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tj

博文

如果,我老了

已有 1670 次阅读 2015-12-5 14:03 |个人分类:爷爷奶奶|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如果,我老了

上午做了妈妈钦点的饼:盘丝饼。权当一次实验,有些慢,因为要仔细观察每一步可能导致的后果,便于下一次“优化条件”。妈妈说:等你老的时候,你就在厨房做饭吧,丽丽给你家凡凡带孩子。我想应该是这样。

说道做外公,我想起了岳阳的爷爷,老叔的岳父,我的榜样!想在这说一说这位老人家。

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集中的时间不超半个月,却深深的被他感染。爷爷的事物不多:早起出去买饭,做饭(之后老叔上班),收拾家务。奶奶和老婶带豆豆玩的时候,爷爷去仓房写写字、给豆豆做玩具;中午做饭、晚上做饭、期间陪家人打打牌(估计技术不错)。每件事情都很平常,他却做的非常的仔细、认真,当然做完的事都是一流的(至少我记得是这样)。

爷爷曾经是军人,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后背无论是走路还是坐着都是挺直,这是我所做不到的。我以为能这样做的人,一定有一个好习惯,一定有值得尊敬的地方。十年前老叔就是我这样的年纪,爷爷时不时总会叮嘱老叔一番(呵呵,应该的)。爷爷的言语很少,很少和大家一起唠家常,总是在屋里忙活着,收拾厨房、收拾客厅。打牌的时候也很认真,总是会和奶奶计较一些打法(不过总是奶奶占上风,虽说我听不懂湖南话,能感觉到那种气势),我也学到了一些升级的初级玩法。

爷爷做的菜超级好吃,现在几乎不记得当时吃的什么了。那时他不知我能否吃辣,在平日做的菜中总是会放少许辣椒,尽量让我能接受。多次试探、询问,估计他老人家已经知道我的承受能力了。无论做哪种菜,我都很喜欢吃,可我不得不控制食量,怕长的太胖,毕竟平时没啥事做。这就为我埋下了种子,我希望我到爷爷那把年纪的时候也有一手上佳的受益,到时给我的老婆和孩子做饭。我不考虑人们讨论的家里谁做饭的问题,我只关心我爱的人能喜欢吃到我做的饭。

老人家的工艺也不错,看到他给豆豆做的那把宝剑,很是精致。在一楼的仓库里也放有很多木匠用的工具,爷爷总是自己琢磨。还有一个写毛笔字的台板、边上放着经常骑的自行车,和新的一样。仓房挤而不乱,物品摆放合理有序,真的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爷爷做的一个钥匙链,纯手工的扣链,我目前还留着呢,不过它也快要下岗了,我已经很久不拿钥匙了。

恍惚过去了很多年,我结婚时再次见到爷爷的时候,他明显的老了很多,期间动过一次手术,体质明显不如从前。可神情依旧,多少可以弥补一些身体的苍老吧。看着爷爷手撕狗肉那会,时间真的可以回到过去:那就是几年前岳阳爷爷的风范,人老心不老,挺好!如今我才迈出这第一步,我想做菜也只是生活的一个缩影而已,要想做好这件事,往往需要你别的事情做的一样好,修身养性吧。眼高不一样,看到的景色当然各异。

如果我老了,我也希望能有孩子会喜欢我,会记住我。中午的糖醋排骨在妈妈的口里“不够甜也不够酸”,在凡凡的嘴里却是怎么也不肯放下。看到这些我很高兴,无论是我炖肉过了头,还是少放了糖醋,都无所谓,凡凡能喜欢就是我的全部。所以妈妈担心我老了以后总是下厨,我想大可不必,或许我的内心是喜欢做饭的(只是不是谁都可以吃到我的菜)。

如果我老了,我也希望自己还有一些爱好,可以精益求精,永无止境。我担心一件事走到终点,看不到下一件事的起点。就像爷爷那阵还有许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坐在电视面前,等待时间过去。寻找爱好需要时间和努力,这些日子我已深有体会。可能我不是块做科研的料,但我一定可以做好我喜欢的任何事情。不敢说做一行爱一行,但可以做一件专注一件。

如果我老了,我不希望再后悔。把想要做的事情在有生之年做完,那时心中能有所平静。手里的工作是做不完的,所以总是需要有人继续。我自己的追求应该是能收尾的,因为我们还有凡凡。

有些事,现在想想还可以,老的时候怕是没有心思这样想了。

 

TJ 南海家园

2015125日星期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1539-941204.html

上一篇:我的兄弟姐妹
下一篇:修车记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17: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