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huans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huansheng

博文

天气预报、煤油灯和我的高考录取通知书 精选

已有 3339 次阅读 2018-3-8 23:5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前天上课,老师提到天气预报。说天气预报现在改进了,精度比较高。

我突然就想起以前的一段往事。我们农村人对于天气,过去主要是出于生产的需要。比如现在是3月,老家的谷子要下种了,最担心的就是别来寒潮或者刮风;而收获的季节,就担心下雨。

以前天气预报的主要途径,就是看天,一些有经验的人会预测。但常常不准的。

再就是看电视,四川电视台的天气预报,当时只能预报到“市”。我们家在A市和B之间,家里人很自然地就会关注这两个市的情况,然后推测第二天到底是下雨还是刮风,抑或是个大晴天。读大学以后学地图学,知道有一种方法叫“内插”或者“空间插值”。其实,我们农村人根据A市和B市的天气预报来推测明天自家所在地的天气,不也是一种插值么?

但电视上的天气预报也不是总能看到,有时候干活回去晚了会错过。后来有了手机,业务员给我爸配上了一个天气预报的套餐,每天定时发送天气预报的短信。可这钱实际上差不多白费。因为爸爸认不了几个字。虽然有了短信,还是会拨打指定的语音服务去听天气。

我参加高考那一年,才刚开始流行小灵通。农村人根本没有条件使用手机和电话。高考后差不多就是收玉米。在玉米和水稻之间,有一段空挡。爸爸每天去镇上坐车,然后去县城的烧腊(卤肉)摊上买上些猪头、猪耳朵之类的,然后再坐车回到镇里,在走村串户地叫卖。以此挣钱。因为走村串户,所以特别需要好天气。每天就非常关心天气预报。如果我没有记错,四川电视台的天气预报一般是在四川新闻联播以后,差不多8点钟。我们家常常在8点左右围在电视前,等着。

那时候,因为高考刚过,县城里会有很多莫名的招生传单。爸爸每天都会带很多传单回来。虽然不明说,实际上还是很着急,高考的录取通知书紧等慢等都不来。爸爸每天回来,在等妈妈做好夜饭之前,就让我把那些招生传单念给他听。我那时候其实并不能识别什么骗人的学校。想当然地觉得,如果考不上,也许这些传单就是一个机会。

直到某一天,玉米还没有晒干,天太热,村里断了电。家里没有煤油了,晚上只能瞎摸。我带个瓶子连走带跑去离家最近的马路上的商店打(买)煤油。因为店主家正好有电话。好像是3毛或者6毛一分钟吧,就顺便拨了个录取热线的电话。结果说中了。我好像并没有听清楚是什么学校和专业,只记得中了。心中暗喜,回家并没有跟爸妈说。因为没有看到通知书之前,不敢讲。万一并不是太好的学校?万一出现什么意外?

第二天爸爸去给村里人一家盖房子的人家干活。我自己去镇上坐车到高中去看。

学校里把每一分接到的通知书的学生姓名写在门口边墙壁上的黑板上。我仔细地看,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终于看到了我的名字。欣喜欲狂!恰好我的语文老师路过校门口,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来领通知书。他说并没有看到我的名字啊。原来,我的高考名字与身份证一致,而与平常上课的名字不是同一个。

门卫房间里一个负责保管通知书的老师把我的那份找出来,几个老师围着我,逐字逐字地念我的通知书内容。末了,一个老师问我家里有没有人当官?我说没有,那个老师很严肃地告诉我,录取的这个学院叫“国土管理学院”,将来毕业生是进国土局的。你们没有关系,可能找不到工作。

为此,我很忧伤!本来作为一个理科生,考地理并非我的意愿,更坏的是居然是考上国土管理学院了。但是我提醒自己,既然是师范专业,肯定是做教师的,与做官有何相干呢?

过了不多久,就坐车回家去。到家时差不多下午2点过,正热的时候。爸爸不在家,我到隔壁湾的嘴嘴上叫爸爸回家一趟。并不说什么事。过会儿,爸爸回来了。我把通知书给他看,说我考上大学了!

爸爸一脸的高兴,如释重负!似乎比我还要高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3320-1102944.html

上一篇:国内期刊不不一定遵循GB/T 7714
下一篇:公鸡会不会半夜打鸣?

21 王德华 武夷山 李俊 刁承泰 张学文 张晓良 杨绪洪 李毅伟 冯大诚 文克玲 李学宽 尤明庆 刘立 张忆文 李坤 左小超 朱晓刚 张铁峰 孙颉 李东风 李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0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