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tj

博文

两岁半。。。

已有 1778 次阅读 2016-11-17 06:59 |个人分类:凡凡|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个月的项目有些忙,两个项目接受了临床前核查,新参加的、新进的项目比较耗神,忙的没有时间整理文献,没有时间搜索最前沿的进展,可是记录孩子的过往还是不能耽搁,时间长了会冲掉之前储存的记忆。


To FanFan (XII)

晚饭时决定饭后去超市,买些米和面,顺便给妈妈买些零食,凡凡也听见了,高兴的喊着:吃饭,吃饭,吃完去超市,给奶奶买米和面,给妈妈买多多好吃的。一路上拉着小车,后来还是老规矩,坐在了上面。可这次有了新花样:竟然可以翘起二郎腿!这是我们家凡凡?怎么可以这样“嚣张”?凡凡一定觉得很神气,竟然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到超市楼下。走过Z字型过道,她还是坚持自己拉着小推车,需要时也会使劲抱起小车。

下午本想和爷爷奶奶下楼打一会球,让凡凡看看如何玩。这回好,她自己握着一个球拍,硬是不让奶奶玩,现在理解为何爷爷奶奶要想打球总会给凡凡带上她的专属Bicycle。晚上回来和妈妈玩了好一阵,一会让抱到小床,一会又让抱下来;一会说再看一会贝瓦吧,一会又求情说能否再看一遍?一会又是拉钩、有事印章,形式不小,到挺像回事。

晚上八点半,凡凡已经到来睡觉的时间,这回她又一次霸占了我的位置。感觉她已经入睡,我在一边开启电脑处理今天的数据,不知道什么时候,凡凡突然出现在我的旁边,低声问我:爸爸,爸爸,你在干啥呢?给宝宝看一遍ABCD呗?那好吧,一遍总还是可以的哦!就这样,我们又缕了一遍PPT,从AZ,从AppleZebra。看完她还是不想走:爸爸,爸爸,在给宝宝看一遍诗呗。对着弱小的声音我也只能满足她的要求,随即打开了另一个PPT,凡凡抢过鼠标,一页页的点击,开始跟着念: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为了降低屏幕的亮度,字体和背景都调成了暗色调。凡凡看完之后好像意犹未尽:爸爸,爸爸,能不能看最后一边?我拒绝了。她立即跟进:爸爸,爸爸,能不能再看最后一边?看你上次给宝宝录的那次(其实她好不容易才让我想起来她是这个意思,一会照相,一会手机,一会小图案,使劲描述她脑中的印象),我们“协商”之后觉得那是最后的最后一次了。凡凡很乖,看完就回到“我的位置”接着睡。

没过不一会,凡凡又过来了。我问她又回来干啥?咱今天不能看了,要休息。凡凡笑呵呵的说:宝宝要过来看看爸爸干活,看爸爸怎么做滑梯的。“滑梯?”这是什么鬼?我什么时候做滑梯了?凡凡很认真的说着:爸爸、爸爸,再给宝宝做一个滑梯呗?我还是每明白,后来凡凡实在不耐烦,指着电脑:那不是滑梯吗?两个滑梯?我了碰电脑,恢复到桌面,凡凡说滑梯没了。后来我恍然明白:滑梯,不就是我做的图吗?不就是S型的抑制曲线吗?!!这孩子,还真逗。为了确认这一点,我把曲线的窗口弄出来,凡凡乐了,滑梯又回来了。还睁着吵着要那几个滑梯去睡觉,小手不断的抓屏幕。看到几个图标还笑着说:爸爸,这不是“8”吗?(其实是超链接标识);爸爸,这不是“T”吗?(输入字符的按钮);爸爸,这个宝宝怎么按不动啊?(凡凡用手不断点击电脑的屏幕,以为是手机的屏幕可以触摸调整)这孩子,挺有意思,我怎么看不出图案中的新鲜劲呢?突然让我想到曾经看到的一个帖子:小的时候对世界充满好奇、兴趣,随着年纪的增长,能够再次让人们感到兴趣的点会越来越少,中年过后不知还会对什么抱有兴趣。

今天给凡凡带回来做实验用的漂,可以浮在水面,放置离心管。打开包装后她还很开心,自豪的说:这不是小鱼嘛,这不是星星吗,这个宝宝不认识?哦,这个是小乌龟。接下来的事情是让我感觉神奇的:凡凡坐在小床上一动不动,开始鼓弄这几个新鲜的“玩具”。漂的身上有很多洞洞,用手指轻轻推便可将填充在洞洞中的泡沫挤出,四种颜色,四个图案,凡凡反复的将泡沫挤出,最后再安装回去,大小能对上,颜色能对上。就这样,她竟然玩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睡觉前。她头一次如此专注的“开发”一个新“礼物”,后来她知道原来不同颜色的也可以混放在一起,也并不算难看。一遍拼图,一遍吃着苹果,看着她嘟嘟的脸蛋和撅起来的小嘴巴着实可爱,这小孩孩真是灵啊!

