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wind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untainwind1

博文

二十五年民科生涯的感叹,累,气,值! 谢天谢地谢兄弟!

已有 1206 次阅读 2018-2-9 14:1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午后的慵懒中,突然想起毕业已经二五年了,做了二十五年民科,人生已经走过2/3,诸多感叹。

 

      92年从厦大化学系毕业,到00年突破陶瓷粒子原位固定胶态成型新体系+提出可控大租界模型,那是艰难的8年,工作一直更换,给家里人添了很多麻烦,那时候也谈不上自己有什么学术不学术的,要啥没啥的,但那段日子恰恰是最有回味的日子。

      02年,有可能去清华材料系当访学(感谢李龙土、黄勇、谢志鹏先生赏识),有可能分流去泉州师院,因为成家了及领导不批(当时我在市政府驻外办)我选了后者,泉州师院没法做材料,从零开始转环境类,一直到2013年遇到李小文先生前,这11年基本算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时期吧,这一阶段从助理实验师混到了副高职称,搞出了一二十个发明专利和一批核心,也突破了一些行业难题和被应用,也去了遥感所做高访,但算在零零碎碎的灵感阶段,尚未形成自己的系统框架。因为是实验系列,也就是“学院民科”或者“高校工人阶级”,因此走到哪里都捡垃圾的老头似的,非常累,非常受气,自己也看不大起自己。

     大约是15年,李小文先生过世后吧,又在吴飞鹏、徐晓两位老哥、吕乃基、李百炼两位老师的点触下,终于走入第二阶段,即系统——子系统——动力学热力学开始,从工程理论突破入手,在水土沙和社科方面研究。终于具备了成批完善工程理论和随时提出技术创新的能力。大约这算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阶段吧,很快乐,也慢慢被水土沙同行(当然包括国内外院士)在群里接受了。也差不多这一年,由于和泉州师院化学系的改革不对味,我跑去了海洋与食品学院。又是重头开始,然而这次好多了,生态学、材料学等我已经充分准备好了。

     最难走的一步,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即基础理论突破这步,我数学英语均不好,天赋在系统简并上,怕是单枪匹马上不了这一级了,但难说,看运气,最不济修炼到第二阶段的顶级也可以自傲了。

 

      民科之路和官科之路完全不一样,民科类似隐士和跳大神的,没到第二阶段没法混;官科类似八股酸丁和荫生,第一阶段都没到也照样教授,资源和话语权都在官科手中,说白了明清一样的,我接触到的官科,像吴飞鹏徐晓那样处于第二阶段高端的还真就是百里挑一,倒是国际难题都破不了的不入流教授满街乱窜。还是民国好! 话说这辈子也是幸运,遇到了这么多好老师,好兄弟不嫌弃我民科算首陀罗~

     苦,累,气,但值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是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61693-1099151.html

上一篇:土狗、藏獒和杜高,与隔壁老王养鸡场。
下一篇:致李方和兄: 民国的人文创新热潮、集中力量办啥啥的理论错误
收藏 分享 举报

29 朱晓刚 李俊 李颖业 徐令予 张学文 尤明庆 杨正瓴 康建 王从彦 余国志 武夷山 张晓良 姬扬 吴嗣泽 李万春 冯大诚 蒲亨建 汪晓军 张云 刘山亮 彭真明 曹建军 李陶 王启云 叶建军 晏成和 张华容 郑永军 邓自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0 17: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