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nikanha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inikanhai

博文

难忘的野营拉练

已有 2145 次阅读 2019-10-19 18:56 |个人分类:所作所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3.jpg

难忘的野营拉练

 

    我1972.12入伍后在坦克九连当炮长,1973.10当车长,1974.10月到坦克七连当排长。

一晃40年过去了,很多事情记不清楚啦,但是那年的野营拉练却记忆深刻,终身难忘。

    部队野营拉练是那个时期部队军政训练的重要科目。19701124日,毛泽东主席对北京卫戍区《关于部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拉练的总结报告》做出了批示:野营拉练好不当老爷兵。从此不仅部队野营拉练,就是大中专院校学生也组织野营拉练。

    冬季野营拉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行军。在过程中还会被上级设置各种突发情况和障碍,如快速穿过染毒地带,防空隐蔽,遭遇小股敌人突袭等。同时,野营拉练也是干部战士与老百姓密切接触的机会。驻扎地点,一般会选择学校操场等地方。这也是展示我军形象的时候,每当有群众围观时,大家都会使出全身力气,不顾疲惫,喊出响亮的口号声。野营拉练,是我军保留的一项训练科目,目的在于锤炼部队的作战意志和野战情况下的行军能力。

5.jpg

        1974年末的那次野营拉练,是我当排长提干部后经历的第一次,也是我今生的最后一次。

对这次野营拉练,团连领导十分重视,层层动员进行思想发动,连队党支部发出号召,各个党小组组织实施,每个党员表态,写决心书,挑战书,很快连队气氛就活跃起来了。

    这次野营拉练全营统筹安排,一个连履带行军,另两个连徒步行进,定期轮换。徒步行军还算可以,每个人背着背包,配带规定武器装备。车长、炮长、驾驶员带的是手枪,二炮手携带的是冲锋枪,路途中个大的帮助个小的,体壮的帮助体弱的,大家互相帮助,团结一心往前奔。

    待到我们七连履带行军了,那天气温明显降低,感觉特别冷,头天还下着小雪花。凌晨三点多起床,把皮大衣皮帽子大头鞋穿戴整齐,一刻钟后吃饭。在炊事班临时搭起的帐篷里,每人一大碗稠粥,一勺子一碗,带着皮手套捧着碗快吃。慢一点的,一碗饭没吃完就冻了。

1.jpg

    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焦志连长是头车,我是二车,车距保持在80米左右。随着一声号令,坦克发动出发。开头还比较顺利,我先是开窗指挥驾驶,周边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清楚。凛冽的寒风让我很快就关窗坐进炮塔里了,通过潜望镜观察路况,看到前车忽明忽暗的尾灯,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头天下的小雪半化不化,石子马路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路有点滑。我们三车都是老同志,驾驶员是69年四川兵蒋益文,个子不高,眼睛很大,说话慢条斯理,是个慢性子。定县入伍的炮长王芬岭是个急性子、凡事讲究个干脆利落。二炮手王振福来自北京四季青公社,瘦瘦的大个子加上两只大眼睛,让人感觉严重营养不良。我们仨是一年兵。按照条令规定,我们四个各司其职,隔几分钟互相通话一次,随时保持良好的战斗状态。

    天有点蒙蒙亮的时候,我感觉行进着的坦克有点扭屁股,紧把着潜望镜观察,前面连长车尾灯已经看不见了,突然,坦克开始大幅度左冲右突,我有点惊慌,大声呼喊老蒋,怎么啦?还没有听到回话,就见一个黑影从潜望镜前嗖的掠过,车子猛然向右剧烈倾斜,坏了!我的惊呼声还没有停止,坦克静止不动了。

2.jpg

    我彻底蒙了,傻了,脑袋里头一片空白。沉稳了一会儿,我呼叫了三个乘员一遍后,很费劲的打开车窗,从倾斜的坦克里爬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我一辈子刻骨铭心。坦克已经冲下路基,停在了半坡上,坦克的左前叶子板向天空高高翻起,坦克的帆布炮口帽撕裂一大块,炮口塑料盖被戳了一个洞,无缝钢管的坦克天线身首异地,断为三截,两节散落在地面上,车前面侧面四棵一搂多粗的大柳树横躺竖卧在那里……

    “我撞树了!我马上向连长报告,连长回复就地自救!怎么自救?我有点麻爪,正在给驾驶员老蒋发火的时候,后车跟上来了。我的后车是指挥排长冯树田,他是1966年保定高阳县入伍的兵。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冯树田排长走过来问,二排长,人怎么样?”“人没事。”“人没事就好!”“蒋益文,你进去,其他人下来!只见他稳稳的站在坦克前面,对着坐进驾驶室开窗露头的蒋益文,口中喊着,同时双手做着手势,发动!”“轰轰轰坦克发动着了,挂前进档,走!喷着浓烟的坦克,在他的指挥下,居然很顺利的从倾斜的半坡爬上来了。

4.jpg

    我非常感动,再三向冯树田排长致谢。他轻描淡写的说,客气啥,这都不是事儿!可不嘛,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来讲,路况不好坦克横滑下道的事的确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刚参军两年多点的我,可就是天大的事啦。想想都后怕,如果我还是开窗露头的话,那几棵横扫过来的大柳树,就由我来给它们陪葬了。那是多大的劲儿啊,高级无缝钢管做成的坦克天线,不比我这凡夫俗子的肉身坚韧多啦!

    得到连长指令,我们收拾一下残局,检查一下坦克各个部位没有大碍,把散落在地上的零部件放到车上,稳定情绪,开车继续前行,一辆向天伸展着撕裂的叶子板、炮口摇晃着撕裂帆布条的五九式坦克,继续行驶在乡间的马路上……

7.jpg

    这次履带行军,我们二排两台车都有点情况。三车是上面的路滑下道撞树,四车则是另一种情况。四车是教练车,车况很一般,路途中出故障,四车长张月乔是1970年遵化入伍的兵,是个非常正直、敬业、责任心强的同志,冒着严寒抢修车辆,面部、手脚严重冻伤,手指头完全失去知觉。至今还留有伤疤。但是他没有一句怨言。2019.10.5日我去遵化党峪村看望他,抚摸着他变形的手指问后悔吗?他淡然一笑但语句异常准确清晰不后悔!这是一个老兵、一位共产党员的真实心声。

    我从内心里敬重老同志,向我的四车长张月乔、指挥排长冯树田致敬!向我尊敬的老兵们敬礼!


注:照片系网络下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2087-1202607.html

上一篇:请教:这块红薯有问题吗
下一篇:秦皇岛市老科协组织建设情况汇报

2 孙颉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1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