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wind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untainwind1

博文

中国科研的技术员问题? 起文一开始就小看科研技术员了。 精选

已有 7385 次阅读 2015-8-7 11:4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中国大陆并非没有技术员队伍,在高校研究所都有不少实验员,具体在工作中还分为实际好几类。

  1. 基础实验员具有很高的实验设备操作能力,是必不可少的科研工人。

   2.领班实验员具有较好的实验设计能力、操作能力,可以弥补研究人员在实验设计上的不足,也能进行实验操作,观察并提出问题,这类相当于企业中的高级工程师或车间主任。

   3.研究实验员具有很高的理论素养、实验设计能力和较好的操作能力,具备全方位指导博士甚至指导大部分教授的各项工作,以及开展实验室构建、运行的能力,实际能力相当于企业里的总工。


   按理说,一个单位中,如果说有100个基础实验员,则对应最多10个具有一定洞察力和创造力的学者级领班实验员,至多一个国际科学家级的研究实验员,在大部分二本高校,甚至见不到一个算得上研究实验员的人存在。这个问题应当归咎于现有人事制度:

   1.在目前的人事制度中,研究实验员和领班实验员被整体地硬性压制成基层蓝领工人,各项待遇福利和机会都不如初入单位的博士,无法避免高级科研技术员将主要精力转向尚算得上公正的企业去兼职。

   2. 研究人员对高级科研技术员的阶级压制。在正常的能力对比和社会状况下,研究实验员水平通常与顶级水平的博导或院士匹配,领班实验员通常与普通教授匹配,基础实验员通常与讲师博士等匹配,理论上算是他们的工作副手,而不应当是完整一个下等阶级。    但这些年在科研资源严重不足,竞争极不规范的情况下, 利用人事制度规定,研究人员对高级科研技术员的全方位阶级压制十分普遍,在高级科研技术员队伍中,经常能听到牢骚话比如: 兄弟今年又培养起几个人才了,几个领导了。。。。。。爷总算求到某研究生管的仪器用几次了。。。。。。爷今年终于让报省课题了。。。。。。之类的,试想,让一个企业总工或一个企业车间主任低三下四求非升即走的临时教师或给领导擦屁股,遇到行政人员或领导的亲信都得陪小心说话,心情会如何?让一个水平是二级教授的研究实验员的去对初出茅庐脑子压根不好使的评审者点头哈腰祈求申报课题权,心情会怎样?因此许多人视高级科研技术员之路为天险。

   3.领导群对高级科研技术员的阶级压制。这部分不说了,由于评估的需求,博士+引进人才+项目+SCI等短平快行为被抬高成为高校和研究所核心工作内容,科技生产/科研教育两张皮现象在政策和利益驱动下随之被强化,此时压制高级科研技术员一方面成为领导教授们获得成果的主要方法之一,也避免让人难堪的成果产出人形象;另一方面高级科研技术员的独立性基础也被削弱,群体博弈能力明显下降。

   

   在下是个典型的研究实验员,无论理工科研发、企业文化构建和企业管理都行,有没有理论水平大家都知道,有没有研究能力大家也知道,在兼职企业里也都是和总经理平起平坐的人。这就是研究实验员的主流。大家凭良心自己比比看,也想想海龟阶级对你们的排斥,OK技术员队伍为什么会人心不稳一下就知道。我不得不帮技术员队伍说说真心话:你们研究人员和教师太欺负人了,很多跟当年皇协军似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认了。可打铁还要自己硬,如果换成去企业和民资外资研究所,全靠真功夫,有政治撑腰,你们只会把企业搞倒;没政治撑腰,99%的人我不会聘用的,我信不过!


   大太君,皇军,皇协军,保安团,一级压一级,。。。。。。。。大陆什么时候走出“科研抗战”时代?这一科研生态种群自发解构的结局,对大陆的科技、文化与经济会带来什么后果?从决策层一直到底层群众,各自该负什么责任?

   

    大陆为啥进入“科研抗战”时代,为啥戴德昌预言是真理?呵呵,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1693-911358.html

     进一步深度分析:研究实验员比基础实验员/高级技工不待见的原因在哪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1693-911264.html

上一篇:请问个事:水库清淤维护工程中,目前淤泥和间隙水都哪里去?
下一篇:研究实验员比基础实验员/高级技工不待见的原因在哪里?

23 李世春 戴德昌 许培扬 汪晓军 张忆文 曹聪 万润兰 张骥 韦玉程 黄永义 张南希 金耀初 李土荣 蔡庆华 张云 徐晓 钱磊 张成岗 李燕祥 ybybyb3929 wangqinling aliala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15: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