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yuexue62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uexue623

博文

[转载]中国古代的职业操守兼论一顶绿帽子引发的血案

已有 707 次阅读 2019-4-11 17:10 |个人分类:转载|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原标题:一顶绿帽子引发的血案,用三颗史官脑袋保存的历史

原创:鱼羊作者团/鱼羊史记

作者:刺猬/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干艮倔,北方方言,是指人情世故干巴巴,一根筋,倔犟不开事,打死不服软儿。用那句坊间俚语来解释,可谓再合适都不过:

“抱着屎棍当宝贝,给麻花都不换。”

翻阅史书,这样的主儿还真不少。而艮出水平,倔出高度,且是组团干艮倔的,当属春秋时期齐国的太史四兄弟。

太史,官职名。于上古三代夏、商、周,为史官及历官之长;及至春秋战国,亦是地位极高的朝廷大员。主管起草文书,策命诸侯卿大夫,记载史事,兼管典籍、历法、祭祀天地神祗等诸事。

瞧瞧,全是耍笔杆子、动嘴巴子的轻巧活儿。

笔头子,戳死人,所以啊人人都对太史敬而远之,生怕一不留神,家里的那点事就被写进了历史。

光彩的还好,彪炳青史,名扬后世;若是不光彩的丑事,可就丢人现眼,遭人指戳了。

不过,也有不信邪的狠主儿,偏不拿你当回事——

 

且说这日,齐国太史伯正襟危坐,神情凝重,落笔于竹简:

“崔杼弑其君”。

崔杼把国君给弄死了。

弑,以下犯上之杀,如子杀父、臣杀君。此句中的崔杼,又称崔武子,便是齐国的大夫,三朝重臣,非常牛掰的一个臣子。

“伯,你这写的什么?”崔杼当即阴了脸,没好气地问。

伯,老大。以官职为姓,其名便叫太史伯。“事实。”太史伯正色回曰。

崔杼一听,气够呛:崔杼弑其君,好模好样的,我为啥要杀他?是不是得有个理由?等等,这个理由你可不能乱写。

“涂了,重写。”崔杼的口气里,杀机渐浓,“你听好,必须按照我说的写。”

“就这样。一字不加不改。”

太史伯真够倔的,可话音未落,崔杼动静陡高:“哼,较劲是吧?来人呐,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拖出去,砍了!”

是真砍,绝非吓唬人。短短片刻,行刑官前来复命,太史伯已被斩首,魂赴黄泉。

 

人死了,史书得继续往下写,不能空着。于是,崔杼大夫又命人召来了太史仲,太史伯的二弟。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亦唯伯仲叔季图之”。伯仲叔季,兄弟排行,即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当堂站定,两下面对面,崔杼似笑非笑,先给太史仲敲了下边鼓:“仲,知道你大哥去哪儿,我召你来又做什么吧?”

太史仲点点头,没言语,落座执笔,歘歘歘,写下了五个字:

“崔杼弑其君”。

嘿,又来一干艮倔、不怕死的犟种。那我就成全你,接着杀!崔杼气哼哼一声喝,几个侍卫又五花大绑捆了太史仲,押赴刑场。

结果不消说,老二也遭了殃。

彼时,许是太史这一家都干记录史事这活儿,老大老二尸骨未寒,老三太史叔再度被崔杼召了来。

“好好瞧瞧你大哥二哥的下场,这事儿该如何写,你心里有数了吧?”崔杼怒气正炽,紧盯着太史叔狠叨叨说。

“多谢崔大夫提醒。”

太史叔拱拱手,肃容而坐提了笔。崔杼搭眼一瞧,顿觉脑袋骤热,心血上涌,差点喷出去。

这老三太史叔写的,仍是那五个字:

“崔杼弑其君!”

 

“喂,你的两个哥哥都被我杀了,你就不怕死?!”

“是人都怕死。但,我要尊重事实。”

“事实重要,还是脑袋重要?”崔杼道,“我奉劝你一句,还是乖乖按我说的写,把姜光(齐庄公)那老东西写成是暴病而亡。”

谁想,太史叔的倔强劲儿丝毫不输大哥二哥,朗声回道:“庄公身体棒棒的,怎会暴病而死?又怎叫天下人相信?我这样写,你看如何?‘庄公通焉,骤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赐人,’”

崔氏,正是崔杼的老婆,名棠姜。意思是,庄公和你老婆棠姜私通,经常偷偷摸摸跑你家里幽会嘿咻,还把你老崔的帽子赐给别人。

那帽子,可是货真价实纯天然的绿帽子啊。

俗言:家丑不可外扬;又言: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崔杼听罢,登时火冒三丈:来人,快把他说话的家什给砍了。再啰嗦,全天下人都知道我老婆劈腿,我被人戴了绿帽子!

就这样,太史叔也挂了。

至此,一句话,五个字,已要了三条人命。这档子事儿,还写不写?

必须得写。不管庄公多昏聩胡闹,扯淡扯到臣子的老婆头上,可他毕竟是一国之君,突然就一命呜呼归了天,怎么着也得给世人一个说法。可太史这一家,个个干艮倔,宁死不听话。这可咋整?

 

紧敛眉头,暗忖半晌,崔杼又召来了老四太史季。

老大老二老三已全被处刑,太史家可就剩这一根苗了,应该识相知好歹,学乖了吧?焉料,落笔下去,写出的仍是“崔杼弑其君”五个字!

“据事直书,是史家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太史季边说边往外走,“不劳侍卫动手,我自去刑场。崔武子,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弑君之举,既藏不住也掖不住,早晚会被天下人知道。即便我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责,反而会成为千古笑话。”

此时的崔杼,又气又恨又无奈,拍案而起又颓然坐下,沮丧喃喃:

唉,见过倔的,没见过一家子组团犯倔的。得了,你愿咋写就咋写吧,反正这绿帽子我已戴上,想摘也摘不掉了。

而更令人动容的是,太史季如实记录完这桩史案刚刚走出,就遇上了南史氏提简执笔而来。

南史氏,是对齐国以南的诸侯国史家的泛称。原来,听闻崔杼连杀太史家三兄弟,以为老四也必定遭诛,在劫难逃,南史氏便雄赳赳气昂昂,“执简以往”,誓死也要把这事给记下来。

啧啧,干艮倔也罢,一根筋钻牛角尖也罢,干一行重一行,守一行的规矩,这才是真正的职业操守,真正的业界良心。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可敬可佩、可叹可赞之余,亦值得后人深思。


u=1238163173,2511692040&fm=26&gp=0.jpg

 

注:本博文图片源于网络,内容源自鱼羊史记公众号(作者:刺猬)。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商,仅用于学术传播等非商业行为。本转载博文不代表本人观点,仅供讨论。特在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5899-1172717.html

上一篇:植物妈妈靠什么传播自己的种子?
下一篇:醉美人间四月天

2 杨正瓴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7 0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