一天妈妈买了点零食,凡凡吃着吃着,觉得应该给妈妈吃。妈妈吃点之后说给宝宝吃吧,妈妈不吃了。宝宝竟然回答说:妈妈,妈妈你吃,这样你肚子里的宝宝就能吃饱了。挺奶奶说白天让凡凡给爷爷抓痒痒,凡凡很乐意,可是一下手爷爷就跳起来跑掉了,回头一看:原来爷爷的后背被凡凡狠狠的抓了三条手印,后来得知凡凡是故意的。晚上回家吃饭,奶奶想包包子,问凡凡想吃吗?凡凡乐意的回答说:想吃。奶奶问吃几个,凡凡爽快的回答:五个。等到包子快好的时候,凡凡高兴的蹦蹦跳跳在屋子里喊着:包子快好了,包子快好了哦!这得多么的想吃包子啊。

一天早上窗户上铺满了雾水,奶奶说:凡凡给奶奶写个“凡”字呗?宝宝很爽快的答应“行!”。到了窗前,挥手开始画字,开始还觉得奇怪,待凡凡说“写完了”我们才发现原来凡凡是倒着写的。我想我是不会倒着写字了。还有更有意思的,奶奶又说凡凡给奶奶写个“4”呗?宝宝又一次很爽快的答应“行!”这次我们正着看也不是、倒着看也不是,后来才发现凡凡好像弄了一个翻转。照着这个“技术”,我说那就写个“1”或者“0”吧,好弄。凡凡说“好啊,那我写一个10吧”。哦?这孩子竟然知道“10”?看来爷爷奶奶在家里还是给她讲数字了。

听奶奶说有一天中午给凡凡喂饭吃,吃着吃着,凡凡说:奶奶,宝宝的肚子都吃的溜鼓溜鼓的了,不能再吃了!听着她的语气好像是大人在讲话。晚上坐在一起吃饭,凡凡喜欢吃的时候还是像从前那样抱着饭碗,把喜欢吃的菜拉到跟前,吃一口乐呵一下;要是碰到不怎么吸引人的饭菜,她就开始玩了,一会给奶奶夹一口,一会给爷爷一块,一会看看谁掉饭粒,一会又要吵着让妈妈夹菜。有一天半夜妈妈饿了,想喝点豆奶粉,不知凡凡是听见了还是咋了,立刻坐了起来,扑到妈妈的怀里:“豆奶粉好喝吗?”(这孩子,想喝就直接说呗,还问好不好喝)。

又一次出差到上海,带着实验记录等资料接受药监局专家的审核,其实一个人出门我还真是对啥都不感冒,没兴趣,究其原因就是丽丽没有陪我一起来啊。这个时候听到凡凡在手机里传来声音:爸爸呀,爸爸啊!这声音真是好听,瞬间觉得好是温暖啊!一边一边的听她稚嫩的声音,就是一种幸福!看来小屁孩还是喜欢和我一起玩的,只是有妈妈在我的地位显的没那么重要罢了。要是妈妈睡着了,她的目光会立刻转向我:爸爸爸爸,宝宝可喜欢爸爸了,爸爸最好了!(这些话是跟谁学的?竟然会花言巧语了。)

那一天坐电梯,奶奶一下没有按对楼层,应该向上走,奶奶按的却是1层。这个小动作被凡凡发现了,随口一句:奶奶,你咋按错了呢?咱不是去8层吗?这事搞的,咋整的?哈哈,满口的东北味。奶奶一听也是无语了,这是才看见自己按的是1层。类似的情况很多,凡凡现在吃饭自己可以搬她的座椅,自己爬上去。有一次奶奶没有给穿餐衣,凡凡随口又来一句:咋吃饭了呢?宝宝还没穿衣服呀,这事整的!我们放下手里的筷子,楞了一下下,才恍然明白她说的意思。还有一次奶奶只给穿了一个袖子,吃了一小会凡凡突然发现只穿了一个袖子,又“批评”奶奶一次。吃完饭还要检查一下看谁掉了饭粒,然后嘲笑一番。

那次凡凡问我:爸爸,你的眼睛干啥呢?我说眼睛在看宝贝呢,我反问她你的眼睛在干啥呢?她眨眨眼,说:宝宝的眼睛在这么滴呢(暗示在眨眼睛呢)。哦?很有意思!我就接着问,凡凡的耳朵干啥呢?她用手指着耳朵:宝宝的耳朵在听声音呢;我说嘴巴在干啥呢,答曰:嘴巴在这么滴呢(示意在咀嚼,吃东西呢);我说那脸蛋在干啥呢,她楞了半天,好像脸不会动啊,说:宝宝的脸…在这么滴呢(其实啥反应也没有,哈哈——)。我好想带着她出去多走走,多看看,只是现在条件还不允许,再等等吧。那天晚上带着凡凡去了公园,对于她来说,白天和晚上的区别不大,有人没人都一样,她醉在其中,依旧喜欢爬台阶,依旧喜欢和奶奶赛跑,还是那么的开心,看着八十年来“最大”的月亮,数着星星和飞机,不知不觉的凡凡就长大了。

她小姨带的几本书中,有一本里面有些大字,念着很顺,凡凡很快就记住了,好像没用上几天的时间,她可以从头“念”到尾(更像是背诵)。顺着这趋势,我想试着给凡凡看几个图案——三字经,选取了开始的一百个字,和她一起做游戏,出门的时候也会让他对身边的图案有兴趣。那次我们去超市,小区里有很多汽车,开始让凡凡看了几个熟悉的字母,再看看反复出现的汉子。买完东西回来,凡凡拉着我说爸爸你说话宝宝就能听懂(她的意思是说我说一个字或字母,宝宝就能找到),我们一个车一个车的过,到家的时候她好像对“北京”、“大众”和“SKODA”的印象比较深。我们问凡凡,要是买小汽车,你选什么颜色啊?“白色!”毫不犹豫,凡凡选择白色。

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就要上幼儿园,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了,这期间会发生很多事情。前几天看到一个帖子讲述了德国孩子的幼儿园经历,和中国的方式相差甚远,却让人向往。教授知识,总是不必她多多接触,多走走,多看看。孩子小的时候应该是玩耍长大的,而不是太多的竞争和比较。如何让她玩的开心,值得我好好想想。

这个月凡凡就整两岁半了,真不知道明年三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不知不觉啊!

TJ 泰河园

20161117星期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1539-1015200.html

上一篇:To Fanfan (XI)
下一篇:The Last One In 2016...

1 黄仁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0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