqhwqh333 doctor5 jfhxpq ykgs ericmapes copier zhjq2016 flighteer CharlesWan guhanxian wangqinling chaijf taoshl biofans kaien htli brns loujinshan fdd096030079 beyond925 aliala yunwowo bshhzai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2 15: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