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bs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zbsh

博文

记闫沐霖老师

已有 1464 次阅读 2017-10-9 20:28 |个人分类:人物纪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闫沐霖

早上在粒子物理群看到闫沐霖老师夫人发的消息,痛闻闫老师仙去,顿感世事无常,生命无常。


在湖南师范大学师从荆继良老师攻读理论物理硕士学位时,就已听闻闫老的一些轶事。当时在闫老的指导下,荆老师获得中科大的博士学位,博士论文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


虽然几次到中科大学术交流,因行程紧,都没能拜访闫老。年初在粒子物理群,却不想和闫老相遇了。我请求加闫老为好友,自我介绍说:师爷好!我是荆继良老师的学生。


和闫老的正式会面,是在今年六月的引力年会上。闫老做了关于利用中子干涉测引力波的报告,反响强烈,但闫老却颇为谦虚地说: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正。闫老70多岁高龄,仍奋斗在科研第一线,仙逝之前的几个月,还在arXiv上挂了几篇关于de Sitter相对论的文章。闫老活到老,学到老,研究到老的精神,令我们年轻科研人员汗颜。


会后,我和闫老一起参观著名的都江堰奇迹。在没有搀扶的情况下,闫老步行游览了整个景区。爬青城山,除了坐索道,上山下山闫老也都是步行。还记得当时闫老精神矍铄,兴致高昂,不想那一别,竟成永别。


旅游回来,彭俊金说,他最小,他买单犒劳师爷一顿。吴双清老师疼心徒儿,在旮旯里寻了几家,觉得档次还是次了一些。大街边一家颇有革命年代氛围的饭店,看上去有些高大上,但又担心太贵。我们几个在外面观望,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彭俊金那小子,兜里可能有些银子,气壮,把我们几个拉扯进去。进去一看,瞎眼了:贼贵!彭俊金硬着头皮扛下来,点了四个菜,四百来块,量小,还贼难吃。我和彭俊金勇气可嘉,坚持把那些难吃的菜,一扫而光。




回酒店的时候,我说打的回去。闫老坚决不同意,要坐地铁,说不能再让大家花钱了。地铁票,他也要坚持自己买,最后,还是吴双清老师兜里的零钱派上了用场。


闫老人生中的一些际遇,对他带来了一些影响,但都无法阻止他对科研的热情。闫老的一些科研成果,在国际上以他的名字命名,这是闫老最欣慰的吧,也是闫老留给后人最宝贵的财富和纪念。


闫老安息!闫老千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3250-1079871.html

上一篇:太震撼了:堪称世界第一联合作战舰队!
收藏 分享 举报

4 马红孺 姬扬 丁迅雷 张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8 0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